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百七十五、比赛(三)
    听到中场休息,陈晓梦一行人再也按耐不住,冲下了观众席。

    “罗舒,你真是太棒了!”

    “我们都被你给惊呆了,你怎么能这么厉害啊?”

    “就是,你到底是怎么看出,那些病人的病情的呀?”众人兴奋而又激动地看着罗舒,眼中满满都是崇拜的光芒。

    罗舒笑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用眼睛,中医中不是有个望诊吗?”

    “就算看也要时间啊,你那么快的速度,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罗舒狡黠的一笑,靠近众人,轻声的说道:“那些病人带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观察了,后面只不过就是一个形式,懂?”

    “嗯嗯!可是还是好厉害哦!真的让人很难想象。”

    “罗舒,喝口水,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陈晓梦从自己包里拿出一杯凉开水,和一只面包递给罗舒。她在电视里看过,打擂台都是要喝水补充体力的,所以就也为罗舒准备了一份。

    “谢啦!”罗舒笑着接过水,喝了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上去了,罗舒,加油!”

    “打败欧阳易,你一定可以的,我们相信你哦!”

    “等你胜利了,我们请你吃大餐。”

    “好!”罗舒对着众人自信一笑。

    校长抬腕看了一下时间,站起身道:“现在我宣布一下第三场比赛的规则,第三场比赛比的是针灸,针灸的对象,还是刚刚的那十名病人。我们为两位参赛选手,准备了十副消过毒的银针。两位参赛选手用银针,为所有病人针灸。谁先结束,治疗好的病人多,谁就是获胜着。两位有什么疑问吗?”他看向罗舒和欧阳易。

    “没有!”罗舒和欧阳易摇头。

    校长点了一下头,宣布道:“比赛开始!”

    罗舒和欧阳易向着那十名病人走去,伸手从一旁的托盘中,拿起消过毒的银针抓在手中。

    接着,就见他们走向了第一名病人,只是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走向了第二名病人,转头看第一名病人,只见他的身上已经扎上银针。

    众人还没来得及惊叹,只见罗舒和欧阳易,已经走到了第五名病人的面前。两人的速度不相上下,快到根本就看不清他们手部的动作,第五名病人的身上就已经扎上了银针。

    众人的嘴巴、眼睛越睁越大,每个人的脸上都满是不敢置信。他们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现在心中的感受了。因为太震撼!震撼到了极致!

    罗舒和欧阳易几乎在同时结束了扎针,两人没有片刻停留,又走回到了第一名病人的面前,伸手从第一名病人的身上,将银针取了下来。

    “这么快就拔针,似乎还没有达到治病的效果吧?”

    “两人太过急于求成了,虽然两人扎针的技艺很娴熟,但是这么快取针,我是不赞同的,这样对病人也是有害无益的。”

    “我也是这么认为。”裁判席上的几名中医科教授讨论道。他们浸淫中医几十年,对于针灸方面的知识自然是深厚的。

    在几人讨论间,罗舒和欧阳易已经取针结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这次两人的速度也是不相上下,不过还是罗舒在速度上,快了欧阳易一两秒。

    欧阳易看了一眼罗舒,不甘地咬了咬牙。看来罗舒比他想象中的还有厉害,要杀了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看不出罗舒的修为,但是他觉得罗舒的修为应该比他要高。

    校长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对着身旁的几位教授道:“你们上前查看一下病人的情况吧。”

    几位教授点了点头,站起身向着台上走去。心中对于这次的结果,却是很不乐观的。众人或许只看到了罗舒和欧阳易的速度,以及他们扎针的华丽技艺,但是他们却忽略了针灸的本身。

    李教授走到第一位病人的面前,“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轻松!”病人笑道。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轻松了。

    李教授微微皱眉,“把你的手给我,我给你把一下脉。”现在想要知道病人的具体情况,中医比西医会更快一些,西医需要仪器,而中医从脉搏上就可以判断出来了。

    “好!”病人点了一下头,将手递给了李教授。

    李教授凝眉,仔细的把了一会儿脉,眼中有着一丝惊讶。这怎么可能?

    “换一只手。”李教授道。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诊断结果了。

    许久,他放开了病人的手,走向了第二名病人。这次的结果,依然和之前一样。所以他打算看一下第二名病人的情况再说。

    只是第二名病人的脉象和第一名病人一样,平和有力,一点都没有生病的迹象。

    不信邪的再换了一名病人,又换一名病人,直到最后一名病人,李教授已经没有了任何怀疑,只留下满心的震惊!震撼!

    几名教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评委席的,因为这样的结果,完全违反了他的认知。

    “结果怎么样?”校长见几位教授都一声不吭,开口问道。

    申庆崚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几人。他不是这次的评委,自然是不好跟着他们一起去帮那些病人诊断的,但是他是真的很期待结果。

    李教授抬头看向两人,依然还没从刚刚结果中回过神来,等到校长再次问了一遍,才回答道:“那些病人已经全康复了。”若不是他们几人的最后的结果都一样,他都怀疑是自己的诊断出了错误。

    校长和申庆崚闻言,也呆愣在了当场。

    “裁判席上的那些教授怎么了?怎么都不宣布结果,不会是一个都没有治好吧?”

    “应该不可能吧!刚刚我都看的热血沸腾呢!”

    “针灸是需要留针的,最短也要五到六分钟,那样才能达到治疗的效果。”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只看到了他们的技巧,结果却不会尽人意?”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不过台上的那两个就难说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