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五十九、煮熊肉
    夏木跑到罗舒面前,看到她身后拖着的那头黑熊,惊喜的张大了眼睛,“哇!好大一只黑熊啊!姐姐,你好厉害啊!竟然连黑熊都能抓到。”

    罗舒勾唇一笑,“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我跟你一起拖。”夏木开心地点了点头,走到罗舒身旁,伸手拽住麻绳,与罗舒一起拖着黑熊向着夏夏村的方向走去。

    “姐姐,你是仙人吗?”夏木看向罗舒问道。她越想就越觉得罗舒不一般,她可以设置阵法,还能抓到这么大的一头黑熊,这在夏夏村是从来没有过的。

    “不是。”罗舒摇了摇头,眼神中有着一丝落寞和悲伤。如果她是仙人,怎么会让自己爱的人了无音讯?

    “姐姐,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夏木担忧的问道。从罗舒醒来,她虽然脸上一直都带有着笑意,可是她身上的这股悲伤的气息,却像是从她的骨子里透出来的一般,根本掩藏不住。

    罗舒摇了摇头,“夏木,明天我们去附近的城里,将这些药草和黑熊卖掉。”

    夏木闻言,开心地跳了起来,“好啊!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去过城里呢。”她一直都很向往,能够去城里看看,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两人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睡下了。

    罗舒去厨房拿了一把刀,开始处理起黑熊。把黑熊切开,明天带去城里也会好卖一些。

    “夏木,你去把这些熊肉煮了吧。”罗舒指了指一旁,刚刚切好的一些黑熊肉说道。

    夏木看着黑熊肉,踌躇了一会儿道:“姐姐,我没煮过黑熊肉,不知道该怎么煮。”从小到大,她唯一吃过的肉就只有鱼肉了。可是鱼肉和熊肉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那你会切肉吗?”罗舒浅笑着问道。

    “会啊!”夏木连忙点头。

    “那你来切肉,我去煮。”罗舒将手中的刀递给夏木。

    “好!”夏木笑着点头,伸手接过了罗舒手中的刀。

    罗舒拿起地上的几块熊肉走进厨房,没过多久,厨房里就飘出来了一股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味。

    夏木使劲吸了吸鼻子,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好香啊!姐姐煮的菜怎么会这么香?好饿!好想吃哦!”今天一天,她除了早上喝了一碗粥,就只吃了几块饼,现在早就饿了,闻着这个味道真是让她受不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厨房里飘出的香味越来越浓郁,夏木只能屏住呼吸,尽量不去在意那股香味,手中的刀快速的切着砧板上的黑熊肉,可是越是想忍,就越是忍不住。

    隔壁屋子的门突然打开,探出一张如弥勒佛般的笑脸,“哎呦!夏木啊!你们这是在煮什么呢?那香味都把我给熏醒了。”

    这边话音刚落,另一边也传来了开门声,一名中年妇女咽着口水走了出来,“可不是嘛,这味道真是太香了!我闻着都饿呢!”他们平时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煮来吃,最多去溪里抓几条鱼,或者摊几个饼子吃,哪会有这种肉香味啊?

    “阿根叔,罗香婶,是姐姐她今天打到的一只黑熊,姐姐现在正在厨房里煮熊肉呢!”夏木切着熊肉笑道。

    熊肉?!阿根叔和罗香婶闻言,眼睛同时一亮,笑呵呵的说道:“夏木,阿根叔这么大年纪还没吃过熊肉呢,你看能不能给阿根叔尝一下味道啊?”

    “我也没尝过呢,给我喝点肉汤也行。”罗香婶搓着手不好意思的说道。

    “可以的!那等一下你们那碗过来盛吧。”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夏木自然不会小气。

    “你这孩子就是大气,阿根叔可没白疼你。”

    “那行,我这就回屋拿碗去。”两人说着,便各自回屋拿碗去了。

    罗舒走到土灶前,打开锅盖,一股垂涎欲滴的浓郁香味,立即就四散了开来。

    “夏木,可以洗手吃饭了。”罗舒对着外面喊道。

    话音刚落,三道身影已经冲了进来。

    “姐姐,他是阿根叔,还有罗香婶,他们都是我的邻居。”夏木给罗舒介绍道。

    “阿根叔!罗香婶!”罗舒微笑着与两人打了声招呼。他们刚刚在外面的对话,她自然都听到了,这种事她当然是不会在意。而且她本就打算,明天一早将一部分熊肉分给夏夏村的村民。

    “姑娘,你烧的肉实在太香了,香的我都忍不住。”阿根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是啊,我第一次闻到这么香的味道。”罗香婶笑着附和道。

    “你们喜欢我很高兴!这次煮了很多,你们自己盛吧。”罗舒说话间,已经向着一旁退开了一步。

    “那怎么好意思啊!还是你帮我们盛吧。”两人不好意思的笑道。

    “好!”罗舒微笑着伸手接过两人的碗,放在灶台上,然后给两人的碗里各放了三块肉和一些肉汤。

    “太多了,姑娘,你可真好。”

    “我只要一些肉汤就够了,哎呀!这些太多了,你们等一下要不够吃的。”看到罗舒给他们盛了这么多肉,两人都是眉开眼笑。

    等到两人离开,罗舒和夏木也各自盛了一些熊肉和汤,就着饼,坐在小板凳上吃了起来。这两天她们都是这么吃的,两人对面对坐着,中间放着一只小板凳,小板凳上放着菜。

    没办法夏木家实在太穷了,除了房间里有张黑不溜秋,还断了一条腿的小桌子外,就再没有其他的桌子了。平时夏木一个人,都是凑合着吃,也没有去考虑桌子的事。

    夏木津津有味的咽下口中的汤,“姐姐,我去把屋里的桌子搬出来吧。”其实她昨天晚上就这么想了,后来去了夏幽谷,回来就把这事给忘了。

    “没事,就这么吃吧。”罗舒不在意道。反正只是一顿饭的工夫,她并不一定非要在桌上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