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三十三、揍
    回到宿舍,每个人都是一脸的不高兴。

    “好好的一个生日聚会,都被那个假酒给搅了,想想就生气。”肖燕有些气愤的说道。

    陈晓梦一脸郁闷的点了点头,“就是,害的我连生日蛋糕都没有吃到。”

    “还生日蛋糕呢,这次要不是罗舒在,就出大事了。”王霏想到之前的事,还有些心有余悸。

    “罗舒,你的医术怎么会那么厉害的?”张琪一脸崇拜的看着罗舒。罗舒那副处事不惊,沉着应对的态度。真的让她是发自骨子里的佩服。

    罗舒可是宿舍中年纪最小的,可是出了事,她却是最淡定的。还有她那神乎其神的医术,真的让她看的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就是啊!罗舒,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呀?”众人都将目光转向了罗舒,一脸好奇的等着她回答。

    上次王霏来那个肚子痛,罗舒一针就治好了,还有张琪那次头痛,罗舒也只是帮忙按摩了几下。最让她们惊讶的自然就是这次,对于工业酒精的危害,她们是很清楚的。可是罗舒却那么轻轻松松的,就把李辉几人从死亡线拉了回来。

    “是我爷爷教我的,他是一名中医。”罗舒笑道。神医世家千年传承,以中医为主。

    “那你爷爷肯定是一名了不起的中医。”刘梦遥肯定道。

    罗舒笑着点了点头,“他很了不起!”前世要不是爷爷的严厉,她的医术肯定不会如现在这般。

    “罗舒,你那个蛋糕是在哪里定的呀?”陈晓梦开口问道。她今天没吃到蛋糕,心里总是有些不得劲。

    “你都这么胖了,就不要一天到晚想着吃了。”张琪一脸嫌弃的说道。其实她挺想尝一下那蛋糕的味道的。只是发生了那样的事,只是发生了那样的事,谁还有心情啊!

    “你才胖呢!我这叫婴儿肥。”陈晓梦一脸不服气的瞪了张琪一眼。

    “开一下门,我给你们送蛋糕来了。”门外传来了孟玉娟的声音。

    陈晓梦眼睛立即一亮,站起身,快步向着门口走去,打开门,一脸灿烂的看着端着蛋糕,站在门外的孟玉娟,“玉娟,你可真好!我爱死你了!”

    “你是爱蛋糕吧?”孟玉娟笑着端着生日蛋糕,走了进来。和陈晓梦认识了这么久了,她是一个什么性格,她自然知道。

    将小半个蛋糕放在桌上,孟玉娟笑着招呼众人道:“大家快来吃吧!”她回到宿舍后,就将蛋糕给切开了,送了一小半去了李辉他们的宿舍,又给室友留了一些,剩下的就都拿过来了。

    “好耶!”众人兴奋地欢呼着,围了过来。对于蛋糕这个新鲜玩意儿,她们都是挺期待的。

    宋熙然手中端着红酒杯,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陆翰墨应该已经拿到了那些照片,以他的个性,是肯定不会再和罗舒在一起的。

    还有陆家,他们知道罗舒还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就算陆翰墨想要和罗舒在一起,陆家肯定也是不会同意的。等到罗舒没有了靠山,看他怎么对付她!

    “铃!铃!铃!”桌上的电话在这时响了起来。

    宋熙然勾了勾唇,抬步走向了电话。

    拿起电话,一个恭敬的声音传了过来,“少爷!昨天罗舒去了军区,陆翰墨并没有和她发生口角,两人昨天晚上还手牵着手散步呢。”

    “怎么可能?”宋熙然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难道陆翰墨真的那么喜欢罗舒,为了她可以忍受一些?

    “这是我亲眼看到的,陆家对此事,也没有什么反应。”

    宋熙然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沉吟良久,开口道:“你通知报社,把陆翰墨和罗舒的关系公开。”以陆翰墨的地位,若是将他和罗舒的关系公开,必定会在京城引起轩然大波。等过两天,他再将罗舒和另一个男人的照片公开,他就不信陆翰墨和陆家还能无动于衷。

    罗舒站在飞剑上,冷笑着看着下面的宋家,毫不掩饰的释放出自己的神识,向着宋家铺天盖地的笼罩了过去。

    看到正坐在沙发上,慵懒的喝着酒的宋熙然,罗舒目光再次冷了几分。

    宋熙然感觉到有神识窥探自己,身体微微一僵,回过神,连忙放下酒杯站起身,对着天空恭敬道:“前辈莅临宋家,真是让我宋家蓬荜生辉!还请前辈下来喝杯薄酒,让在下好好的款待一番。”

    他的话音刚落,一道强大的神识拳就向着他攻击了过来。

    宋熙然连忙想要躲避,可是他现在的速度,怎么可能快的过罗舒的神识,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唔!”宋熙然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立即就肿了起来,鼻子中两条鲜红的液体,缓缓的流了出来,“前辈,在下并没有得罪过您,您为何要动手?唔!”只是回应他的,又是一记狠狠地重拳。

    接着,神识拳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密集,犹如雨点不断地落在宋熙然的身上,让他根本避无可避,只能不断地惨叫,求饶。

    宋老爷子和宋诚毅听到这边的动静,赶了过来。他们自然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神识,只是现在的他们根本无力反抗。

    推开门,看到宋熙然的惨状,两人吓了一跳。

    只见宋熙然此时,脸已经肿成了包子,若不是他穿的衣服,他们根本认不出他是谁?

    “前辈!请您手下留情!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的,一定不会推辞。”宋诚毅对着天空拱手道。

    罗舒勾唇冷笑。本来她还没打算找上他们,既然他们自己要送上门来,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将神识一分为三,分别向着三人攻击了过去,房间里立即响起了更为凄惨的叫喊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