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四十九、送别
    见罗舒一脸轻松的表情,不像是有心事的样子,张小玲也稍稍的放下了一些心。之前的那股寒意,应该只是自己的错觉吧?

    车子一路平安无事的驶回军区,除了之前的那次埋伏外,一路上没有再发生过什么事。

    罗舒关上车门,看向齐慧几人,“你们跟我回家去拿些菜吧,今晚会下大雪。”

    “不去了,我家里还有些余粮,应该不会有事的。”

    “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去拿,你们自己吃什么呀?”

    “好了,你不要担心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见拗不过大家,罗舒也只能作罢,与众人分开后,向着自己家走去。她们不要,那她就直接将菜送去她们家。

    回到家里,只见陆翰墨已经到家了,正在张罗着晚饭。

    走上前,将头靠在陆翰墨的肩膀上,对着他甜甜的一笑,“我中午吃的太多了,都吃不了,看来要浪费你的一番心意了。”

    “没事。”陆翰墨不在意的摇头。只要她高兴,他就高兴。

    “我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罗舒伸手环住陆翰墨的腰,由于中间隔着她的肚子,她并不能完全的抱住陆翰墨。虽然鼓山军区和京城军区,她也都去过,不过由于没有住过军属区,所以并没有那种感觉。

    陆翰墨停下手中的动作,宠溺的揉了揉罗舒的头发,“想这里了,我们就回来看看。”这种事他已经经历过好几次了,早就已经习惯了。

    “嗯!”罗舒如一只慵懒的小猫一般,将脑袋在陆翰墨的身上蹭了蹭。

    陆翰墨宠溺的一笑,关上煤气,一把抱起罗舒向着厨房外走去,“今天那两个小家伙没闹腾你吧?”

    罗舒摇头笑了笑,“都很乖。”

    陆翰墨将罗舒放在沙发上,低下头将自己的脑袋靠在她隆起的肚子上,神情温柔的开口道:“妈妈说你们今天都很乖,等一下爸爸就奖励你们。”

    像是在回应陆翰墨的话一般,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翻腾了起来。

    “真调皮!”陆翰墨释放出神识,用神识跟宝宝们嬉戏。因为有着足够的灵气滋养,两个宝宝虽然才五个多月,不过修为却已经是炼气期了,相信到他们出生的时候,达到筑基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感受到父亲的神识,两个宝宝更加欢腾了起来。

    “哎呦!”罗舒轻喊了一声。

    吓得陆翰墨连忙收回神识,焦急的看向罗舒,“舒儿,你怎么了?”

    罗舒伸手环住陆翰墨的脖颈,闪着狡黠光芒的双眸微笑着凝视着他,“我吃醋了怎么办?”她自然是开玩笑的。

    陆翰墨笑着亲了一下罗舒的红唇,“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宝贝,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你。”

    “我爱听,你再说。”罗舒凝视着陆翰墨,娇媚的脸上有着一抹幸福的笑容。

    陆翰墨低下头,凑近罗舒的耳朵,张开唇轻柔的含住她如白贝般的耳垂,“我爱你!永生永世只爱你一个。”

    罗舒感觉浑身一阵酥麻,动情的在陆翰墨的身上蹭了蹭,娇喘道:“我也爱你!”

    陆翰墨的呼吸,一瞬间变得粗重了起来,他用力的吻了罗舒几下,伸手抱起她向着房中走去。沙发太小,他怕会搁到她。

    房中很快的就响起了激情的交响曲,久久没有平息…。

    虽然很想让时间过得慢一些,不过离开的那一天,终究还是到来了。

    罗舒和陆翰墨打开院门,顿时被外面的情景给吓了一跳。

    外面的空地上,站满了军嫂。她们都是知道罗舒今天要走,自发过来送罗舒的。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遇。

    “罗舒,你有空要多回来,我们会想你的。”

    “你生了孩子,可要带回来给我们看。”

    “你们夫妻长得这么好看,孩子一定很好看的。”

    “到了江城打个电话回来,让我们知道一下。”这一刻,不管是以前和罗舒有矛盾,还是没矛盾的,所有的一切都随着罗舒的这一次离开,而烟消云散。

    一句句,一声声,让罗舒的心顿时有些酸,她看向在场的众人,“我一定会带着宝宝们回来看你们的。”

    “我们等着你回来。”众人齐声道,很多人都在偷偷的抹着眼泪。以前没觉得,这一刻分别才知道,不知不觉中,感情已经那么深了。

    将罗舒和陆翰墨送出军属院,还没走到军区门口,罗舒和陆翰墨就再次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到了。

    无数军人整齐划一的站在那里,看到罗舒和陆翰墨,他们齐齐的对着两人敬了一礼。

    宋解放走上前,伸手拍了拍陆翰墨的肩膀,“一路走好!”

    “好!”陆翰墨微微颔首,心中在这一刻,也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

    “走吧,不然就赶不及去江城的火车了。”宋解放笑道,看着陆翰墨和罗舒的眼中也是充满了不舍。

    陆翰墨站直身体对着宋解放敬了一个军礼,又对着在场的军人们敬了一礼。

    拉着罗舒,抬步向着停在那里,等着送他们去火车站的汽车走去。舒儿想要常温一下,他们一起坐火车的情景,所以这次去江城就选择了火车。

    “把心留在了这里,把爱留在了这里,一个背包怎装得下,战友的情谊,青春留在了这里,热血留在了这里。声声珍重,包含着万般的思绪。相聚时五湖四海,分手时南北东西。送一句一路顺风,道一声万事如意。啊……啊……何时何地才能相聚…”

    陆翰墨和罗舒的身后,传来了整齐,嘹亮的送别军歌,让两人的心同时一震,一股无法言语的情绪涌上了心头,让他们的眼眶,在这一刻变得湿润了起来。

    陆翰墨紧了紧自己握着拳的手,步伐没有停歇的向着等在那里的汽车走去。原以为他已经经历过了那么多次,早已经习惯了分别,可是这一刻,他的心还是有种莫名的酸涩感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