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六十五、毁容
    白栩栩没想到卓荦荦会用保温瓶砸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保温瓶砸了个正着。因为保温瓶是卓荦荦是用足了力气砸的,又加上她故意往白栩栩脸上砸,所以白栩栩被砸中的地方正好就是脸部。

    这一重击,将白栩栩砸的一阵天旋地转。

    同时,白栩栩清晰的听到了“咔嚓!”一声,鼻骨断裂的声音响起,心中立即升起了一种愤怒和绝望。她的鼻梁断了,她也毁容了。

    “啊!”白栩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鲜血从她断了鼻骨的鼻腔中喷涌而出。

    “荦荦!”一声不敢置信。

    “栩栩!”一声焦急万分。

    “哈哈哈哈…”卓荦荦大声的狂笑着。终于丑八怪不只是她一个人了。

    “栩栩,你怎么样?!”白母尖叫着冲上前,查看白栩栩的情况。

    “我…我鼻骨断了…”白栩栩绝望的哭了起来。她完了,她这一辈子完了!

    卓母回过神,看着狂笑的卓荦荦,在心中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快步向着外面跑去。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医生过来了。希望还有医治的可能。不然白家,她肯定也是很难交代的。

    医生很快就来到了病房,留下一名医生处理卓荦荦的伤口,其他的医生,则快速的将白栩栩送进手术室。

    白庭古正因为昨天的事,跟陆翰墨道歉,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白庭古伸手拿起电话,“我是白庭古!”这部是内线电话,知道这电话号码的,除了上级领导,就是他的家人。

    “老白,不好了,栩栩她被砸伤了,医生说是粉碎性骨裂,以后就算恢复了也很难矫正,栩栩她毁容了。”电话里传来白母断断续续的话语及哭声。

    白庭古一惊!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被荦荦砸的…你快过来…”白母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白庭古放下电话,也顾不得穿外套了,站起身就向着外面走去,似突然想到了陆翰墨还在,停住脚步对陆翰墨道:“翰墨,如果栩栩她真的被毁了容,我希望你可以让罗舒帮忙。”

    “我跟你一起去。”陆翰墨点了一下头道。如果要医治的人是卓荦荦,他和舒儿都是不会答应的,白栩栩的话,那自然没什么问题。

    白庭古和陆翰墨很快就来到了军区医院,此时白栩栩已经出了手术室,被安排进了病房。

    看到白庭古走进病房,白母立即走了过来,哭着道:“栩栩她刚刚睡着,知道自己的情况后,情绪很不稳定。”

    白庭古点了点头,走到病床前,看着病床上的白栩栩。

    此时的白栩栩,正紧闭着眼睛,她整张脸青肿一片,鼻子上被打上石膏,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看到这样的白栩栩,白庭古心中满是心疼,他吸了吸微酸的鼻子,看向一旁的白母,“我去医生那里问一下情况。”

    “好!”白母擦着眼泪点了点头。她现在真的恨死卓荦荦,她毁容,那是她咎由自取,凭什么要拉上栩栩,栩栩对她那么好,一大早特意起来给她熬鸡汤,可是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她现在唯一庆幸的是,栩栩没有被保温瓶里,那滚烫的鸡汤给溅到,不然现在的情况就危急了。

    陆翰墨用神识扫了一下白栩栩的情况,心中已经了然,收回视线跟着白庭古出了病房。

    “军长,我先回去了,需要帮忙,就我打我电话。”陆翰墨道。

    “好!”白庭古点了点头。有陆翰墨这句话,他就放心了。

    陆翰墨回到办公室,就给罗舒打去了电话。

    罗舒正在和朱慧珍通讯,听到电话铃响,“妈,我有电话进来了,等明天再跟你聊。”

    “好!你去接电话吧。”朱慧珍说完,切断了通讯符。

    罗舒走上前拿起电话,还没说话,里面就传来了陆翰墨特有的磁性嗓音,“舒儿,在干什么呢?有没有想我?宝宝们乖不乖?”

    罗舒扬起笑容,“在和妈聊天,宝宝们很乖。”她故意忽略了第二个问题。

    陆翰墨无奈的一笑,“你还没有说,有没有想我呢。”这个坏丫头一定是故意的。

    “好像有想吧。”罗舒狡黠的笑道。

    “你不想我没关系,我想你就可以了,等我回去,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了。”陆翰墨勾唇道。

    “我才懒得理你的!”罗舒娇嗔道。这些日子他们每天都会双修,双修不仅可以提高他们自身的实力,对宝宝们的好处也是大大的,所以两人都是乐此不疲。

    “我理你就够了。”陆翰墨笑道。他现在真想在她的身边,抱着她,亲亲她。

    “你真的越来越坏了!”罗舒笑骂道。不过她喜欢这样的他,也只有她有这样的好运,能够见到他的这一面。

    陆翰墨哈哈一笑,想到白栩栩的事,说道:“舒儿,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一下。”

    “嗯!”罗舒点头应道。

    “军长的女儿被卓荦荦砸裂了鼻骨,军长希望你可以出手帮忙。”陆翰墨道。

    罗舒诧异的挑了挑眉,“怎么回事啊?”她对那个白栩栩的印象还算不错。

    “具体我也不清楚,只是说白栩栩早上去看卓荦荦,卓荦荦突然就拿起保温瓶砸了白栩栩。”他也只是听了个大概。

    “好的,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罗舒道。

    和陆翰墨又说了会儿话,罗舒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两天前,父亲带上母亲和两个宝宝,跟着云韩,带着一批实力在金丹期以上的家族子弟去了兰星。有云韩在,她心里自然是不担心的,况且兰星还有着逍遥。

    白庭古走出院长办公室,向着病房走去。他刚刚跟院长谈了栩栩的情况,院长很明确的告诉他,恢复的希望很渺茫。

    “庭古,对不起!”一道愧疚的声音响起。

    白庭古转头望去,只见卓母正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看着他。此时,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浓浓的愧疚之色。

    白庭古看着卓母,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是他的姐姐,而且错的人本来就不是她,他能将错误归到她的身上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