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五十六、看法
    两人刚刚坐下,最后的两名人选也到了。

    他们微笑对着在场的众人点了点头,在王霏的示意下,走到武烟雨三人的身旁坐了下来。

    最后到的这两人罗舒也不陌生,也是后世比较有名的两位老艺术家。不过这五人,却都不是她心中的主角人选。

    “今天让你们来,是想问一下你们对剧本中角色的看法,以及为什么想要出演那个角色的原因。”王霏看着对面的五人。为了这次的面试,她让人把杨暮景办公室的沙发搬了过来,这样面对面的面试,她更能清楚的看到他们脸上的神情。

    “那我先说吧!”有些像金燕西的男子先开口道。

    “嗯!”王霏点了一下头。

    “剧中的男主角是一名军人,我一直都很崇拜军人,虽然出演过很多角色,但是军人却从来没有演过,所以我想挑战一下。”他给出的答案很直接。

    “嗯!”王霏明了的点了点头,看向其他人。

    “我喜欢那首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所以我来了!”武烟雨感怀的说道。她第一次看到剧本时,就被男主角和女主角给打动了,他们彼此心中都爱着对方,只是因为年龄的差距,他们都没有说出口。不过还好,结局是美好的!

    “我出生在军人家庭,对于这个角色的诠释,比别人会更深一些。”另一名男演员说道。

    “我很喜欢剧本中的男主角,我觉得十分适合演女主角。”那名长发及腰的女子看向罗舒身旁的陆翰墨,“其实我觉得他,十分适合演男主角。”他的容貌、气质,以及那种与生俱来上位者的气息,让她第一眼见到他就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如果他出演男主角,她不介意跟他假戏真做。

    罗舒不悦的扫了一眼对方。从对方进来,她就不怎么喜欢对方,特别是她看到翰墨时,那种犹如看到了猎物一般的眼神。

    陆翰墨一脸冷漠,连看也没有看对方一眼。要他出演,他唯一的女主角,只能是舒儿。

    “他不是演员。”王霏也有些不高兴。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他很适合。”钱雅婷微笑道。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陆翰墨,没有要移开的意思。虽然他和他身旁的那名女子看起来关系匪浅,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以自己的容貌、身材,以及对方所没有的风情,她就不信,拿不下那个男人。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有哪个男人是不偷腥的。

    “他不适合,就算适合,他的女主角,也只会是他的妻子。”王霏淡声道。心中已经将钱雅婷,给over掉了。明眼人只要一看,就能看出陆翰墨和罗舒的关系匪浅,她竟然还用那种势在必得的目光看陆翰墨。真是太让她生气了!自己是什么眼光啊,竟然选了这么一个人。

    转头看向罗舒,目光中带着一丝愧疚之色。

    罗舒浅笑着摇了摇头。怪只怪翰墨太优秀了,才会招来蝴蝶。前世的自己不也是如此吗?第一眼就被他给深深地吸引了。不过那时的他,还没有妻子。如果有,她就算再喜欢,也尽早灭了心思的。

    钱雅婷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抬手风种万情的撩了一下自己的发丝。不过她注定会失望,因为从头到尾,她在陆翰墨的眼中就是一个透明人。

    在简短的面试后,王霏看向面前的五人道:“主角的人选,我这边还需要考虑一下。等定下来后,我会打电话通知各位的,你们回去等通知吧。”

    “好的!”五人应了一声,纷纷站起身。

    钱雅婷看向陆翰墨,充满了风情的红唇微微向上勾起,“希望还能有见面的机会,当然我更期待合作。”说完,她便抬步向着外面走去。她知道他不会回应她,不过她相信,他们肯定还会有见面的机会。

    “太气人了!怎么会有这种人的?”等到众人离开,王霏终于忍不住了。她明明已经清楚的告诉了对方,陆翰墨有妻子,对方竟然还不要脸的撩陆翰墨。若不是要顾忌公司形象,她当时真的会冲上前教训对方。让对方死了这条心。

    “别生气了!”罗舒开口安慰道。其实她心里也是很不舒服的,当着她的面撩她的丈夫,当她是死人吗?

    “你不生气啊?”王霏诧异的看着罗舒。要是有人当着她的面撩杨暮景,她绝对会直接操起椅子扔过去。

    “生气,所以…”罗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容,“她会受到教训。”

    “你打算怎么教训她?”王霏一脸好奇而又兴奋地问道。她知道罗舒有着通天的本事,要想给钱雅婷一点教训,还不是手到擒来。

    罗舒指了指窗户,“去看看就知道了。”

    王霏连忙跑到窗户边,向着下面望去。

    只见一只流浪狗,正悠闲的在马路上散着步,看到迎面走来的钱雅婷几人,流浪狗突然龇牙咧嘴的向着钱雅婷几人扑了过去。

    吓得众人连忙四散而逃,不过那条流浪狗已经找准了目标,只追着钱雅婷,好几次都差一点咬到对方。

    钱雅婷穿着高跟鞋根本就跑不快,脚步一个踉跄就向着前面摔了下去,一张风种万情的脸,直接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所以她很幸运的破了相,从此告别了她的演绎生涯。

    看到这一幕,王霏直接抱着肚子笑了起来,“这一下摔的可不轻啊,就算不破相,估计那脸也得肿上几天。”

    陆翰墨勾了勾唇,“破相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在钱雅婷摔下去的地方,正好有一块碎玻璃,想不破相,难!

    “你不会也做了什么吧?”王霏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陆翰墨,语气中带着一丝难掩的兴奋。钱雅婷真是倒霉,什么人不惹,偏偏惹了这对腹黑的夫妻。人啊!果然不能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然很有可能会后悔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