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四十九、失踪
    “跟我走一趟吧。”对方看着王霏的眼中有着一丝妒忌之色,更多的是恨意。

    “我凭什么跟你走?我和你又不熟。”王霏瞪了对方一眼,绕过对方往前走去。

    “这可由不得你!”对方阴测测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王霏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给束缚住了,“吧嗒!”手中的饭盒落在了地上,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将王霏轻松的提起,对方向着前面走去,几个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杨暮景停下笔,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站起身向着王霏的办公室走去。

    看到王霏办公室里的灯是暗着的,杨暮景微微有些失落。看来她应该是回家了,这几天他在这里忙,她也一直都睡在沙发上。有她陪伴的感觉,他觉得很温馨,一点都感觉不到疲惫。今天她不在,他的心突然觉得空落落的。

    轻轻叹了一口气,杨暮景走回办公室,继续开始忙碌。

    罗舒和陆翰墨回到神医世家的时候,已经快要晚上十点了。

    得知罗千羽和杨慕雪,早早的就已经进房休息了。罗舒只能打消了,想要看一下杨慕雪的想法。

    与罗修逸几人聊了一会儿,罗舒便和陆翰墨也回了房间。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罗舒就来到了杨慕雪和罗千羽所住的院子。

    “舒儿。”杨慕雪正挺着大肚子,在罗千羽的搀扶下,在院子里散步。

    看到罗舒,两人向着她走了过来。昨天他们本来是想要等着她过来的,后来杨慕雪实在是撑不住了,便回了房间。

    “哥!二嫂!”院子里还有其他的人在,罗舒自然是不能叫他们父母的。

    看到杨慕雪大的犹如一个大皮球一样的肚子,罗舒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久的将来,她也会这样吧。

    “翰墨呢?”罗千羽问道。

    “他在客厅陪大伯他们喝茶。”罗舒一瞬不瞬的盯着杨慕雪的肚子。

    “以后你也会这样的,这两个爱折腾人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肯出来。”杨慕雪一脸慈爱的摸着自己的肚子,感受着肚子里的动静。这几天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闹腾的特别厉害,让她连睡觉都睡的不安稳。

    罗舒伸出手摸向杨慕雪的肚子,感受到里面的胎动,“可真活泼!该不会是在打架吧。”

    “这两个皮小子,天天都会在肚子里打上几场,估计是在争老大的地位。”罗千羽笑道。他每天都会用神识去观察他们,与他们沟通。

    罗舒忍不住探出神识,看向杨慕雪肚子里的情况,发现情况果然如罗千羽说的一般,笑了起来,“他们还真在打呢。”

    杨慕雪一脸无语,“等他们出来了,看我不打他们一顿屁股。”她修炼的比较晚,现在还没有产生神识,所以她只是能感觉得到,并不能用神识观察到他们的情况。

    两个小家伙感觉到了罗舒的神识,发现与平时感觉到神识不同,有些诧异的停下了手,伸手想要去触摸罗舒的神识。

    这让罗舒玩心大起,故意用神识逗这两个小家伙玩。

    不过两个小家伙也是贼精贼精的,发现自己抓不住罗舒的神识,干脆就不再理会了,继续和对方玩起了,你踢我一脚,我打你一拳的游戏。

    “小心你肚子里的宝宝。”看到罗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杨慕雪忍不住提醒道。这个丫头有时候真像个孩子。

    “他们真是太好玩了。”罗舒收敛笑意,不舍的收回了自己的神识。用不了几天,她就可以看到他们出生了。真的好期待啊!

    杨暮景再次停下手中的笔,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疲惫的舒展了一下自己的双臂,抬目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是上午八点半了。

    站起身,杨暮景来到王霏的办公室,里面依然空空如也,“她怎么还不来?”

    躺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看到王霏还没有来,杨暮景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起身走到办公桌旁,伸手拿起了电话,拨打了出去。

    不一会儿,对面的电话就被人接了起来,“你好!”

    “伯母!我是暮景,请问王霏在家吗?”杨暮景听出是王霏母亲的声音,连忙问道。

    “那丫头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回家了,你们不在一起吗?”王母诧异的问道。对于王霏和杨暮景的关系,他们家里的人已经都认同了。现在就只等着,王霏和杨暮景自己决定什么时候结婚了。

    “她刚刚出去买早饭了,这么久没回来,我还以为她回家了呢。”杨暮景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的轻松一些,不让王母听出端倪,不然她也该着急了。

    王母扬唇一笑,为杨暮景对着自己女儿那么在乎,感到高兴,“暮景,有空和霏霏回来吃饭。”

    “好的伯母!我改天去看您,我有些事就先挂了。”

    “好!去忙吧!”

    杨暮景挂断电话,立即拨打了王霏她们宿舍楼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宿管阿姨,听到杨暮景说要找王霏,连忙应了一声,跑去了王霏她们的宿舍。那个宿舍是整个宿舍楼最牛的,特别是那个已经请了假的罗舒。那可是鼎鼎有名的神医,而且她还听说罗舒已经嫁人了,嫁了一个在京城十分有权势的家庭。

    来到宿舍门外,宿管敲了半天的门,却一点动静都没有。问了一旁的宿舍,知道宿舍里的几人进去后,就没有再出来过。

    连忙跑回去拿了钥匙,打开了宿舍的门。可是里面除了窗户大开外,一个人都没有。

    杨乐等了五六分钟再次拨打起了电话,只是对面一直都没有接电话。打了好几通,正打算去京大看看的时候,对面有人接了电话。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