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九十九、巧遇
    “这是霉茶,这种茶里含有着黄酮,能排除人体有害酸汰和酮体,清除血液里的血垢、调节血脂、降低血压、软化血管效果显著。还能调节肾小管吸收、改善睡眠、频尿等。除此之外,还有着清热解毒、镇痛消肿、降脂降压、润喉止咳、调节提高人体免疫力的作用。在这种茶的产地,人们将这种茶称为土家神茶,神仙草等。”罗舒说道。

    “有这么多好处啊!那这种茶岂不是很贵?”吴彤再次喝了一口,感觉入口甘甜,还带着一股清幽的茶香。

    “茶的价格倒是不贵,就是很难买到。”罗舒道。现在还没有物流公司,很多地方的特产,就只有当地才有出售。

    “那这家菜馆有卖吗?”吴彤脸上有着一丝期待之色。要是有卖,她就多买些回去。她是当老师的,由于上课要大声说话的原因,咽喉常常会痛,既然这茶有润喉止痛的效果,正好适合她。

    “等一下我帮你问问吧,你们先点菜,我去厨房一趟。”罗舒站起身。

    正要转身去厨房,一道惊喜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罗舒!”

    罗舒转头望去,脸上扬起一抹笑意,“好巧!”这还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

    云韩大步走到罗舒的面前,惊喜着看着她,“我正好经过这家菜馆,就进来看看,没想到你也在。”他经过这家菜馆时,感觉到菜馆中有灵气溢出,有些好奇就走了进来。

    “这家菜馆是我的一个长辈开的,你怎么来市里了?”罗舒问道。

    “我和朋友约好了在市里见面。”云韩笑道。他今天早上收到那个朋友的通讯,于是他们两人就约在了这里。

    吴彤看到云韩的一瞬间,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云韩有着一张俊美绝伦的脸,挺直的鼻梁,斜飞的剑眉下,那双眸子如海般深邃迷人,让人不知不觉间,便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吴彤的心跳越跳越快,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这种就是心动的感觉吗?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一见钟情。

    “彤彤,他就是云韩,是不是很优秀?大姐没骗你吧。”看到云韩,吴媛激动地拉了拉身旁的吴彤。看来彤彤和云韩还是有缘分的,不然两人怎么会在这里相遇。

    被吴媛一拉,吴彤回过了神,不过她的目光,却不舍得从云韩的身上收回来。

    感觉到有人正看着自己,云韩转头望去,正好迎上了吴彤的视线,不由的皱了皱眉。她应该就是那个李嫂子的妹妹吧。

    看到云韩看向自己,吴彤的脸顿时一红,连忙羞涩的低下了头。一颗心更是剧烈的跳动着,连心跳的声音,似乎都能清晰可闻。

    “我先走了,我朋友还在等我呢。”云韩收回视线,看向罗舒道。就算没有朋友等他,他也是不会留在这里的。他才不想跟李嫂子的妹妹相亲。

    “好!”目送着云韩走出菜馆,罗舒转身走向了厨房。

    “这怎么走了呢?”吴媛诧异道,连忙站起身追了出去。她以为既然遇见了,云韩肯定会过来与她们一起吃饭。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走了,让她根本来不及反应。

    追出菜馆,吴媛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没有看到云韩,“这小子,怎么走那么快?”

    看着云韩消失的方向,吴彤心中满是失落。

    罗舒来到厨房,看到宁老爷子正在忙碌着,微微扬唇走了过去,“宁爷爷,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

    宁老爷子看向罗舒,手中的动作不停,“那天和你分开,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名强者。要不是你当时给我的那些符箓,我这次就回不来了。”

    罗舒皱起了眉,走上前,和往常一般帮起了忙,“那对方人呢?”她的动作依然利落,并没有因为肚子而受到什么影响。

    “受了伤逃跑了,我觉得他应该还会找来。”宁老爷子一脸坦然。生死有命,他早就已经看开了。

    罗舒停下洗菜的动作,手一动,拿出一叠最近新炼制的符箓,递到宁老爷子面前,“宁爷爷,这些符箓你先收着。”她是不让他有危险的。

    “好!”宁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也没和罗舒客气。

    与宁老爷子聊了一会儿,罗舒端着两盘刚刚炒好的菜走出厨房,来到自己的那一桌,将手中的菜放到桌上,“你们尝尝看,这是这家菜馆的招牌菜。”

    “好!”众人连忙拿起筷子尝了起来。

    罗舒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到坐在对面的吴彤,正一脸心不在焉的喝着茶,挑了挑眉,“吴彤,你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

    吴媛回过神,见众人都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我刚刚在想事情出神了。”她一直在想着,云韩走的那么快,是不是因为讨厌她。

    齐慧夹了一块虾饼,咬了一口,一脸满足,“要不是上次遇到那两个人,上次就能吃到这里的菜了。”

    吴媛赞同的点头,“就是,害我们白白错过了美味。”

    “怎么回事?”方静梅诧异的问道。

    “上次罗舒带我们来这里吃饭,正好人多没有位置。我们看到有一对男女快吃好了,就上前等着。谁知道他们吃好了不走,一直坐在那里聊天喝茶。我们跟他们理论了几句,就吵起来了,后来就没有吃成。”齐慧将当时的经过说了一遍。

    “遇到那种人也没有办法。”方静梅摇头道。

    “他们走的时候,还放话说要让我们好看,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来菜馆找过麻烦。”齐慧叹了一口气,将剩下的半块虾饼放进口中。

    孙小兰正好端菜上来,听到齐慧的话,说道:“来过一次,被我们打出去了。”对付那种人,跟他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该!”齐慧和吴媛同时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