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十三、有缘无分
    秦月与罗舒聊了一会儿,便告辞去了自己申请的房子。

    将行李放好,秦月向着宋解放的办公室走去。宋解放是她的姨夫,他过世的妻子,就是她母亲的亲妹妹。这次她来军区,房子就是宋解放给她安排的。

    来到宋解放的办公室外,秦月抬手敲了敲门,里面很快就传来了宋解放的声音,“进来!”

    秦月推门进入,对着宋解放敬了一个军礼,“军长好!”

    宋解放笑着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现在没有外人,叫我姨夫就好。”

    “好的姨夫!”秦月点了点头,走到沙发坐了下来。

    “去过陆翰墨家了吗?”宋解放问道。秦月是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人,她这次来军区,就是为了秦琪的事,来向陆翰墨夫妻求情的。他猜她肯定第一时间,就去找了陆翰墨夫妻。

    “罗舒已经答应帮我了。”秦月笑道。能解决这件事,她真的很高兴。

    宋解放微微挑眉,“看来很有希望。”他知道陆翰墨决定的事,别人很难改变,但是他的妻子除外。从这些日子发生的一些事,他就可以知道,陆翰墨看似外表冷酷,实则就是个宠妻狂魔。

    “陆翰墨很重视罗舒,只要罗舒对他说,他肯定会答应的。”秦月肯定的说道。这次陆翰墨之所以不卖任何人的面子,就是因为秦琪针对的人是罗舒。可惜那种幸福,是她渴望,而得不到的。

    “通知你母亲了吗?”宋解放问道。他知道秦月对陆翰墨是有情的,他原本也以为他们会走到一起,可惜两人终究是有缘无分。

    “还没有,我过来就是想要打个电话给她的。”秦月说道。

    “那你打吧,需要我回避一下吗?”宋解放笑着问道。秦琪的事,他之前也跟陆翰墨提过,可惜陆翰墨连他的面子都不给,现在事情解决了他也很高兴。

    秦月一脸无语,“姨夫,我是给我妈打电话。”

    她站起身,走到宋解放的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没一会儿,那边就被接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了秦母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喂!”这阵子因为担心秦琪,秦母几乎天天以泪洗面,这几天更是得了感冒。

    “妈!我已经到姨夫这边了,罗舒她答应我,会跟陆翰墨说的,琪琪很快就没事了。”秦月立即将好消息告诉了秦母。

    “真是太好了!呜呜…”秦母闻言,忍不住喜极而泣。秦琪因为这次的事,不但被撤了军医的职位,而且还被关了起来,要等到审查结果出来,才会被判定是释放,还是处罚。

    “妈,您别哭了,事情解决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啊。”秦月轻声安慰道。这次回去,她一定要好好跟秦琪说说,让她以后不能再这么任性,冲动了。

    “高兴…妈是真的高兴…对了,默耀他去找你了。”秦母说道。昨天白默耀来找秦月,知道她去了西北军区后,也赶了过去。

    “他怎么会来找我?”秦月诧异道。从结婚到现在,她和白默耀一直都是聚少离多,就算见面,也都是各过各的。除了履行夫妻的义务,他们几乎没有什么交集。所以连她怀孕的消息,她都没有告诉他。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月月,既然他已经去找你了,你就在那里等着他。你们是夫妻,是以后要一起走下去的人,和他好好相处。”秦母劝道。对于女儿和白默耀之间的事,她还是很清楚的。一般的利益婚姻都是这么过来的,她和月月她爸以前也是这样,相处时间久了,慢慢就有感情了。

    “妈!我先挂了,等回去了再去看您。”秦月若有所思挂断了电话。她真的想不明白,白默耀到底怎么想的。

    “白默耀他也要过来?”宋解放问道。虽然他很少回京,不过对于白默耀,他还是有一些印象的。白默耀为人很低调,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并不简单。他甚至觉得,白默耀比起陆翰墨来,也丝毫不逊色。

    “嗯!”秦月点了点头。白默耀那个人让她有些看不透。

    “那我从新给你安排一个房间吧。”宋解放说道。他现在安排给秦月的是一个单人间,白默耀来了,就住不了。

    “姨夫,不用那么麻烦了,他来了我们最多住一夜就要离开了。”秦月红着脸道。白默耀来了,他们又不是非住在一起不可。

    “那么急干什么?马上就要十一了,文工团正好要来慰问演出,等看完了表演再走。正好陆翰墨隔壁刚刚搬走,你暂时就先住在那里吧。”宋解放打开抽屉,从里面找出一把钥匙递给秦月。赵大海和他妻子,在三天前就已经搬走了,那房子暂时还没安排出去。

    “谢谢姨夫!”秦月伸手接过钥匙。既然是姨夫的一片心意,她也就不拒绝了。而且她也想多了解一下罗舒。

    罗舒舒服的窝在陆翰墨的怀中,和他一起看着电视。

    “秦月来军区了。”罗舒咽下口中的哈密瓜说道。

    “我知道,她就住我们隔壁。”陆翰墨再次用牙签,插了一块哈密瓜放入罗舒的口中。

    “那你知道她来这里干什么了?”罗舒笑眯眯的看着陆翰墨。

    陆翰墨宠溺的刮了一下罗舒的鼻子,“你不是已经答应她了吗?”她答应了,他自然也没必要追究下去了。

    “人家一个孕妇大老远跑过来,我也不好意思拒绝。而且你不觉得,我和她很像吗?都被你这个活阎王给迷得不要不要的。”罗舒吐了吐舌头,俏皮的笑了开来。

    陆翰墨无奈而又宠溺的亲了一下罗舒的红唇,深情地看着她笑靥如花的绝美容颜,“我只要你迷我就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