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六十一、后果
    白母一听,心中急了,连忙看向卓荦荦,“荦荦,快跟陆少道歉,这件事本来就是你的错。”弟弟的脾气,她这个做姐姐的是最了解的。

    “我不!是他先用脚碰我,我才想着要去碰他的,错也是他的错。”卓荦荦看向陆翰墨,眼中充满了浓浓的不甘之色。

    “你!你给我滚出去!”白庭古忍无可忍的怒吼道。陆翰墨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

    从陆翰墨参军开始,喜欢他的女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陆翰墨从来没有对哪一名女子和颜悦色过。一般女子走到他身旁三步远的地方,就会被他身上散发出的冷冽气势给吓退。

    陆翰墨从来不会跟任何女子多说一句话,就算是秦月那么优秀的女子,对他情有独钟,他也从来只将当她是空气。若是说陆翰墨会去撩拨自己外甥女,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的。

    罗舒看向卓荦荦,脸上满是嘲讽之色,“你说的是翰墨先碰你的?”

    “本来就是!他敢做,就不敢认吗?”卓荦荦冷笑着看着陆翰墨。她现在已经豁出了!

    “坐在一起,彼此碰到对方的脚是很正常的事,不过若是说翰墨碰到你的脚,那是绝对的不可能的,原因你可以问军长。”罗舒看向白庭古。

    白庭古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缓开口道:“军人不管是吃饭、睡觉、站姿、坐姿,都有着严格的标准。正所谓站如松,坐如钟,军人的坐下吃饭,双腿和身体是呈九十度直角的,不会躺腿,更不会双腿乱动。”他这么多年,也一直都这样的。

    “那刚刚碰我的不是他,又会是谁?坐在我对面的人可是他,”卓荦荦不屑的冷笑。

    “那应该是我的脚。”白栩栩不好意思的开口道。这些年她在外面随性惯了,坐的的时候,都是怎么舒服怎么坐。现在在家里,她自然不能表现的太随性,不过双腿还是可以放松一下的。

    她刚刚的确是和谁的脚碰了一下,不过正如罗舒所说,大家坐在一起,脚和脚碰在一起是很正常的,所以她当时并没有多在意。却没有到让荦荦误会是陆翰墨在撩她。当然,若不是荦荦自己心思不纯,她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这么年不见,荦荦果然变了很多。

    “栩栩,你怎么能帮着别人说话呢。”卓荦荦愤怒的看着白栩栩。

    “带她出去!我以后不想看到她。”白庭古看向卓母沉声道。好好的一顿饭,全被她给搅和了。他现在也不指望她道歉了,只想让她快一些离开。等她离开了,他会亲自向陆翰墨道歉。

    卓母叹了一口气,伸手拉了拉卓荦荦,“荦荦,我们回去吧。”

    “我不!我今天非要将话说清楚。”卓荦荦固执道。

    “说什么说,事情不是很清楚了吗?!”白庭古拍桌怒道。

    “我要他给我道谦。”卓荦荦指着陆翰墨道。陆翰墨在大庭广众下不给她面子,难道不应该给她道歉吗?

    “哈哈哈…”罗舒突然大笑了起来,“你脑回路不正常吧,我建议你去看一下医生。”

    “你才不正常!”卓荦荦狠狠地瞪向罗舒。她真搞不懂陆翰墨是什么眼光,竟然会选择她。

    卓荦荦话音刚落,她的嘴唇就被飞过来的一根筷子给穿透了,顿时鲜血顺着那根筷子急流而下。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他们没想到陆翰墨会动手,而且还如此不留情面。

    卓荦荦的脸色痛苦至极,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恐惧和惊慌之色。此时她只有一个念头,她被毁容了,以后她该怎么办?

    “若不是看在军长的面上,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陆翰墨冷声道,看着卓荦荦的锐利双眼中寒芒刺骨。

    卓母害怕缩了缩身子,不过为了女儿还是豁了出去,看向陆翰墨,“你…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她是一个女孩子,以后她这样,让她怎么办?”

    陆翰墨没有理会卓母,看向白庭古道:“军长,我们就先告辞了,这件事我希望到此为止。”若是卓家和白家还有什么后续动作,惹到了他和舒儿,那就不要怪他手下不留情了。到时他可是谁的面子,都不会给的。

    说完,他站起身,拉着罗舒的手走了出去。

    卓母没有想到陆翰墨连弟弟的面子都不给,不过想到陆翰墨的背脊,她顿时没了脾气。她能怎么做?去用卓家对抗陆家,还是让白家去对抗陆家?不管是哪一个家族,还是两个家族在一起,跟陆家对抗都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大姑,我们先送荦荦去医院,别的事以后再说。”白栩栩焦急又害怕的看着卓荦荦。此时她的心中充满了震撼,陆翰墨到底是怎么将筷子插进去的?

    “对!快送荦荦去医院。”看到卓荦荦嘴上的筷子,卓母双腿顿时有些发软,焦急而又心慌的说道。她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治好女儿,绝对不能让她出事。

    白庭古点了点头,立即叫来内务兵将卓荦荦送去医院。他虽然对荦荦失望,但是她毕竟是他的外甥女,他也不希望她出事,更不希望她下半辈子就此毁了。

    一行人,急急忙忙的将卓荦荦送到了军区医院。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手术后,卓荦荦唇上的筷子终于被取了下来。

    看到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众人连忙围了上去。

    “医生,情况怎么样了?”

    “那伤能好吗?”

    医生遗憾的摇了摇头,“人已经没事了,但是那伤可能会留一辈子。”

    卓母闻言,双腿一软,差一点摔倒在地上。

    白栩栩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

    卓母一脸悲伤的摇了摇头,看向医生,“真的治不好了吗?她可是女孩子啊!要是治不好她以后怎么办?”女儿这样以后还这么嫁人?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罗神医出手,她或许可以治好这个伤。”医生说道。

    “谁是罗神医?”卓母焦急问道。

    “陆旅长的妻子,她的医术在医学界可是公认的。”如果说陆翰墨是军界的战神,那罗舒就是医学界的神话。

    卓母原本闪着一丝希望的双眼,顿时变得黯然。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2p求收)

    深度诱婚:萌妻不上钩 by神非羽

    重生前,她只是云城上千万人口中不起眼的存在。

    重生后,她依旧是不起眼的存在,但是虏获了一个非常亮眼的男人,这个男人,有钱有权有料,爱玩深沉,还比自己大了十一岁。

    宋悠然说:“金钱权欲下的感情,终究一场浮华,可以玩,但是不能动真,动真你就输了。”

    男人说:“没关系,我就站在浮华背后等你,你什么时候玩够了,就什么时候回来,咱们有一生的时间,慢慢耗。”

    殷越泽,殷氏现任掌权人,传言中他天性凉薄,难得情深,因此他的身影只会出现在财经版,永远那么高不可攀。

    宋悠然表示传言都是胡扯,她眼中的殷先生天性火热,情深似海,不用攀自己就能压上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