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十二、请求
    宋解放闻言,在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她就是这样的脾气,要不然以她的才华,以及自己在军中的地位,她早已是文工团的团长了。

    一个领导必须要懂得变通,太死板了,太任着自己的性子,都容易得罪人。

    “我也已经决定了。”宋悠悠语气强硬的说道。

    “悠悠,你就不能听我一次吗?”宋解放皱眉问道。自从妻子死后,他们父女一直相依为命。

    好不容易,他遇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却遭到了女儿的强烈反对。为了女儿,他放弃了再娶的打算。可是女儿却因为这件事,一直都不肯原谅他。

    这次也是上面有文件下来,需要军嫂们也准备演出,他才找到借口,给女儿打电话让她帮忙的。

    “不能!”宋悠悠直接回答道。

    “如果这是命令呢?”宋解放只能如此。

    “我会执行。”宋悠悠答应道:“军长还有什么指示吗?”

    宋解放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神情黯然的问道:“悠悠,我们一定要这样吗?”他一直在为修复彼此的关系而努力着,可是她却一直紧紧的关闭的那扇门,不让他靠近一步。

    “在你背叛妈妈的那一刻,我们注定就是这样的结局了。若是军长没有指示,我就挂电话了。”说完,也不待宋解放反应,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宋解放许久,才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已经有些发黄的照片。这是他们父女还没有发生矛盾之前拍的。那时的悠悠虽然任性,但是却很爱笑。可是现在她的脸上,却很少看到笑容了。

    摇头叹了一口气,将照片从新放回了抽屉里。

    秦月看着面前的军区,有些踌躇。她虽然决定来找罗舒,但是心中却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走上前,拿出自己的军官证,递给门口的小战士做了登记,秦月便走进了军区,向着军属院的方向走去。

    看到一身军装的秦月,路过的军嫂都有些羡慕。

    “你们看那个女兵,她穿军装的样子真好看!”

    “我也这么觉得,我们军区怎么就没有女兵呢?”

    “看她军装上的肩章,和我家男人一个级别的,这么小的年轻就已经是连长了,可真了不起!”

    秦月似没有听到众人的议论,目不斜视,一路径直向着罗舒家走去。在门口登记的时候,她已经问过罗舒家的地址了。

    罗舒刚刚修炼结束,正在厨房里泡茶,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放下手中的热水瓶向着外面走去。

    打开门,看到门外的秦月,罗舒愣了一下,随即她就猜到了秦月此行目的,向着一旁让了一步,“进来吧!”秦月这次来

    ,一定是为了她妹妹秦琪来的。

    秦月抬步走进屋,看到罗舒家里的陈设,感受到屋子里的温馨气氛,心中不禁有些羡慕,也隐隐有些心痛。虽然她早已放下了对陆翰墨的那份情,但是她的心中,却永远留下了一道抹不去的伤口,稍稍触碰就会鲜血淋漓。

    罗舒帮秦月倒了一杯茶,便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你这次来是?”

    “我是来找你的,我想请你帮我跟陆翰墨说一下,让他放过我妹妹这一次。若是必须要有个人为此承担后果,那就由我来承担吧。”秦月看着罗舒,眼中有着一丝请求之色。她妹妹之所以会犯下这次的错,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罗舒看着秦月,手指轻轻地转动着手中的茶杯,“你不是已经在陆家得到答案了吗?”若只是针对她,她倒是无所谓,但是错就错在,秦琪不该为了给她难堪,拿那些重伤患者的身体开玩笑。

    “罗舒,看在我们曾经一起患过难的份上,请你帮我一次吧。”秦月哀求的看着罗舒。这一辈子,她这是第一次求人。

    罗舒抬手,轻抿了一口杯中的茶,“你应该很清楚,你妹妹这次犯的不是小错。”

    “我知道,所以我愿意替她承受这次的后果。她会针对你,也是因为我的缘故,是我当初没有跟她说清楚。”秦月恳求的看着罗舒,希望她可以答应她的请求。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呢?你不想顾了?”罗舒看了一眼秦月的肚子问道。

    “你看得出我怀孕了?”秦月有些惊讶,随即就想到了罗舒是医生,“我忘了你是医生。”

    “你愿意为了你妹妹,放弃这个孩子?”罗舒问道。看来秦月过的并不幸福,不然她是绝对不会为了妹妹,去伤害自己和心爱之人的孩子的。像她就绝对不会这么做!

    秦月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脸上带着一丝苦笑,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也不愿意,但是这件事是因为我而起的,我不能不管。”她和白默耀只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才结合在一起的,两人对彼此都没有感情。

    罗舒轻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我会跟翰墨说的。”其实秦月和她很像,她们都默默的喜欢着陆翰墨,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比她幸运,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自己都在翰墨的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这次她就帮秦月一回,算是还她这么多年的默默付出。

    “谢谢!”秦月站起身,对着罗舒感激地鞠了一躬。只要罗舒愿意答应,秦琪就不会有事了。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你今天住军区吗?”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秦月应该不会赶回去吧。

    “我来的时候,已经向军区申请了一间住房。”秦月有些尴尬的说道。

    罗舒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你已经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

    “我这不是怕你不答应嘛。”秦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罗舒这么快答应,也是她没有想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