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八十八、劲敌
    罗舒收起银鞭,抬步走下了台。她赢了第一场比赛,必须重新抽签,才能上台。

    环视四周,只见与她同样第一轮就上台比试的陆翰墨和云韩,也都已经结束了比赛。

    三人相视一笑,各自走回了自己所属的方队。

    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等到第一轮比赛结束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回到酒店,罗舒和陆翰墨就进入了空间。明天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所以他们必须保持最好的状态。

    翌日,比赛再次继续。

    上一轮比赛获胜的选手重新抽签,这次罗舒抽到的对手也是天池国的。

    走上台,罗舒看到自己这轮要对战的,是清风学院的一名元婴后期修士。因为上次在炼符比赛时,她与对方见过,所以有些印象。

    对方看到自己的对手是罗舒,对着罗舒笑了笑,直接喊道:“我认输!”他除非疯了,才会去和罗舒这个变态对战。

    罗舒走下台,快步向着陆翰墨对战的站台走去。她刚刚在台上看到,这次翰墨要对战的,是他们的头号强敌宇文七杀。

    来到陆翰墨所在的战台,台上陆翰墨和宇文七杀正在激烈地战斗着。

    宇文七杀手中的长枪一抖,幻化出无数道恐怖的枪芒,密密麻麻,没有任何间隙的向着陆翰墨攻击了过去。

    陆翰墨的气势也丝毫不弱,手中长剑凌厉的挥舞着,形成了一张由剑芒汇聚而成的大网,挡住了那一道道袭击而来的恐怖枪芒。

    “轰轰轰!”枪芒和剑芒不断地撞击在一起,碰撞出的强大气势向着四周激荡开来,撞击在战台四周的阵法壁上,嗡嗡作响!

    “那名分神期修士好厉害,与大乘修士对战,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他们两人可是这次所有参赛选手中最强的两人了。”

    “那个是宇文七杀是水冀国的第一名,还有一个是陆翰墨,他是火炎国的第一名,也就他们两对战,要是换成其他人早就分出胜负了。”

    “这场比赛不管谁胜,剩下的那个都有可能会是这次四国对垒赛的冠军得主。”

    “你别忘了,那个罗舒也不弱,这次的比赛可是看总分的。”

    “罗舒是很强,可是她的实力要是对上这两人,估计也只有被虐的份。”围观的众人议论道。他们都被宇文七杀和陆翰墨的强大给震撼到了。而且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种级别的强者对战。

    一道枪芒击中了陆翰墨,将他撞击的倒退出去了好几步。

    “翰墨!”看到陆翰墨唇边溢出的血液,罗舒的心猛地一痛,快速挤过众人,来到了人群的最前面。她知道自己现在帮不了翰墨什么,但是她可以站离他最近的地方,给他鼓励,为他加油。可以在他撑不住的时候,让他放弃。她就算这辈子回不去,她也不想他因为那张地图付出惨重的代价。在她的心里,他比所有的一切都重要。

    陆翰墨快速的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宇文七杀冲了过去,他犹如一头猎豹,迅速、敏捷,充满了力量。

    两道身影再次激战在了一起,轰鸣声不绝于耳。

    战台的地面上,一道道裂纹如蜘蛛网一般四裂开来,烟尘四起,让人只能听到那接连不断的炸响,却无法看清台上的战况。

    罗舒紧盯着战台上的情况,双拳紧张的握着,因为用力过度,就连指缝已经流出了鲜血她都没有注意到。

    “没事的,不用紧张!”云韩的声音在罗舒的身旁响起。

    “嗯!”罗舒用力的点了一下头。似乎在给自己力量一般。

    云韩看向罗舒握着拳头的手,眉头皱了起来。可是他知道,他除了在心中心疼她外,根本做不了什么。

    台上的对战愈加激烈,整个比赛台也被轰塌了一半。

    其他几个站台此时都已经结束了战斗,所有的人都向着这边围拢了过来。

    裁判席上的众人,也是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站台上的情况。原本他们以为,陆翰墨的修为比宇文七杀的修为差了一个等级,应该支持不了多长时间的。可是陆翰墨的战斗力,却远远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陆翰墨双眼通红,浑身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浸染,他不断地与宇文七杀对轰着。此时他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战胜宇文七杀。只有战胜了宇文七杀,他们才有可能赢,才有机会拿到那张地图。

    宇文七杀的情况也和陆翰墨差不多,若不是他的身上穿的是黑袍,他身上的衣袍也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开始他以为自己和陆翰墨对战,他必胜无疑,可是他越打越是心惊,陆翰墨的实力远远的出乎他的意料。虽然差了一个等级,但是却丝毫不比他弱。

    “结束吧!”陆翰墨大喝一声,浑身的气势再次暴涨,手中的长剑带着无比恐怖,惊人的气势,向着宇文七杀挥了过去。

    宇文七杀瞳孔微微缩了缩,手中的长枪,向着前面用力一刺,深深地刺入了陆翰墨的身体。

    与此同时,陆翰墨手中的长剑也神帝进入了宇文七杀的身体里。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周围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唰!”长枪和长剑同时从对方的身体中拔出,带出一团鲜红血液,陆翰墨和宇文七杀,同时向着地上倒去。

    “翰墨!”罗舒尖叫出声,心脏像是被撕裂一般的剧痛,她想要冲上战台,可是却被阵法可阻挡住了。

    正在罗舒要拿出武器强行破阵的时候,战台上,躺在地上的陆翰墨动了,他睁开鲜红的如淬了血一般的双眼,艰难从地上爬起来,借着自己手中长剑的力量慢慢的站起了身。

    “翰墨!”罗舒捂着自己的嘴,呜咽着看着陆翰墨。他没事,还好他没事。

    “噢!”周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陆翰墨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宇文七杀,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噢!”欢呼声越加响亮,整个比赛场都沸腾了起来。

    罗舒看着陆翰墨,与他相视而笑。他赢了!他赢了!他真的做到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