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四十四、灭
    “鬼你头啊!”梁千军愤怒地瞪了手下一眼,抬目向着前面看去,不过因为血流到眼睛上的原因,他有些看不清楚,挡在车前那人的面容,不过他可以确定对方是个女人。

    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梁千军总算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她不就是和砸他的那个小娘们一伙的吗?真是好大的胆,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推开门走下车,上下打量扫了一眼罗舒,猥琐的笑道:“看在你长得这么漂亮的份上,我倒是可以手下留情,不过嘛!嘿嘿嘿…”这小娘们长得还真俊,留着给他当个姨太太倒是不错。

    罗舒轻哼一声,性感的红唇微微弯起一丝冷酷的弧度,抬手一道火焰出现在了她的手心。

    梁千军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感觉到有一股寒意从他的脚底升了起来,双腿无法控制的颤抖着,“你…你是人是鬼…”如果是人,她手心里怎么会有火焰冒出?

    罗舒懒得与梁千军废话,手一挥,手中火焰瞬间卷起,如同长蛇一般冲天,带着恐怖无比的炙热温度,向着梁千军和他的手下袭卷而去。

    梁千军想要逃走,可是他的双脚却像是被定在了地上一般,根本移动不了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团火焰向着自己卷来。这一刻,他心中涌起了无尽的后悔,他想要求饶,可是火焰已经到了他的面前,随着一阵撕裂般的痛苦,他的眼前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火焰席卷而过,所有的人和车瞬间消失,仿佛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收回火焰,罗舒抬步向着前方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夜风轻轻吹拂,吹动着道路两旁树木的枝叶,和树旁的小草,只有不知名的小虫在草丛中鸣叫。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曾发生过那么可怕的事。

    赵京处理完手中的文件,抬腕看了一下手上的手表,见已经快要凌晨了,疲惫的打了个哈欠。这几天因为要处理一笔军火买卖,他一直都忙到很晚才会睡觉。

    “来人!”他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门被轻轻推开,一名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恭敬道:“赵爷!”

    “把参汤端进来。”赵京吩咐道。

    “是!”中年男人应道,转身准备出去端参汤。

    “等等!派出去的人回来了吗?”赵京想到梁千军的事,叫住中年男人问道。

    “还没有。”中年男人摇头道。

    赵京皱起眉头,“还没回来?”照理说,梁千军应该已经到云北市了,他派出去的人也该回来才是。

    “已经让人去看情况了。”中年男人说道。他见人迟迟没有回来,便派了一名手下出去。

    赵京微微颔首,对着中年男人挥了挥手。

    中年男人走出书房,向着楼下走去。

    刚刚走到楼下,就看到自己之前派出去的那名手下,一脸惊慌的冲了进来,“李管家,不好了!出事了!他们都疯了!”

    中年男人不悦的看着跑进来的手下,沉声喝斥道:“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之前派出去的那些人都疯了。”想到那些人的样子,手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把经过说一下。”中年男人皱眉道。

    “我去的时候,他们在那里又喊又叫,又哭又闹,嘴里不断地喊着有蛇,有鬼,有怪物要吃了他们。我试着想要叫醒他们,可是一点用都没有。”手下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三更半夜听到那些东西,真的很恐怖。而且那些人是一起发疯的,肯定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中年男人越听,眉头皱的越紧,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事,微微沉吟,“我们上去见赵爷。”

    赵京听到敲门声,沉声应道:“进来!”

    中年男人带着那名手下,推门走了进来,走到赵京面前三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禀报道:“赵爷!我们派出去的人都出事了。”

    赵京眉头微皱,带着一丝锐利光芒的双眸扫向两人,“出什么事了?”

    中年男人转头看向那名手下,手下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

    赵京沉吟片刻,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很快对面就传来一道,带着睡意的慵懒声音,“这里是梁家。你找谁…”

    “你们梁少出发了吗?”赵京开口问道。

    对方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算了算时间,“少爷他出去快四个小时了。”

    赵京放下手中的电话,看向中年男人和那名手下,“老李,你派人去腾市一趟,让他们沿路注意一下有没有什么痕迹。你带人去迎友招待所,将那些手下带回来。”

    “是!”中年男人和那名手下同时应了一声,走出了书房。

    赵京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了下来,疲惫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次的事发生的有些诡异,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的话,梁千军或许已经遇难了。

    如果真如他猜测的那般,那么住在迎友招待所的那几个人,就千万不能再去惹了。她们之中,很有可能有传说中的那种人存在。

    他们赵家并不是普通的家族,而是古武家族,他也是一名古武修炼者。这也是为什么,赵家能在云北市称霸百年,依然屹立不倒的原因。他曾经听父亲说过,古武家族并不是最强的,在古武家族之上,还有着一种可怕的存在,他们就是修真者。

    修真者在挥手之间,或者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让对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完全不留一丝痕迹。

    只是父亲和他没有见过修真者,所以他怀疑,这个世上并没有修真者的存在。但是这次的事,让他有了一丝这方面的怀疑。

    赵京将头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等结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