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零三、孕妇
    “你们好!”罗舒微笑着对那对男女点了点头。

    那名女子有些畏惧的看了陆翰墨一眼,看向罗舒问道:“你们是情侣吗?”那男人身上的气势太强!太摄入了!

    “我们是夫妻。”罗舒微笑道。

    “我们也是,我叫张小玲,他是我丈夫杨乐,我们这次是去西北的,你们呢?”张小玲笑着看着罗舒。

    “我叫罗舒,他是陆翰墨,我们也是去西北的。”罗舒道。

    杨乐听到陆翰墨的名字一愣!看向陆翰墨,“你就是这次调去西北军区的陆副团长?”

    陆翰墨淡淡的点了点头。看到杨乐的第一眼,他就知道杨乐是一名军人。

    杨乐站起身,对着陆翰墨敬了一个军礼,“首长好!我是西北军区三四二连的连长杨乐。”他家是禹城的,这次回去是为了和小玲结婚,现在正要带着小玲去西北军区随军。没想到,竟然能遇到刚刚上任的陆副团长。

    陆副团长去西北军区任职的这个消息,还是他离开禹城前,和战友通话才得知的。陆副团长是军界的神话,对于他的威名,军界几乎无人不知。他也已经崇拜他许久了,今天终于见到本人了。真是太让人振奋了!

    “好巧啊!”张小玲有些惊讶的看了陆翰墨一眼,连忙转开了视线。怪不得身上的气势这么强,原来是一名团长。当初她刚刚和杨乐见面的时候,杨乐身上也有着一股气势,不过和陆翰墨相比,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

    随着四人熟悉,话也慢慢多了起来。不过张小玲对陆翰墨,还是避而远之的。

    “罗舒,你这次也是第一次随军吧?”张小玲笑着拿出一块蛋饼递给罗舒。这是她出门时,自己做的。

    “嗯!”罗舒微笑着接过蛋饼,同时也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块蛋糕递给张小玲。

    “这是蛋糕吧?好香啊!”张小玲笑着接过。蛋糕她在电视里见过,只是还没尝过。禹城那个地方,可没有这种高级的东西卖。

    “这是我自己做的。”罗舒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两瓶水,将其中的一瓶递给陆翰墨。

    陆翰墨微笑着接过,看着罗舒的眼中满是温柔。

    张小玲正好看到这一幕惊讶的张大了眼睛。是不是看出了呀?这个男人一看就是冰做的,怎么会露出那么温柔的笑容?

    回过神,看向手中的蛋糕,张小玲打开盒子,就着盒子咬了一口蛋糕,一股香甜奶香味立即充斥在了她的口中,“好好吃!你的手艺可真好!”

    将手中蛋糕递给一旁的杨乐,“你也尝尝,可好吃了。”

    杨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罗舒和陆翰墨一眼,张开嘴咬了一口张小玲递过来的蛋糕,“真的很好吃,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转头看向罗舒,笑着道:“嫂子,你的手艺可真好!以后也教一下我家小玲吧。”

    “没问题!”罗舒笑着答应道。

    “那就谢谢嫂子了!”杨乐笑着道谢道。

    “叩叩叩!”门上传来了带着一丝急促的敲门声。

    四人转头望去,只见一名列车员正站在门外。

    “同志!有事吗?”张小玲问道。

    列车员喘了几口气,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有医生吗?有一个孕妇快要生了。”发现孕妇的情况后,他们立即想要广播,却发现车上的广播坏了。他们几个列车员,只能分散开来一一旅客询问,她已经问了好几节车厢了,可是一个医生都没有。

    罗舒扫出神识,很快就发现了在二号火车厢里,有一名孕妇正在撕心裂肺的大叫,此时那名孕妇的身下有着一大滩水,显然羊水已经破了。

    “我是医生。”罗舒站起身道。看到那名孕妇,她脑中闪过了母亲摸着肚子的幸福模样。

    “那你快跟我来!”列车员欣喜的说道。虽然这名医生有些年轻,但是总比找不到医生好。

    张小玲听到罗舒的话愣了一下,回过神,也连忙站起身跟上。没想到罗舒还是个医生。

    三人还未走到二号车厢,就已经听到了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张小玲有些害怕的抖了一下。她一直都听说生孩子很痛,现在听到对方的叫声,她才知道生孩子远比她想象中的还痛。想到自己以后也会面对这样的情况,她的脚步就有些发软。

    走进二号车厢,只见众人都围着那个孕妇,有焦急,有担心,有可怜,也有好奇。不过好奇的大多都是男人,因为他们很难想象,让女人叫的如此凄惨的痛,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痛?

    “这个孕妇真是可怜,竟然连个家人都没有。”

    “可不是嘛!这要是真的出了事怎么办?”

    “这要是出事,可是一尸两命啊!”

    “大家快让开,医生来了!”人太多了,根本挤不过去,列车员只能大声的对着围观的众人喊道。

    众人闻言,连忙向着两旁移了移,让出了一条通道。当他们看到,列车员带着两名年轻的小姑娘时,都有些诧异。不是说医生吗?

    来到孕妇面前,罗舒看到孕妇的下体已经流出了血液,显然情况已经很危急了。

    连忙取出一根银针,刺入了孕妇的手部的穴道中。她的银针是从空间中拿出来的,都是消过毒的。

    一针下去,孕妇下体的流血量立即迟缓了下来。

    “我现在要替孕妇接生,大家都背过身去。”对着围观的众人说道。

    众人闻言,连忙背过身去。之前他们对罗舒还有些怀疑,但是从罗舒那一针扎进去后,他们就不怀疑了。能一针就让孕妇的血流速度迟缓的,肯定是一个医术很高明的医生。

    “罗舒,需要我帮什么忙吗?”张小玲问道。

    “去找一把剪刀过来,记得要用酒精棉消毒。”罗舒说道。

    “还是我去吧,火车上就急救箱。”列车员说话间,已经转身,快步向着工作人员办公室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