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四十三、消息
    “格老子的!你被人砸开头试试,会不会动气。”梁千军愤怒地吼道。他腾市一霸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老医生吓得浑身一阵哆嗦,连忙附和道:“是是是…梁少说的是…”在这腾市谁都可以得罪,唯有这梁千军不能得罪,不然死的不会安生。

    一名手下快步跑了进来,“少爷!有消息了,她们现在正住在云北市的迎友招待所里。”

    梁千军闻言,开心地大笑了起来,一把推开正在帮自己包扎伤口的老中医,“去给我打电话给赵爷,我要跟他通电话。”

    “是!”手下应了一声,连忙跑到一旁拿起了电话。

    等到电话接通,手下开口说道:“我是腾市梁少的手下,我们梁少有事要找你们赵爷,麻烦你让赵爷听一下电话。”

    云北省因为靠近缅国,这边的治安特别的混乱,并不像其他城市那么好管理。这边大多数城市,都是由各地的势力管辖的。在这里这些势力,才是这里的土皇帝。就算政府也奈何不了他们。

    等到对方回应,手下将电话恭敬的递给了梁千军,“少爷!”

    梁千军接过电话,放在自己的耳朵上,听到那边传来赵京的声音,笑着道:“赵大哥,我是梁千军,我有件事要找大哥帮一下忙。”在腾市他是一霸,不过去了云北市,还是要让赵京帮忙的。

    “哈哈哈…梁老弟有事尽管说。”赵京大笑道。他们这些势力都是息息相关的,指不定谁遇到事就要对方帮忙了。

    “今天我在街上收摊位费的时候,被一个小娘们砸伤了脑袋,她们现在正躲在云北市的…哪个招待所?”梁千军问向一旁的手下。

    “迎友招待所。”手下连忙说道。

    “对,躲在迎友招待所,小弟想请大哥派人去将她们堵住,别让她们再跑了,我现在就带人赶过去。”梁千军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笑意。有了哪几个娘们的消息,他连头上的伤口都不像刚刚那么痛了。

    “没问题!我现在就派人去。梁老弟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赵京一口答应道。

    “那就多谢赵大哥了,改天我设宴请赵大哥吃饭。”梁千军和赵京寒暄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阴测测的笑道:“臭娘们!看你们能躲到哪里去,走!我们去云北市。”

    “梁少!你额头上的伤口还没有处理好。”老中医走上前提醒道。

    “滚边去!”梁千军一把推开老中医向着外面走去。他现在恨不得能长出翅膀飞去云北市,哪有心思处理什么伤口。

    罗舒回到招待所的时候,看到有十来名大汉正围着招待所。不过他们只是围着,没有行动的意思,看来应该是在等什么人过来。

    嘴角微微弯起一抹不屑的弧度。那个梁千军还有些能量,这么快就找到了她们。

    推开走时故意没有关严实的窗户,罗舒走进屋,用神识扫了一眼张琪几人的情况,见她们正睡得很安稳,抬步向着外面走去。这件事不处理完,看来是没得安生了。

    中年女服务员看到罗舒下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想了想说道:“姑娘,外面不太平,你还是不要出去了。”那些人来打听她们的消息时,她就知道这几个姑娘有危险了。只是她根本就帮不了她们什么。现在提醒一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她可得罪不起那些人!

    罗舒微笑着对中年女服务员点了一下头,“我知道!”

    “你知道?!”中年女服务员诧异的看着罗舒。她知道还出去?

    走出招待所,罗舒淡淡的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给你们一次机会离开这里。”

    众人闻言一愣,反应过来,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是不是吓傻了?你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吗?”

    “给我们一次机会?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告诉你,我们是赵爷的手下,你知道赵爷是谁吗?他就是这里的天。他想要让你死,你就没有活着的可能。”

    罗舒勾唇冷笑,“那就没有机会了。”

    众人正想要大笑,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循声望去,脸色顿时大变,只见无数条毒蛇正向着他们游来,密密麻麻的让人头皮一阵发麻。

    “蛇!”

    “怎么会有这么多蛇?”

    “快跑!”众人惊慌的四散而逃。

    只是蛇的数量实在太多,他们根本就无处可逃。

    “姑奶奶饶命,我们现在就走。”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立即有人求饶道。

    罗舒冷冷地一笑,抬步向着夜色中走去。那些蛇只是幻觉,这些人虽然不会死,但是疯是绝对有可能的。因为接下来,他们将会面对更可怕的幻境。

    “救命啊!蛇啊!”

    “好多鬼…我不玩了…我想回家…妈妈救我啊…”

    中年女服务员听到外面的动静,偷偷探出头来,看到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十几名大汉,像疯了一般的在外面又跳又哭,抱着头四处逃窜,顿时感觉一阵毛骨悚然。这不会是遇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哎呦!吓死人了!

    七八辆汽车,气势汹汹的向着云北市快速驶来。

    梁千军翘着二郎腿,一脸享受的抽着雪茄。只要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将那几个惹到他的小娘们抓回去,他就浑身舒坦。

    “吱!”一道紧急的刹车声响起。

    梁千军猝不及防下,整个人向着前面栽了过去,顿时已经结痂的伤口再次血流如注,好不容易爬起来,对着开车的手下就是一阵臭骂,“你怎么开车的?他么的找死啊!”

    手下战战兢兢地指着前方,“少…少爷…前面有鬼…”他刚刚看的很清楚,对方是从天上落下来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