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六十六、能治好
    “庭古,对不起!是我没教好荦荦,对不起!”卓母脸上充满了愧疚和自责之色。在得知栩栩的鼻子,以后很难恢复后,她知道她以后也无颜再面对这个弟弟了。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女儿会这么的极端。可是再如何,她毕竟还是她的女儿。别人可以不管她,可以和她断绝关系,可是她不能。对方是她的女儿,是她一手拉大的女儿。

    白庭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什么都别说了,我已经安排将荦荦转院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认她这个外甥女了。”对方这样伤害他的女儿,他是绝对不会原谅的,他没有那么伟大。

    “庭古!”卓母悲伤的看着白庭古。她虽然已经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面对时,她还是无法承受。

    白庭古深深地看了卓母一眼,抬步向着病房走去。

    卓母无力的坐倒在地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白庭古听到身后的哭泣声,脚步顿了顿,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推开病房门,只见病床上的白栩栩已经醒了,正和白母说着话。

    看到白庭古,两人同时看向了他。

    “爸!我还能好吗?”白栩栩期待的看着白庭古。母亲刚刚告诉她,医生说,等她拆了石膏就会好。可是她在母亲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心虚之色。她知道母亲是在骗她,可是她还是抱有着一丝希望,想从父亲的口中得到答案。

    她知道自己这是在自欺欺人,但是哪怕知道,她也想多欺骗自己一会儿。告诉自己父母没有骗她,她还有着希望!

    “我已经跟翰墨说好了,罗舒会过来帮你治疗。”白庭古说道。罗舒是神医,她连将死之人,都能治好,应该能治好女儿吧?

    “真的!”白母惊喜道。她听丈夫不止一次的说过罗舒的医术,若是那些都是真的,那栩栩或许真的会有希望。

    “罗舒她真的能治好我吗?”白栩栩期待的问道。她听父亲说过罗舒的医术,昨天医生也说,卓荦荦想要治好,只有罗舒可以做到。连医生都那么推崇罗舒,应该可以吧!

    “可以!”白庭古肯定的回答道。其实他也不确定,但是他现在必须给栩栩信心。

    “好!”白栩栩用力的点了下头,脸上绽放出痛并快乐的笑容。虽然笑容没有那么好看,但是却能够让人感觉到她此时的快乐。

    白庭古和白母对视一眼。希望罗舒不要让他们失望!

    整个下午,白栩栩都保持着好心情。心中既期待着罗舒能够早点到来,又希望罗舒不要那么早来。因为罗舒不来,她的心中还有着一丝希望。如果罗舒来了,连她也说治不好的话,那她就真的等于被判了死刑了。

    就这样怀着矛盾的心情,白栩栩终于等来了罗舒和陆翰墨。

    看到罗舒和陆翰墨走进病房,病房中的几人都站起了身。他们都是白家人,是接到了消息,特意赶来看了白栩栩的。

    从白庭古夫妇的口中得知,陆翰墨夫妻要来,白家众人都很期待。白家在江州也算是老牌家族了,但是若是要跟陆家比起来,那就是手指和大腿的区别,根本无法相比。

    “你们来了!”白庭古笑着看向两人。

    “嗯!”罗舒和陆翰墨微笑着点了点头。

    “陆少!陆夫人!你们好!我是庭古的大哥白庭孝,很高兴见到两位。”

    “我是白庭军,见到两位很荣幸!”众人一一跟罗舒和陆翰墨打招呼道。

    罗舒和陆翰墨也一一点头回应。

    与众人寒暄一番后,罗舒来到白栩栩的面前,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后,开口道:“可以治好,不过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明天早上再进行治疗。”若她不是修真者,想要完全治好白栩栩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白栩栩的整个鼻骨是粉碎性断裂,想要完全恢复到从前的样子,根本不可能。

    但是现在,她可以用神识帮白栩栩把碎裂的鼻骨重新整合在一起,再配以稀释过的灵泉水进行修复,最多半个小时就能恢复。

    不过这样的治疗速度,在众人的眼中那就不是医术,而是法术了。所以治疗完毕后,她还是会打上石膏的。

    听到罗舒说可以治好的时候,白栩栩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那一刻跳停了。但是听到罗舒说不过的时候,她的心又急速的跳动了起来,还好罗舒最后没有说出让她失望的话来。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哪怕只有一天的希望,她也多了一天的期待。

    “我…我真的还能跟以前一样?”白栩栩期待的看着罗舒。她现在是她唯一的一丝希望,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是的。”罗舒肯定的笑道。其实她今天也能治疗,只是她今天是空手来的,若是突然拿出一些东西来,岂不是自找麻烦吗?

    “爸!妈!你们听到了吗?我还能恢复,和以前一样。”白栩栩流着泪,激动地看向自己的父母。现在她真的好开心,罗舒给她的,不是模棱两可的答案,而是肯定的答案。她怎么不开心,激动呢?

    “听到了!”白母激动地点了点头。只要栩栩还能恢复到从前的样子,要她折寿十年她也愿意。

    “罗舒,拜托你了!”白庭古感激的看着罗舒。有罗舒这句话,他就可以放心了。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军长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谢谢!”白庭古郑重的感谢道。

    “原来你就是华夏第一神医罗神医,真没想到您这么年轻,今天见到您真是太荣幸了!”白庭孝一脸惊喜的笑道。白家世代都是做药材生意的,所以他听说罗舒的一些事,不过真的没有想到,罗舒竟然是这么年轻。

    “您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罗舒浅浅一笑,转头看向白庭古道,“军长,我和翰墨还有些事,就先走了。等明天早上我再过来。”她实在不喜欢被人恭维的感觉。

    白庭古笑着点了点头,“我送你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