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三十二、条件
    那一行修士在众人的面前停了下来,目光在在场的众人身上扫视了一圈,其中一名大乘巅峰修士沉声开口道:“我们是昆仑界十大宗门的长老,刚刚收到消息,这次进入遗迹的四人,已经从遗迹中出来。我们也不想为难你们,只要你们自己站出来,将这次在遗迹中得到的东西交出来,我们便放你们离开,否则…”

    大乘期巅峰修士故意停顿,看着在场的众人,嘴角缓缓地扬起一抹阴戾冷酷的笑容,“否则就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有些害怕,不过更多的是诧异。他们离开的遗迹的时候,进入遗迹的那四人可是还没有出来,就算他们已经从遗迹中出来,应该也不会这么快就来到这里。

    见众人没有动作,大乘期巅峰修士冷哼一声,目光冷冽的扫过众人,“你们以为躲着不出来,我就找不到你们了吗?”

    转头看向一旁同前来的修士,“我们搜!”之前给他们传讯息的那名修士已经不见了,不用想就知道,应该是被对方灭了口。现在通往外界的结界还没有开启,对方肯定还在这群修士中。只要查找他们身上的储物袋和储物戒,就一定可以找出那四名修士。除了储物袋和储物戒,对方又能将东西藏到哪里?

    听到大乘巅峰修士的话,在场的修士自然都是不愿意的。谁身上没有一点秘密,被对方搜查储物袋和储物戒,他们哪里还有秘密可言。而且这关系到他们的尊严。

    “我是不会给你搜的。”一名元婴中期修士,看着上前搜查的大乘期修士,坚定的拒绝道。他的储物戒里有着他的很多秘密,他是绝对不会让对方搜查的,就算对方实力比他强大也一样。

    “不搜也可以,那就去死吧!”大乘期修士没有和元婴中期修士废话,直接一掌拍向了元婴中期修士。不拿出一些强硬的手段,怎么能让这些修士害怕,让他们妥协。

    周围众修士看到这一幕,眼中皆都露出了震惊、恐惧之色。他们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是将自己的秘密摊开,二就是死。虽然两条路都不是他们愿意选择的,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做出选择。

    陆翰墨和罗千羽对视一眼。他们两人可以将东西收进空间,但是云韩和花梦冉怎么办?

    他们不是害怕这些修士,但是只要和对方打起来,那么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对方是昆仑界十大宗门的长老,若是杀了他们,将来就会麻烦不断。他们可以不在乎,但是他们的家人和朋友怎么办?

    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云韩和花梦冉,只见他们正皱着眉,看着向他们走去的那名大乘巅峰期修士。

    云韩握着的拳头紧了又紧,忍着想要与对方对战的冲动。他很清楚,与对方打起来会有什么后果。

    “把你们储物戒上的禁制打开。”大乘巅峰期修士看着云韩和花梦冉,语气强硬的命令道。这名男修的实力虽然与他一样,但是他的背后可是有着强大宗门的。

    云韩正要开口拒绝,耳边传来了陆翰墨的传音,“不用担心,你们戒指中重要的东西都已经收起来了。”

    陆翰墨刚刚收到罗舒的传音,她告诉他,龙境在那群修士赶来的时候,就已经将云韩他们戒指中,重要的东西都收起来了。

    云韩和花梦冉闻言一愣,心中满是震惊。陆翰墨是如何做到的?他们并不知道龙境的存在。

    “不愿意吗?”见云韩和花梦冉没有理会自己,大乘巅峰期修士脸色沉了下来。

    云韩看向对方,勾唇冷冷一笑,“你要检查也可以,不过若是没有,你必须要为这次的行为向我道歉,并赔偿我一百万上品灵石作为补偿。若是你同意,我便解开储物戒上的禁制,如若不然,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说话间,他已经释放出了身上的气势压向了对方,他的修为可是一点都不弱于对方的。他若是直接就打开禁制给对方看,反而会让对方多疑。况且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身为大乘巅峰期修士,尊严是不容侵犯的。他可以妥协,但是对方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大乘巅峰期修士皱了皱眉。他能明白云韩的意思,换成是他,他的尊严也同样不容人随意践踏。

    看向云韩手指上的储物戒,大乘巅峰期修士考虑着是否要答应云韩的要求。若是他不答应,就看不到对方戒指中的东西,很有可能就与遗迹中的东西失之交臂。

    若是他强行要看,一场对战肯定是免不了的。对方已经答应了他,是他自己不同意,那么最后就算他输了,门派也是不会替他讨回公道的。毕竟对方占着理,而且对方的实力这么高,很有可能也是哪个门派的长老。

    许久,大乘巅峰期修士点了点头,“我答应你的要求。”一百万上品灵石他并不看在眼中。能看一个大乘巅峰期修士,还是不算亏的。

    云韩扬唇一笑,打出一个手势,储物戒上的禁制立即就被解开了。

    大乘巅峰期修士见状,连忙扫出神识,进入云韩的储物戒中,没一会儿,他的脸上就露出了失望之色。

    “抱歉了!”大乘巅峰期修士收回神识,拿出一个储物袋递给云韩。想不到对方堂堂一名大乘巅峰期修士,竟然拥有的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这次真是亏大了!

    云韩接过装有灵石的储物袋丢进储物戒,重新打上了禁制,看向花梦冉,问她要了她的储物戒,玩味的看向大乘巅峰期修士,“我同伴的戒指要看吗?要求一样。”

    大乘巅峰期修士的表情,顿时像是吃了死苍蝇一般的难看,看了一眼花梦冉,“她只是分神修士,不配得到这些。”他同意云韩的要求,是因为云韩和他是同等级修为的修士。

    “现在戒指在我的手中,条件我已经开出来了,同不同意你自己考虑。你难道不想知道,我的东西有没有存放在我朋友的储物戒中吗?”云韩笑的像只狐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