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零七、慰问演出
    “发生什么事了?”罗舒有些诧异。

    “就是你送给我的那个平安符,这次要不是有它,我家老大就真的危险了。”齐慧一脸后怕的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齐慧家的老大和院里的小伙伴们去树上掏鸟蛋,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了。那树可足足有三米多高呢。那孩子从那么高的树上掉下来,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吴媛说道。她当时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只是庆幸,并没有往平安符上想。

    “我听那些和老大一起玩的孩子们说,老大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有一道白光从他的身上射了出来。后来我给老大洗澡的时候看到,他的平安符上缺了一个角,我就知道是平安符保护了他。罗舒,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给那个平安符,老大他就没了。”齐慧红着眼,感激地看着罗舒。罗舒把平安符给她的时候,跟她说过,一枚平安符可以使用三次,缺一个角就说明已经使用了一次。

    “人没事就好,两位嫂子,我这次出去给你们带一些特产,我去拿给你们。”罗舒说着,转身向着房间走去。

    “不用了,我是来感谢你的,怎么还能拿你的东西呢。”齐慧连忙跟上罗舒,伸手拉住她,不让她去拿。

    “是啊,我们一直拿你的东西,怎么好意思啊?”吴媛也在一旁附和道。罗舒家是有钱,可是再有钱,她也不能一直拿罗舒的东西。就算别人不说,她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就只是一些小东西,给孩子们买的,两位嫂子要是不要,那我只能丢了。”罗舒笑着看着两人。

    “这…”齐慧和吴媛对视一眼,“好吧,那我们就不和你客气了,只此一次。”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不然别人不说,我们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我去拿给两位嫂子。”罗舒说着走进了房间。丽城手工艺品很多,她这次买了不少,除了送人,还留了很多,将来给宝宝们玩。

    “要不我帮你拿吧,你怀孕可不能拿太重的东西。”齐慧说道。不过在没有得到罗舒允许之前,她倒是没有跟上去,房间是属于夫妻私密的地方,她闯进去有些不太好。

    “没关系,我可以拿。”罗舒说话间,已经走进了房间。她也不喜欢有人,进入她和翰墨的房间。

    没一会儿,罗舒就提了两只袋子出来,递给吴媛和齐慧,“都是一些小玩具,两位嫂子别嫌弃。”

    “怎么会呢?我们那几个小子看到了,非高兴坏了不可。”

    “我就不和你客气了。”齐慧和吴媛伸手接过袋子。

    与罗舒聊了一会儿,齐慧和吴媛就告辞离开了。罗舒刚刚才到家,她们可不好意思多打扰。

    “你说我该送罗舒些什么呢?老是拿她的东西真是不好意思。”吴媛看向齐慧问道。

    “我也正好在想这个问题,罗舒她好像什么都不缺。”齐慧皱眉道。

    吴媛叹了一口气,“就是因为什么都不缺,才更难送。”想送些蔬菜,觉得有

    些寒碜。做吃的,罗舒的手艺比她还好。送些用的,罗舒家又什么都不缺。

    “我想到了,罗舒她不是怀孕了吗?我们去买些毛线回来,给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织一些毛衣、毛裤,还有一些小帽子,小鞋子,你说怎么样?”齐慧一脸兴奋地说道。罗舒应该不会织毛线吧?

    吴媛闻言,高兴地拍了一下手,“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决定了,我们分工合作。”

    “那我们明天就去城里买毛线。”齐慧笑着决定道。要不是今天已经没有公交车了,她今天就去城里。

    “行!明天一早就去。”吴媛点头赞同。

    看到陆翰墨过来,宋解放放下手中的报纸,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坐下说吧。”

    “是!”陆翰墨敬了个军礼,走到沙发坐了下来。

    “你这次也去灾区了?”宋解放问道。他得到消息,知道陆翰墨夫妻也去了灾区,还有些不相信,后来经过多方证实,才相信了这件事。

    陆翰墨微微点头,“我们正好经过那里。”

    “这次你可是又立下大功了。”宋解放笑道。特别是陆翰墨妻子拿出来的那些药,这次可是救了不少重伤者的性命。

    “我在休假期间,不用记功。”陆翰墨道。这些本来就是,身为一个军人该做的事。

    宋解放笑着摇头,“你这小子!别人都是抢着要功劳,你倒好,还把功劳推出去。这次你妻子也是大功臣,我们已经商量过了,想给你妻子也记一个一等功。”

    “好!”陆翰墨这次没有反对。虽然舒儿不会在乎这些,不过她应该享受这样的荣誉。

    “既然你没有意见,那十一正好文工团要来慰问表演,我们就在当天,给你妻子颁发这个荣誉,也好给别的军嫂做一个表率。”宋解放决定道。

    “好!”陆翰墨应道。

    “十一那天,军嫂们也要准备一些节目。我把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妻子了。”宋解放说道。他一接到上面的文件,就想到了陆翰墨的妻子。要让那些军嫂们准备节目可不容易,必要要找一个有文化,有组织能力的军嫂来筹备,陆翰墨的妻子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她建立了蛋糕厂,让很多军嫂都有了就业的机会。相信她组织的话,一定会得到很多军嫂的响应的。

    “军长还是找其他人吧。”陆翰墨想也不想就拒绝道。

    “嗯?”宋解放有些不解看着陆翰墨。

    “她怀孕了,我不希望她太累。”陆翰墨说出了理由。

    宋解放皱眉想了想,“要不这样,我让我女儿来筹备这次的活动,不过希望你妻子可以在一旁协助。放心!绝对不会累到她的。”他女儿是文工团的副团长,最擅长的就是筹划。只是那些军嫂,可不会随随便便的听一个陌生人的指挥,所以罗舒还是必须要参与的。

    “我得问她的意见。”陆翰墨说道。这件事还得让舒儿自己做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