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五十四、过户
    回到军区,张小玲心中依然觉得有些不值。可是罗舒都已经决定下来了,她说再多也没什么用。

    “回来了!”

    “杨嫂子,找到房子了吗?”

    “你怎么看上去有些不高兴啊?”

    看到张小玲回来,军嫂们纷纷与她打招呼道。现在张小玲可是她们的衣食父母,她们自然要多讨好她才行。

    “找到房子了,不过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搬进去。”张小玲说道。她当然不会告诉她们,罗舒买房子的事,不然她们又要说罗舒败家娘们了。

    “在哪里?离我们这里远吗?要是远的话就不方便了。”虽然赚钱很重要,但是家里的男人和孩子也很重要。

    “就在吏安镇上。”张小玲说道。虽然没有走进去看,但是从院子的格局就可以看出那里不会小。

    “那倒是不远,是哪座房子啊?我经常去那里,兴许知道。”杜翠花说道。她这几天一直都是去吏安镇送货的,一来二去,跟那些店主都熟悉了。

    张小玲想了想,说道:“就是街角官铜巷里,进去的第一座房子。”反正到时,她们也都会知道的。

    “什么?!”杜翠花尖叫起来,手里正包装的蛋糕都吓掉了。

    众人诧异的看向杜翠花,“蒋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杜翠花缓了缓神,压低声音说道:“那房子不干净,死过人的。”她当时听人说的时候,可都吓死了。幸好街角没有小店。

    “什么?!”众人也都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杨嫂子,你们怎么想要要租那个地方啊?那么恐怖的地方,我可不敢去。”

    “是啊,感觉坐在那里都是阴森森的。”

    “想想都害怕啊!”

    张小玲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进去过,里面除了破败点没什么。”要是这些军嫂不敢去,到时她只能另外招人了,反正有了机器也会快一些。

    “我听说那里晚上会传出鬼哭的声音,可吓人了!”杜翠花打了个寒颤。反正她是不敢去的。

    “那座房子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啊?”黄丽看向杜翠花问道。她是最喜欢听这种,有关于鬼怪的故事了。

    杜翠花重新拿起蛋糕开始包装,见众人都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笑了笑说道:“听人说,那房子原本住的是土财主,家里可有钱了。一天晚上,一帮黑衣人冲进了那座房子,将财主一家二十几口都给杀了。只有一个小女孩侥幸没死。自那以后,那房子就常年闹鬼,就算是白天经过,也是感觉阴森森的。”

    “那么恐怖啊!”

    “妈呀!真是吓死我了!我绝对不去!”

    “我也不去。”

    张小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刚刚听着,也是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可是她又有些疑惑,她进去后并没有感觉到那种阴森森的气息。难道是因为白天的原因?

    罗舒回到家,就开始做饭等着陆翰墨回家。

    刚刚做好饭,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转过头,笑着看向陆翰墨,“回来了!”

    陆翰墨走上前,亲了一下罗舒的额头,笑道:“听说你们今天出去,租了一间鬼屋?”军区的消息,是传的最快的。

    “不是租是买,我已经跟对方谈好了价格,明天一早就去派出所过户,消息传的可真快啊!”罗舒笑道。

    “整个军区都知道了。”陆翰墨宠溺的轻刮了一下,罗舒俏挺的鼻尖。

    “我觉得那里挺好的,等明天办好了过户手续,晚上我带你去看,保准你会喜欢。”她打算明天晚上去把那里收拾一下,后天就让人来动工。

    “你喜欢的,我都喜欢。”陆翰墨笑道。

    罗舒笑着睨了陆翰墨一眼,“嘴巴这么甜,喝蜜了吗?”

    “尝尝看!”陆翰墨低下头吻住了罗舒的红唇,渐渐加深…

    罗舒来到派出所的时候,看到何大婶已经在等着她了。

    “你来了!”何大婶看到罗舒过来,连忙笑着迎了上去。她今天八点半就来这里了,心里一直在担心着罗舒会不会改变主意。现在看到罗舒过来,她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何大婶,我们进去吧!”罗舒笑着对何大婶道。

    “好!”何大婶开心地点了点头。

    两人走进派出所,接待她们的是一名中年警察。

    中年警察看了两人一眼问道:“你们是来报案的?”这个镇上的居民并不多,就算是来报案,也都是一些吵吵架,打打架,偷东西的小事。他在这里当了二十年的警察了,除了那件事外,这个小镇一直都很平静。而且军区就在附近,也出不了多大的事。

    “刘警官,我们是来过户房子的。”何大婶笑着说道。这个镇上就只有这么几名警察,她自然都是认识的。

    “你要卖掉房子?”刘警官诧异的看向何大婶。

    何大婶家在镇上,家境算是殷实的了,不然也不会有钱开店。听说何大婶家和那出事的人家是表亲,当初她在那里,可是得了不少的好处。最后那个侥幸没死的女孩,更是连房契都留给了她。虽然那座房子也不会有人买,不过再怎么说也是房子。

    何大婶笑着点了点头,“这位军嫂要买官铜巷的那座房子。”

    “什么?!”刘警官惊讶的张大了眼睛,看了罗舒一眼,对着何大婶道:“何大婶,你跟我去外面一趟,我有事要问一下你。”

    “好!”何大婶应了一声,跟着刘警官走出了办公室。

    刘警官看离办公室已经很远了,停下脚步看向何大婶,“何大婶,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怎么坑人家军嫂呢?那座房子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卖给人家呢?再说了那还是一个军嫂,她的男人可是在保家卫国。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

    何大婶委屈的一拍大腿道:“哎呦!刘警官,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我之前可是和她说清楚了,是她非要买,我有什么办法呢?”

    “真的?”刘警官不相信的看着何大婶。那座房子的情况大家都知道,谁会去买啊?

    “不信你去问她?”何大婶指向办公室道。她就知道一定会有人这么认为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