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四十七、救人
    在厂房里转了一圈,听到外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张小玲愣了一下,“我出去看看。”

    “一起去吧。”罗舒并肩与张小玲向着外面走去。

    走出厂房,只见一辆大卡车正停在外面的广场上,车上堆满了做蛋糕的机器、座椅、托盘,还有纸箱和包装。

    “你已经安排好了?”张小玲惊讶的看着罗舒。原本她还想等下午雇辆车,将这些机器和材料拉过来。

    “嗯!”罗舒微笑着点头。大卡车和工人她都有,自然不需要张小玲去操心这些事。

    “你也太会给人惊喜了吧!”张小玲看着罗舒,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有罗舒在,需要她操心的事并不多。

    “你去安排他们放机器吧。”罗舒勾唇道。

    “好!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就好,你找个地方坐着就行了。”张小玲顿时感觉干劲十足,走上前指挥着工人,让他们将机器搬进车间。等机器放置好,下午叫工人们过来拾掇一下,明天就可以正式生产了。

    村民在一旁看着,也纷纷上来帮忙。他们也想以后能进蛋糕厂上班,现在帮领导做一些事,也可以留个好印象。

    人多力量自然就大,只是半个小时不到,所有的机器、座椅,包装之类的就都已经放到位了。

    感谢了帮忙的村民,看着井井有条的车间,张小玲用力的捏了一把自己的脸,笑的一脸开心满足。开始只有她和罗舒两个人,那时她只是想,自己能够有一件事可以做,不必再为日常开销而烦恼,能够让她的小家变的越来越好,那她就满足了。随着工厂的快速发展,她开始有了梦想。只是她还是没有想到,她的梦想竟然会实现的这么快。

    “这边可以设个食堂。”罗舒提议道。以前是没有地方,现在地方够了,这个计划也必须要提上日程了。以后随着工厂的发展,工人也会越来越多,买盒饭也就不那么方便了。

    张小玲点了点头,“我也有这个想法,我们军属院里,有几个嫂子做菜还不错,我去问问她们想不想来。”等有了食堂,工厂也就更加正规化了。

    “你安排就好,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罗舒抬腕看了一下时间,抬步向着外面走去。

    张小玲笑着给自己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抬步跟上了罗舒。

    日子再次归于了平静,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过。

    罗舒用红笔在日历上圈了一下日子。算算时间,母亲生产就在这几天了。她已经跟翰墨说好了,明天她会回神医世家住上一段日子。哥哥们出生这么大的事,她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还有王霏那里,那个剧本的人选都已经选好了,她也要抽空去看一下,选好的人适不适合演前世的她和翰墨。她可不希望,那个剧本留下任何遗憾。

    伸手摸向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罗舒嘴角扬起浅浅的幸福笑意。现在她怀孕也已经快要三个月了,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见到宝宝们的模样了。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罗舒放下手中的红笔,转身走出屋子,上前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名有些陌生的军嫂,看到罗舒开门,她焦急的开口道:“求求你救救我丈夫!他中了子弹,求求你快去救救他!”刚刚医生跟她说,她丈夫中弹的地方离心脏只有几毫米的距离,很难动手术。她听人说过,罗舒的医术很高,于是就跑了过来。罗舒现在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走吧!”罗舒点了下头,向着军区医院走去。

    何秀兰连忙跟上。

    来到军区医院,只见陆翰墨和宋解放也在。

    陆翰墨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才赶过来的,还没来得及查看柯岩的伤势。

    看到罗舒过来,陆翰墨连忙走上前,推开了手术室的门。现在救人才是最关键的。

    “这里有我们就够了,你们先出去吧。”陆翰墨对着手术室里,正在商量着该如何动手术的几名医生说道。

    那几名医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看了一眼已经走到柯岩身旁的罗舒,抬步走了出去。罗舒会医术,他们都是听说过的。这次他们也是束手无策了,既然有人接手,他们就把这个棘手的任务给交出去吧。

    罗舒拿出一颗药丸放入柯岩的口中,这颗药丸可以增强他的生命体征。

    等到医生们出去,陆翰墨立即释放出神识,渗入柯岩的身体,用神识包裹住那颗心脏旁的子弹,将子弹带出柯岩的身体。既然他能做,自然是不会让舒儿受累的。

    将带血的子弹放入一旁的医用托盘里,陆翰墨走到一旁消毒后,走前帮柯岩上药,包扎。

    手术室外,何秀兰,宋解放和一行医生,都焦急的等待着结果。现在他们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罗舒的身上,若是连她都救不了柯岩,那就真的没希望了。

    何秀兰咬着唇,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门,泪水不停地从眼眶里滑落。柯岩是她的依靠,他若是出了事,她和孩子们该怎么办?

    “别着急,一定不会有事的。”宋解放开口安慰道。柯岩是一名很优秀的战士,立过无数次战功。他是真的不希望,柯岩就这么牺牲了。

    就在众人焦急万分的时候,手术室的门被人拉开了,陆翰墨和罗舒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家老柯怎么样了?”何秀英冲上前焦急的问道。

    “手术很成功!”罗舒微笑着宣布道。

    “谢谢!谢谢!谢谢你!”何秀英说话间就想要跪下。

    罗舒连忙伸手扶住了她,“不用客气!柯连长很快就要醒了,进去看他吧。”她也是军人的妻子,自然明白身为军人的妻子,要承受着怎样的心理压力。身为军人的妻子是一种荣誉,一种骄傲,但是丈夫出任务时,她们心里的担心和煎熬,除了她们自己,又谁能知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