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五十、雇佣兵
    火车站人群熙熙攘攘,无数人从其他地方来到这里,又有无数人从这里离开,去向远方。

    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情景,罗舒再一次想起了,她和翰墨坐火车的一幕幕。那些仿佛都在昨天一般。

    “到了那里,一定要打电话回来告诉我们一声。”吴媛握着罗舒的手,不舍的叮嘱道。她们之前就已经先坐车来了火车站。罗舒要离开,她们怎么能不过来相送呢。

    罗舒点了点头,强压抑住心头的酸涩感觉,“我到了,就打电话回来。”

    “好!”吴媛点了点头,放开罗舒的手,背过身去。从她抬手的动作,可以看出她正在抹着眼泪。

    “你一定要多回来看看,不然工厂要是垮了,我可不负责。”张小玲故作轻松的笑道,眼中含着的盈盈泪光,却出卖了她心中的情绪。当初她和罗舒就是在火车上相识的,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她们就又要面对分离了。

    “你做的那么好,我一点都不担心。”罗舒扯出一抹笑容,看着张小玲。张小玲在管理方面很有经验,眼光也看的远,工厂在她的手中只会越来越好。再说她很早以前就有说过,她不会插手工厂的事。

    张小玲用力的吸了吸鼻子,“你就那么放心我,真垮了可别后悔。”

    “我对你有信心。”罗舒伸手从自己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叠文件递给张小玲,“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在情况允许的条件下,可以尝试一下。”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张小玲接过文件,保证道。

    “愿你可以早日实现梦想。”罗舒微笑着鼓励道。

    “都是你不好,害我的眼泪都掉出来了。”张小玲没好气的睨了罗舒一眼,走到一旁,将位置交给了齐慧和方静梅。

    “罗舒,你保重!”齐慧简洁明了的说道。她不敢多说,怕自己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一次落下来。

    “我们等着你,带着宝宝回来看我们。”方静梅哽咽着说道。她这个人平时看起来厉害,到关键的时候好不如其他人呢。

    火车站的广播里,传来了火车即将开启的提示声。

    罗舒看向众人,对着她们微微一笑,“我们走了,再见!”

    说完,她便转过身,拉着陆翰墨的手,与他走入了身后的车厢里。

    火车缓缓启动,奔向了下一个新的站口,以及下一个新的未来。

    罗舒和陆翰墨这次坐的依然是软卧。从西北到江城,差不多也要三四天的时间。

    将床铺收拾了一下,陆翰墨伸手抱起罗舒,将她放在上铺。两人买的都是上铺票。

    “好大的力气啊!你是军人吧!”一道软糯的声音传来,一名身穿红色羽绒服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陆翰墨连看都没有看对方一眼,直接单手一撑,轻松的跃上了自己的床铺。

    “好俊的身手啊!”年轻女子看着陆翰墨,眼中满是崇拜之色。

    见陆翰墨没有回应自己的意思,她讪讪的一笑,走到自己床铺将自己手里的行李,都一股脑的扔到床铺上。

    然后,人也跟着躺在了床铺上,她伸了个懒腰,“好累啊!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不一会儿,房间里就响起了她轻轻地鼾声。

    火车快速的行驶着,再一次停在新的站口时,一名黑衣男子走进了罗舒他们所在的车厢。

    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孤寂的气息,目不斜视的走到自己的床铺坐下,收拾起了自己的行李。仿佛整个房间,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存在一般。

    “你好!”年轻女子微笑着与对方打招呼道。

    对方连眼都没有抬一下,只是低着头整理着自己的行李。

    年轻女子无趣的撇了撇嘴。自己这是什么运气啊?怎么碰到一屋子的怪胎。

    气氛在沉默中度过,偶尔陆翰墨和罗舒会说上几句话。

    那名黑衣男子自从进来,收拾完自己的行李后,就一直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就连中间吃饭的时间,他都没有动弹一下。若不是他微微上下起伏的身体,会以为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陆翰墨从床上跃下,走到罗舒的床边,“我去打份饭过来。”

    “我和你一起去。”罗舒说道。她已经在床上躺了好久了,也该出去活动活动了。

    “好!”陆翰墨伸出手,一把将罗舒从床上抱了下来。

    然后两人手拉着手,在年轻女子羡慕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真有男人味,要是我也能找到一个这样的男人就好了。”年轻女子羡慕道。

    “你没有那样的机会。”黑衣男子突然开口。

    年轻女子被吓了一跳,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你还会开口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黑衣男子冰冷的目光扫向年轻女子,“你以为我们这次的任务,会很顺利吗?”他们雇佣兵,是有人出钱让他们来暗杀罗舒和陆翰墨的。可是据他观察,罗舒和陆翰墨的实力并不比他们弱。不!应该说他们很强大,这也让他对这次的任务很没有信心。

    “怎么?害怕了?想不到国际上,赫赫有名的无影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年轻女子嘲讽的笑道,此时她脸上的表情,不再是之前那般天真可爱,而是带着一丝狠辣之色,特别是那双透着森冷目光的眼睛,让人看一眼就会忍不住颤抖。

    黑衣男子冷笑一声,“黑蜘蛛,那你怎么就不动手呢?”

    黑蜘蛛风种万情的撩了一下发丝,在她撩发丝的时候,一只黑色的蜘蛛从她的羽绒服袖口中钻了出来,“谁说我没有动手的?”

    她摊开手,那只黑蜘蛛立即爬到了她的手心,她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那只蜘蛛的身上轻抚着,“小黑可是已经在两人的身上咬过了,等他们下了火车,他们身体里的毒就会发作。”

    黑衣男子勾唇冷笑,“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如果你能杀了他们,这次的奖金我一分不要。”他有种强烈的直觉,罗舒和陆翰墨绝对不会这么大意的就中毒的。

    ------题外话------

    亲们!还有一章要等一下再发了,紫雨这两天感冒发烧,等睡一会儿在写。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