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零三、旅游
    罗建民正与病房里的众人聊的开心,两名警察走进了病房。

    他们径直走到了罗建民夫妇的面前,其中一名警察开口道:“罗老伯,你现在有空跟我们去派出所一趟吗?”

    “是肇事者出面了吗?”罗建民问道。罗舒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所以他并不感到惊讶。

    “是的,肇事者和肇事者的家人,现在正在我们派出所,他们想要跟你谈一下赔偿的问题。”其中一名警察说道。

    现在的交规还没有明确的规定,所以一般都是肇事者和被撞者的家人私下解决的。只要赔偿金合适,双方都没有意见的话,便可以定案了。

    罗建民点了点头,看向何玉娟,“我去一下派出所,你可以不能再做傻事了。”刚刚她割脉自杀,真的是吓坏他了。

    “你放心去吧,我不会了。”何玉娟保证道。想想之前的事,她心里也满是后悔。

    罗建民看向病房里的众人,“麻烦大家帮我照顾一下老婆子,我去去就来。”

    “罗老伯,你放心去吧,这里有我们呢。”

    “我们一定会照顾好罗大婶的,你放心!”他们可都指着让小神医帮忙看病呢。

    来到派出所,罗建民被带到了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里,此时坐着不少的人,赵杨,周雪梅,陈志和,和派出所的局长方江。

    看到罗建民进来,周雪梅立即拉着赵杨站了起来,“快去给老伯道歉!”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土里土气的老头子,竟然会是罗舒的大伯。

    赵杨哪敢不从,走上两步,走到罗建民面前,对着他鞠了一躬,“老伯对不起!是我不好,请你原谅。”他可是听母亲说了,这个老头子可是罗舒的大伯,罗舒嫁给了陆翰墨,那么他也就等于是陆翰墨的大伯。这样的身份,别说叫他鞠躬道歉,就算跪下道歉,他也不会反抗。

    他能过现在这样的优越生活,靠的都是周家,若是周家没有了,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不会再有车开,更不会有人叫他赵少讨好他。

    罗建民沉着脸绕过赵杨,走到一旁。他心中可憋着一口气呢,要是他们能早点出来解决,又怎么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罗老伯,这件事我们派出所已经调查清楚了,现在肇事者和他的家人已经来了,你们双方可以坐下来,先谈一下赔偿的问题。若是还有什么要求,你也尽管提出来。”陈志和对罗建民说道。

    罗建民点了下头,走到周雪梅的面前坐了下来。

    “罗老伯,我先给您道个歉!这件事是我处理不当,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一定尽量满足。还有罗大婶的医疗费,我也会一并承担的。”周雪梅一脸真诚的说道。只要能让这件事结束,结果能让罗舒满意,她就算是去借钱,也会满足罗建民的要求。

    罗建森叹了口气,伸手将口袋中的一叠收据拿了出来,“这些是我家老婆子的医疗费,至于赔偿金,就按照一般交通事故的标准就可以。”他并不想讹人,该属于他们的他会拿,不属于他们的,他也不会肖想。这也是为什么他明知道罗舒有钱,却从来不去找她的原因。

    周雪梅闻言有些惊喜,“你只有这么多要求?”要是早知道对方这么好说话,她早就将这件事解决了。

    “嗯!”罗建民点了下头。他老婆子现在已经无碍,有了罗舒给的药,很快就可以康复了。

    双方很快就谈妥了条件,在结案书上按下手印后,周雪梅拿出钱递给了罗建民,“罗老伯,这次真的对不起了,这些是赔偿金,请您收着。”

    罗建民也没有和周雪梅客气,接过钱点了一下,“这里多了五百。”他将多出的钱,递回给周雪梅。

    “罗老伯,这五百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这次的事,实在拖的太久了,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而且罗大婶这一时半会,不还得在医院里住着吗?这就算是医疗金吧。”周雪梅笑着推了回去。这些钱她家倒是不缺的,之前之所以没有解决,是怕对方会没完没了。

    “你的好意我收了,这些钱你收回去吧。”罗建民将多出来的五百块,塞回到了周雪梅的手里,对着陈志和和方江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不是他的,他一分都不会多要!

    罗舒和陆翰墨离开云市后,便来到了丽城,这里风景如画,民风古朴,文化底蕴深厚,物产丰富,是一个旅游的好地方。

    两人走在古镇上,边走边欣赏着街道两旁的建筑,丽城的房子和别的地方不同,大多为土木结构,常见的形式有: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前后院、一进两院等几种形式,十分的别致。

    “我们去那里看看。”罗舒看到前面有一家,专门出售丽城传统服饰的铺子,便拉着陆翰墨向着铺子走去。

    “小心点!”陆翰墨无奈而宠溺的看着像个孩子般的罗舒,嘴角的笑意又加深了一分。

    走进铺子,只见这里出售的服饰颜色都很鲜艳,女子的服饰大都以宽袖大襟布袍为主,大袖、无领、夹层,前短后长。黑、白、蓝等色棉布缝制的百褶围腰,上打百褶,下镶天蓝色宽边,从腰至膝,形如扇子。

    男子的服饰比较简单,都为长衣,穿在身上时外穿斜披披裹式麻衣,长及膝,与袈裟略同,腰间用绳系紧。下身着长裤,打白色绑腿,上面饰以各色布条。

    罗舒看到一件羊皮披肩十分的特别,便拉着陆翰墨走了过去。

    “这是‘披星戴月’。”店铺老板走上前说道。他一看罗舒和陆翰墨就知道,他们并不是本地人。

    “嗯?”罗舒有些诧异。她前世并没有来过这里,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丽城的传统服饰。

    “羊皮披肩是丽城纳西妇女服饰的重要标志。它一般用整块纯黑色羊皮制成,剪裁为上方下圆,上部缝着6厘米宽的黑边,下面再钉上一字横排的七个彩绣的圆形布盘,圆心各垂两根白色的羊皮飘带,代表北斗七星,俗称”披星戴月“,象征纳西族妇女早出晚归,披星戴月,以示勤劳之意。”老板笑着解释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