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十七、请求原谅
    “不!我不会离婚的!我绝对不会和你离婚的,就算我死了也是你赵大海的妻子。”李湘云伸出手紧紧的抓着赵大海,用力的摇着头。就是因为她太在乎他了,才会妒忌。失去了身份,失去了孩子和他的话,她真的会死的!

    赵大海用力甩开李湘云的手,阴沉着脸,大步向着外面走去。他怕再待下去,他控制不住想要杀了她。

    “大海!大海!你不要走!我错了!我去求罗舒原谅…”李湘云对着赵大海的背影哭喊着。

    看到赵大海出来,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众人连忙向着一旁退了退。此时赵大海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实在让人觉得有些可怕!

    本来她们也是不知道赵大海家的事的,可是这里的动静太大了,她们家离的又不远,自然都能听见动静。只是赵大海刚刚的话,让她们实在很意外。

    李湘云跌跌撞撞的追出门外,却已经看不到赵大海了,双腿一软坐倒在了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赵嫂子,快起来,有什么事等赵团长回来了好好跟他说。”

    “是啊,快起吧。”

    “我们扶你进去休息。”

    “滚!都是你们,要不是你们将那些话传出去,我和大海怎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你们满意了吧?不过你们不要高兴的太早,等处理完了我们,就会轮到你们的,你们都会步我们的后尘的,哈哈哈…”李湘云大笑着看着众人,眼中闪动着疯狂和狂乱的神色,尖利的声音中带着嘶声力竭的疯狂。

    看着这样的李湘云,众人有些害怕的向着一旁退了退。

    张小玲拿着自己做好的蛋糕,向着罗舒家走去,想要给罗舒尝一下味道。

    看到李湘云家门口围着一大群人,不禁有些好奇。走过去听到众人议论的内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快步向着罗舒家走去。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罗舒。

    罗舒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对于隔壁的动静,她自然听的清清楚楚。才两天的功夫,有关她勾引赵大海的传言就传遍了整个军区,所有人都在背后骂她狐狸精,骂她妖精。她知道这件事根本用不着她插手,翰墨自然会解决的。

    “叩叩叩!”门外传来敲门声。

    罗舒放下手中的报纸,上前打开门。

    “罗舒,隔壁发生大事了,你快跟我出去看呀!”张小玲看到罗舒,连忙拉着她的手向着隔壁跑去。

    “你去看吧,我不过去了。”罗舒并不打算去关注这件事。她只想当个旁观者,静静地等待这件事的结束。

    李湘云听到隔壁传来罗舒的声音,连忙踉跄着起身,向着罗舒家跑去。

    围观的众人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这件事的发展已经出乎了她们的意料,特别是刚刚李湘云的话,让她们有些不安。

    罗舒听到脚步声,眉头皱了皱。知道自己现在想要回屋,已经来不及了。

    李湘云跑进罗舒的院子,看到站在门外的罗舒,连忙快步跑了过去,哀求的看着罗舒,“罗舒,我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吧!这次是我的错,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我知道你和大海没有关系,是我因为妒忌你,才瞎说的,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以后不会再胡说了!求求你了!”

    罗舒只是淡淡的看着李湘云没有说话。这件事既然翰墨已经做出了决定,她自然是不会插手的。人做出决定之前,就应该做好面对后果的心理准备。而不是等到结果出来的时候,哀求别人的原谅。

    “你说句话好不好!求求你了!”见罗舒依然不为所动,李湘云说道:“你要是真的想找人出气,就都出在我的头上,千万不要让大海他退伍。只要你能消气,随便你怎么样对我都可以。”现在她唯一求的,就是大海的职位能够保住。只要他的职位保住了,她就算离开军区,她也愿意。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罗舒淡声道。

    “当然有关系,只要你去跟陆副团长说,他一定会同意的。罗舒,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求求你了!”李湘云哭着哀求道。

    “这是军区内部的决定,和我无关,你回去吧。”罗舒淡声说完,便转身走回了屋子。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别人对她好,她会以双倍还之,反之相同。

    这件事是翰墨不想让她受委屈,做出的反击。她不可能为了一个陌生人,而去浪费翰墨的心意。而且她也明白,翰墨是想借着这件事警告其他人。让她们以后在说她坏话之前,或者想要算计她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看能不能承受的起后果。

    “罗舒,我求求你了!”李湘云跑上前,堵在罗舒的面前,不让她进屋。

    “让开!”罗舒淡声道。

    “除非你答应,不然我绝不让开。”李湘云坚决的看着罗舒。罗舒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

    罗舒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张小玲,“小玲,麻烦你去找赵大海过来。”

    “哦!好!”张小玲点了点头。今天的罗舒让她有些意外,平时罗舒给她的感觉,一直都是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没想到她今天的态度会这么强硬。

    不过她却很喜欢这样的罗舒。这次那些军嫂在背后重伤罗舒,若是换成了她是罗舒,她肯定会受不了的。名誉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她以前在家的时候,就见过一名女子,因为被别人的谣言,说她和村上的一个有妇之夫苟且,最后受不了跳了河,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围观的众人一脸震惊的看着罗舒,她们以为罗舒不出声,是因为害怕了,毕竟她才刚刚来到这里没几天。但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