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二十一、折磨
    见孟玉娟和罗舒似乎正在议论自己,马燕妮心中有些生气,目光冷冽的扫了罗舒一眼,眼中有着一丝警告。别以为你救了我丈夫,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中,我的身份还是你的老师。

    罗舒无语的摇头。你想多了!

    马燕妮不悦的收回了目光,继续讲着课本的内容。

    “奇怪,她这一节课竟然没有叫过你,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等到了马燕妮离开,孟玉娟有些奇怪的说道。以前每节课,马燕妮最少也得叫罗舒两到三次。

    “这样不是很好嘛。”罗舒笑道。

    “难道休息了这么长时间,她转性了?”孟玉娟猜测道。她发现今天马燕妮除了进来的时候,看了罗舒两眼外,其它时候她连扫都没有扫过罗舒一眼。

    “你管那么多干嘛,她不针对我不是好事吗?”罗舒笑着将课本收了起来,换上下一节课需要用的课本。

    “也是。”孟玉娟笑着点头。

    “今天放学,宿舍里的那几只说要出去聚餐,你要一起去吗?”罗舒看向孟玉娟问道。

    “不去了,我放学还有事。”孟玉娟摇头笑道。她已经和李辉说好了,今天放学后要去逛街。

    “是去约会?”罗舒挑眉问道。她知道孟玉娟最近和外语系的李辉走的很近,似乎已经确立了关系。

    “嗯!”孟玉娟红着脸点了点头。越是跟李辉相处,她就对他越有好感。他有学识,对她很体贴,让她很有安全感。

    “好吧,那我们就不打扰你约会情郎了,有时间带他来给我们看看。”罗舒笑道。孟玉娟能遇见她喜欢的人,她也替她高兴。

    “一定!”孟玉娟笑着答应道。她也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得到自己好朋友的认可。

    宋熙然推门走进房间,来到罗珊面前,直接抬手给了她一记耳光,“你是不是没有把灵蛊,放在罗舒的身上?!”已经这么多天了,罗舒依然好好的,丝毫没有中灵蛊的迹象。

    罗珊捂着脸看着宋熙然,眼中闪过了一丝憎恨,“我真的有放在她的身上。”

    “那她为什么现在都没有事?”宋熙然冷声质问道。那条灵蛊他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弄到的。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的确是放在她的身上的。”罗珊看着宋熙然,一脸肯定的说道。

    “啪!”宋熙然又是一个巴掌甩在了罗珊的脸上,“你到底把灵蛊藏到哪里去了?”他对她的话,根本就不相信。

    “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放了。”罗珊向后退了退,害怕的看着宋熙然。她恨他,但是她深知他的可怕。

    宋熙然冷冽的一笑,“到底有没有,我很快就能知道了。”等她身上止痛药的药效过去,看她还念不念姐妹之情。

    罗珊立即就知道了宋熙然的意思,快速爬到宋熙然的腿边哀求着看着他,“你不能不给我止痛药,那样我会死的。我真的有放,我真的没有骗你。”那种痛比死更难受,她真的不想尝试。

    宋熙然抬脚踢开罗珊,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等着罗珊的药效发作。

    “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有你的吩咐,真的…”罗珊不停地哀求着,只是宋熙然却无动于衷。

    差不多五六分钟后,罗珊的脸色突然剧变,整个人开始颤抖、翻滚、尖叫…

    “灵蛊去哪里了?”宋熙然居高临下的看着罗珊,冷声质问道。

    “我放在罗舒的身上了…啊…好痛…求你给我解药吧…我真的放了…”罗珊哭喊着,一张脸因为痛苦,全部狰狞的皱在了一起。

    宋熙然不为所动,冰冷的看着罗珊,“你要是不说实话,今天就等着痛死吧!”罗舒除非是修真者,不然她根本就不会发现灵蛊。上次父亲已经试探过罗舒了,她除了意志力比别人强一些外,根本就不是修真者。

    “我真放了…求求你…求求你…给我止痛药吧…”罗珊的眼神开始变得涣散起来,意识也已经模糊了,她嘴里来来回回的呢喃着这几句,声音变得越来越轻。

    宋熙然疑惑的打量着罗珊。难道她真的放了?虽然这段时间,她改变了很多,但是她的骨子里,依然还是那个胆小,懦弱的罗珊,看来问题应该出在罗舒的身上。

    将一颗药丸放在茶几上,宋熙然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罗舒正与室友在吃饭,她的通讯符突然震动了起来,站起身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快步来到洗手间,罗舒关上洗手间的门,贴上一张符箓后,拿出通讯符,看到上面的颜色,她启动通讯符道:“云韩?”

    “罗舒,你上次不是问我,哪里有炼制聚金丹的灵草吗?”云韩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在哪里?”罗舒问道。她现在的实力已经到了筑基巅峰,就只差聚金丹就可以突破了。

    “那些灵草只有修真界才有。”云韩道。罗舒之前问他的时候,他就知道灵草哪里会有,只是他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告诉罗舒。毕竟修真界并不是一般的地方,以他和罗舒现在的修为进去,实在太危险了。

    罗舒沉吟片刻,“那你知道修真界在什么地方吗?”她自然知道以她现在的实力去修真界很危险,但是她必须要去冒一次险,她不想她的修为,永远停留在筑基期。

    “你确定要去吗?”云韩郑重的问道。

    “确定!”罗舒坚定的开口道。

    “那明天我来找你。”云韩道。

    “好!”罗舒应道,切断了与云韩之间的联系。这件事她要不要告诉翰墨呢?如果告诉他,他肯定会担心。不告诉他,他联系不到她,肯定会更担心。究竟该怎么办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