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零二、讨教
    三名警察和在场的众人,都齐齐的看向了罗舒,不明白她要干什么。现在坏人既然已经抓住了,事情也就该到此结束了。

    罗舒看向那名中年警察,“我觉得这件事,最好还是在这里弄清楚。”目光转向那名被抓的年轻男人,“他为什么要在这里投放老鼠药,是个人恩怨?还是有人指使?万一以后再发生相同的情况,那中毒的那些人,是不是还能像这次一样,及时的得到救治呢?”

    “这件事我们回去一定会调查清楚的,一定会给受害者一个满意的交代的,你放心!”中年警察说道。其实他心里,对事情的结果并不是很有信心。如果真的是叶子他们做的,或许最后这件事会不了了之。毕竟叶子的大伯,有着很深的背景和强大的实力。就算是他们派出所的局长,也得给他面子。

    “如果我不放心呢?”罗舒柳眉微微上挑,看着中年警察的双眼中,带着让人心惊的凌厉之色。

    中年警察的心头,不由的一阵剧烈的跳动,脚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小步,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必须按照规定办事,在这里处理不符合规定。”

    “规定永远都是死的,不是吗?今天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你们休想离开这里。”罗舒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带着一抹凌厉的气势,让人无法生出反抗之意。

    “谁想离开,不妨试试。”一道低沉苍老,却威严十足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不知何时,一名老者已经站在了门口,他虽然已近古稀,身姿却笔挺如松柏,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让人心惊胆寒。

    特别是他那双锐利如刀般的苍目,似能看透人心一般,让人不敢与他对视。

    中年警察心中再次一惊!这名老者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叶子看向身旁的男友。他的体格魁梧,要对付那个瘦弱的老头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转过头,警告的看了一眼那名被抓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接收到叶子警告的目光,心中充满了深深的后悔。若不是他喜欢赌博,又怎么会欠叶子大伯那么多钱。没有欠下那么多钱,他又怎么会答应,来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可是现在他能将她供出来吗?当然不能!不然他的妻儿,父母,都会有生命危险。

    叶子的大伯,那可是一个完全不将法律看在眼中,视人命如草荐的人。若不是昨晚叶子正好跟她大伯说这件事,自己的双手,昨晚就已经被她大伯的人给砍下来了。所以这次替罪羔羊,他是当定了。

    中年警察犹豫片刻,上前对着宁老爷子拱了拱手,“讨教了!”现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硬闯出去,还有一条,就是当场查出这件事的主使。他好歹也学过多年的军体拳,想要闯出去,应该不会很难。

    &nb

    sp; 宁老爷子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站在原地等着中年警察攻上来。

    中年警察深吸了一口气,脚步一动,快速的向着宁老爷子发动了攻击。军体拳讲究的是,快!狠!准!专门攻击人体的弱点。

    面对中年警察的攻势,宁老爷子脚步没有移动分毫,只是缓慢的抬起一只手,在中年警察攻上来的时候,那只手犹如穿花蝴蝶,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穿过中年警察的进攻的双手,直接拍上了他的胸口。

    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却让中年警长“咚咚咚!”的连退了数步。

    中年警察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看着宁老爷子的眼中,有着一丝忌惮和震惊之色。只是一招,他就已经明白了,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距,这种差距有着天壤之别,是他无法逾越的。

    “还继续吗?”宁老爷子看着中年警察。

    中年警察神情沮丧的摇了摇头。明知不敌,还要负偶顽抗,那是愚蠢!

    宁老爷子看向罗舒,“接下来交给你了。”

    “宁爷爷放心!我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的。”罗舒勾唇,神情自信而又冷傲。

    转头扫向那名被控制的年轻男人,“说吧,是谁指使你的。”就算他不说,她也知道,不过她需要一个借口,对付对方的借口。

    接触到罗舒的视线,年轻男人浑身一寒,一股冰冷慢慢爬满了他的背脊,冷到了骨子里,让他忍不住打起了哆嗦,他想要脱口而出。脑中突然闪过了父母年迈的身影,和妻子抱着嗷嗷待哺的儿子,期盼的看着远方,期望着他回家的模样。

    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许久,他才缓缓开口道:“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要这么做的。”他坐牢没有关系,但是他不能让家人有生命危险。

    “你以为你这样,他们就会放过你,放过你的家人?别忘了他们可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罗舒嘲讽的笑道。现在她的情报网遍布了整个华夏,她想要知道什么,只需要发一个讯息出去,很快就能够得到,她想要知道的所有资料。

    面前的三个人,女子叫严曦叶,是西北省颇有势力的天狼帮帮主严彪的侄女。她的男朋友夏正,是一个小家族的子弟。夏家平时和天狼帮关系甚密,暗中有着不少生意来往。

    至于这只替罪羔羊,本来有着大好的前途,人也积极上进,只可惜一有钱,就交了一群狐朋狗友,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输的倾家荡产不说,昨天还差一点让严彪砍去了双手。

    年轻男子惊诧的看着罗舒。她怎么会知道他的想法,难道她会读心术不成?

    “我可以帮你保住你的家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罗舒勾起的唇瓣优美艳丽,话语如魅,似魔充满了诱惑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