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十九、除草
    “嗯!”罗舒笑着点头。

    “有时候我真的有种像是在做梦似的不真实,看着‘好爱吃蛋糕’一步步的成长起来,而且还成长的如此迅速,我真的有些害怕,害怕这只是南柯一梦。”张小玲叹气道。越是离自己的梦想接近,她就越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有那种感觉的时候,可以掐自己一把,或是咬自己一口也行。”罗舒笑着打趣道。这种感觉她也有,特别是刚刚重生,与翰墨相遇的那些日子。她一直都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不一会儿,村长就从镇长办公室走了出来,看到罗舒和张小玲,高兴地走上前来,“我已经跟镇长说过了,他说三天左右就可以通过审核。”

    “村长,谢谢你!”张小玲开心道。

    “谢什么呀!你们今天还要去村里吗?”村长伸手想要拿自己的烟袋,想到这里是镇政府,是禁止吸烟的,便又放下了手。

    “罗舒她要过去的,我要去厂里一趟。罗舒,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张小玲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问题,你放心去吧。”罗舒笑道。

    “好,那我先走了。”张小玲对着两人挥了一下手,走了出去。她现在回去,就跟大家宣布这个好消息。大家听到也一定都会很高兴的。

    罗舒收回目光,对村长道:“我们也走吧。”

    “好!”村长点了点头,和罗舒向着门外走去。他也想快一些离开这里,待在这里连烟都抽不了,真的是憋死他了。

    汽车刚刚驶入村子的小路,罗舒远远就看到王金辉一行人,正站在牛棚外的空地上,抽烟、聊天。

    还有几个曹庄村的村民,正站在一旁看着热闹。

    “那些人就是你请来的木匠?他们速度咋怎么快呢?连瓦和砖头都买好了。”村长看到王金辉他们身旁,堆着高高一大摞砖头和瓦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是搞建筑的,这些材料都是现成的。”罗舒将汽车靠边停了下来,打开车门下了车。

    村长也推开车门,跟着下了车。经过之前的研究,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该怎么打开车门。

    “董事长!”看到罗舒,王金辉立即迎了上来。

    罗舒微笑着颔首,“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能为董事长效力,是我的荣幸。”王金辉笑道。这样的机会,别人求都求不到。

    “你看过牛棚了吗?有什么想法?”罗舒问道。

    “这牛棚破损的太厉害了,里面很多地方都已经被腐蚀了,特别是房梁,断了好几根。单靠修肯定是不行的,我觉得还得推倒重建。”王金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罗舒赞同的点了点头,王金辉的想法和她不谋而合,转头看向一旁的村长,“村长,我们将牛棚推到,按照原来的样子重建,这样应该是可以的吧?”集体的房子只是规定不能私建,并没有说不能推倒翻新。

    村长想了想,点头道:“在没有破坏原本的结构的基础上,应该是可以的。”罗舒一下子付了十年的房租,又要买下牛棚后面的地,让他们村的账户上一下子多了那么多钱。有了这些钱,村里就可以为村民办一些实事了。

    罗舒明了的点了点头,“我们保准让你看到和原来一样的牛棚。”车间和住宅不同,住宅必须要以精美舒适为主,但是车间只需要地方大就可以。

    “行!那你们忙,我就先回村委会了,有什么事,直接过去找我。”村长拿起烟袋在手心里拍了拍,边抽着烟边向着村委会走去。

    罗舒收回视线,看向王金辉,“除了这牛棚,牛棚后面的那块空地,我也想建造几间厂房,厂房的样子和腾龙集团差不多就可以了。”

    “是!”王金辉应道。他已经看过后面的那块地了,地方很大,要在上面建造四五间厂房,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这位小嫂子,我们是大队长安排过来,给你除草的。”一旁的一名大妈开口道。

    罗舒转头看去,这四个村民刚刚就在这里了。她还以为,他们是来看热闹的。这曹庄村的办事效率还真不慢,这么快就已经安排好了人。之前村长和她们去镇上时,将这件事交给了大队长,让他帮忙安排。

    “麻烦大家了。”罗舒微笑着对众人点了点头。

    “可以问一下,你给我们多少钱吗?”刚刚开口的那名大妈问道。他们之所以答应,就是为了钱。

    “五块钱一个人。”罗舒说道。

    四人闻言,皆都眼睛一亮。现在厂里的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三四十块钱,他们一天就能挣五块,要是天天都有这样的好事就好了。

    “那我们现在就帮你除草,我们一定会除的干干净净,包你满意的。”

    “钱是我们除完草,再结给我们吗?”

    罗舒拿出二十块,分给四人。

    四人开心地接过钱,立即跑进了牛棚,穿过牛棚来到了后面,拿起镰刀开始除起草来。

    四人干起活来都很利落,短短十几分钟,牛棚后面的杂草,就已经除的干干净净了。

    “小嫂子,以后有事尽管找我,我就住村东头的第二间屋子,村民们都叫我刘大妈,你也可以这样叫我。”刘大妈笑呵呵的说道。罗舒给钱给的这么爽快,她恨不得罗舒天天都叫她来帮忙呢。

    “我家就住在刘大妈家隔壁,你以后就叫我杨大叔就可以了。”杨大叔笑着道。

    “我是李大妈。”

    “我是张大婶。”剩下的两人,也分别做了介绍。

    罗舒浅笑着对四人点了点头,抬目看向已经除完了草的地方,这里差不多有着四五百平方,跟一个篮球场差不多大。

    在空地的旁边就是一条小河,河里的水很干净。曹庄村没有自来水,也没有井,这条河就是他们平时主要的水源,洗菜、洗衣、喝水…都是这条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