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零五、到达军区
    列车员点了点头,看向那名还要将钱塞给罗舒的产妇说道:“大姐,我扶你回去休息吧,这车厢里冷,要是受了凉就不好了。”要不是被她求的实在没办法,她也不会答应将她扶过来,要是她出了事,她可是要负责任的。

    “恩人,这钱你就收下吧。”产妇还是不死心,想要把钱塞给罗舒。

    罗舒接过钱,放进列车员手里,“你先替她保管着。”说完,她也不再理会两人了,转身就走回了自己的床铺。

    看到罗舒像是生气了,产妇也不再勉强,再次道一声谢后,在列车员的搀扶下回了列车员休息室。

    经过了漫长的行程后,火车终于到达了西北省站。

    一下火车,陆翰墨四人立即就看到一名小战士,他正举着写着陆翰墨名字的牌子,在那里东张西望。

    看到杨乐,小战士连忙跑了过来,“杨连长!没想到你也今天回来,这是嫂子吧?”

    杨乐笑着点了点头,“你是来接陆副团长的吧?”

    “是啊,我都没见过陆副团长,听说他很吓人的,还有着‘冷面阎王’的称号,杨连长,你喉咙不舒服吗?”听到杨乐一直咳嗽,小战士关心的问道。

    杨乐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介绍身旁的陆翰墨道:“这位就是陆翰墨副团长!”

    “啪嗒!”小战士手中的牌子落在地上,额头上的冷汗嗖嗖直冒,僵硬着脖子慢慢的转向陆翰墨,“陆…陆副团长…”完了!他竟然当着上级的面说他的坏话,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啊?

    陆翰墨淡淡的点了点头。他自然不会这么小心眼。

    小战士用力的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战战兢兢地开口道:“车…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好可怕啊!只是这样站在他的身边,他就能感觉到从陆副团长身上散发出的寒意。‘冷面阎王’这个称呼,果然名不虚传啊!

    几人来到车前,小战士拉开车门,正要坐上主驾驶,身旁传来了陆翰墨淡漠的声音,“我来开车。”

    小战士连忙点头。他现在精神还处于恍恍惚惚中,实在不适合开车,只是…

    “陆副团长…您认识去军区的路吗?”团长身上的气势好强,让他都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不过他知道这股气势并不是陆团长有意释放出来的,而是他与生俱来的。这种人是天生的上位者,他身上的上位者气息,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

    “上车!”陆翰墨淡声道。

    “是!”小战士连忙身子一正,敬了个军礼,然后小跑着向着只有两步之遥的后车座跑去。

    罗舒走到副驾驶坐了下来。估计除了她,没有人敢坐这个位置吧。翰墨现在已经是大乘期修士了,就算他刻意收敛身上的气势,气势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住的。

    等到几人上车后,车子一路行驶着向着西北军区而去。

    西北军区离火车站很远,刚开始的路还是十分平坦的,但是进了山区后,路就开始变得陡峭不平起来,而且山路也十分的狭窄。

    本来杨乐和小战士还有些担心,不过看到陆翰墨的驾驶技术后,就放下了心。而且他们也很奇怪,明明陆翰墨没有来过西北军区,他怎么对路就这么熟悉?

    开了三个多小时,车子终于来到了西北军区,在经过一番检查后,几人进入了军区,直接开车来到了家属院。

    “罗舒,我的房子的钥匙已经拿到了,你先去我家坐会儿吧。”张小玲说道。杨乐在这次回去结婚时,就已经拿到了军属院房子的钥匙。

    罗舒笑着点了点头,对陆翰墨道:“那我就在杨乐家等你。”翰墨第一天来到这里,肯定是想要去报备一下,办一些手续的。

    “好!”陆翰墨微笑着应了一声,与杨乐两人向着军区走去。

    “就是这里了。”张小玲打开门,对着罗舒说道。

    两人走进房子,只见房子是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并不是很大,不过单是夫妻俩住已经足够了。

    因为之前也有人住过,房子里有些脏。客厅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一张破木头沙发外,什么家具都没有,而且墙壁可能之前渗过水的原因,墙壁上都是水迹,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发霉了。

    张小玲皱了皱眉,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有的打扫了!”原以为军区会比家里好一些,现在看来还不如家里呢。而且这房子里什么都没有,都得重新买。她带来的钱还不知道够不够呢?

    “是杨连长家的嫂子吧!”门外传来了一个妇女的声音。

    罗舒和张小玲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材有些微胖,穿着花衬衫和黑裤子,齐肩短发的妇女正站在门口。

    “我是,嫂子是?”张小玲微笑着看着对方。杨乐也给她说过一些军属院的情况,所以她多少也有些了解。

    “我是吴岩华家的,你叫我春花就好。”刘春花笑道。

    “原来是春花嫂子啊,你看我刚来,也没来得及没收拾,都没地方可以坐。”张小玲笑道。吴岩华也是连长,是七连的。听杨乐说,吴岩华的妻子出了有些喜欢占小便宜外,其他的方面还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