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七十六、婚礼(四)
    严厉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李家的靠山是陆家,是我们严家都招惹不起的存在。”

    “陆家!”众人皆是一愣!

    随即露出了震惊,不敢置信的神情。是华夏第一家族陆家?是灭了宋家的陆家?这不可能吧!

    “我刚刚看到陆翰墨了。”想到陆翰墨那个冰冷的眼神,严厉明还是觉得全身发寒。

    “陆翰墨!”众人再次震惊。陆翰墨可是华夏,大名鼎鼎的战神,怎么可能来参加李家的婚礼?

    “严少,您没看错吧?”马进财虽然极不想问这个问题,但是他不得不问。他刚刚已经得罪了李家父子,万一真的如严厉明所说,那他现在的位置能不能保住,还真的不一定。

    “你在怀疑我的话?”严厉明不悦的看着马进财。要不是他要排场,去招惹李家,他会遇到陆翰墨吗?他们是不知道陆翰墨的可怕,可是他却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听爷爷跟他说过,很多有关于陆翰墨的事,所以他对于陆翰墨的害怕,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不…不敢!”马进财连忙摆手。得罪了严厉明,他的位置同样保不住。

    “要么就换地方,要么就减少自己的存在感。要是你们再去得罪李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严厉明冷声警告道。他不是要帮李家,他是怕马家不知死活,最后招惹到了陆翰墨,将他们严家拖下水。

    陆家的可怕和强大,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到的。而且陆翰墨妻子背后的那个家族,比陆家还要恐怖。

    李志军等到李辉坐下,开口问道:“你说了什么?他们那么害怕?”他刚刚一直在注意着李辉和那三个年轻人的情况,严厉明落荒而逃的样子,他当然没有错过。

    “我没说什么,只是他们看到了让他们害怕的人。”李辉拿起酒杯,好心情的喝了一口。

    “谁啊?”李志军好奇的抬目四望,最后目光落在了罗舒和陆翰墨的身上,他们夫妻的气度,和在场的众人格格不入。两人身上都透着高贵,和让人无法忽视的上位者气息。那种气息是从内而外,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无论走到那里,他们都能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众人的核心。

    只是他今天实在太忙了,一直都在招呼着别的客人。罗舒一行人都是李辉和孟玉娟他们在招呼,所以他到现在才看到他们。罗舒他是不陌生的,不过罗舒的丈夫,他却是第一次见。之所以知道对方是罗舒的丈夫,是听李辉提起过罗舒结婚的事。

    “是罗舒他们夫妻?”李志军收回目光问道。他的心中,其实已经肯定了答案。

    李辉点了一下头,拿起酒杯为自己倒满,“陆翰墨是陆家的人。”

    “陆翰墨?!华夏战神?!”李志军震惊道。对于陆翰墨这个名字,他是不陌生的。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军事类报纸和刊物,虽然上面没有陆翰墨的照片,但是上面却常常会提到陆翰墨的名字。

    “没错!”李辉扬唇。

    李志军激动了,拿起酒瓶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站起身道:“我去敬陆少一杯。”陆翰墨一直都是他崇拜的偶像,今天偶像不仅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还成为了他儿子的朋友,这让他怎么还能保持的住淡定?

    快步跑到陆翰墨面前,李志军满脸激动地看着陆翰墨,“陆少!我敬您一杯,我刚刚才知道您来了,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陆翰墨站起身,拿起酒杯与李志军碰了一下,“李叔不要见外!我和李辉是朋友,无需客气的!”

    李志军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看着陆翰墨激动道:“陆少!您能来参加李辉的结婚典礼,我是真的感到太荣幸了!您知道吗?我一直在报纸上看到您的名字,您一直都是我的偶像,今天我终于见到偶像了,我真的是太激动了!不行!我们再喝三杯!”他发现自己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谁让陆翰墨一直都是他的偶像呢!

    “爸!你别激动。”李辉伸手拍了拍李志军的肩膀。要是知道他这么激动,他应该晚一些告诉他的。

    和陆翰墨喝了足足三杯,李志军才被李辉拉着回了座位,不过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心情有多么激动。

    门口走进来了几个人,李辉抬眼望去,只见来人都是杭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几人四处张望了一眼,将目光在陆翰墨的身上停留了几秒,脚步不停地走到了李志军父子的面前。

    “恭喜啊!李老哥,真是恭喜你了!”

    “李老哥!这么大的好事,怎么都不知会一声呢?不然兄弟我早就来凑这个热闹了。”

    “可不是,不介意我们来讨顿喜酒喝吧。”

    “一点小心意,可别推辞啊!”

    不断地有人从马家那边过来,送上彩礼,与李志军热络的打招呼。

    在那边听到,严厉明说陆家的陆翰墨在李家这边,他们怎么可能还坐得住?那可是陆家啊?有这个机会和陆家接触,他们怎么可能错过?没想到李家竟然能抱上,陆家这条巨大的大腿。看来以后,他们要跟李志军好好的打一下交道了。

    “各位能来是我的荣幸!大家都坐吧!”李志军招呼众人道。幸好他留了两桌以防万一。

    其实这些人,他之前都是邀请过,只是他们没将李家看在眼中,所以都去了马家。不过人往高处走的这个道理,他也是明白的,这次他是借了陆翰墨的势。不知道陆翰墨会不会生气?

    转目看向陆翰墨,见他神色如常,并没有露出不悦的神色,李志军心顿时放了下来,同时心中,也对陆翰墨充满了感激。因为他知道,李家会因为这次而变的不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