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八十七、终相见
    等到火车停稳,车厢门打开,彦战大步走出了车厢。

    看着带着一丝熟悉,又有些陌生火车站,他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我终于回来了!

    林菏莲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身影,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三年多的时间,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期盼、思念、希望、失望…她终于等到他回来了,他终于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虽然他变了很多,瘦了很多,但是只要是他就好,只要他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就好!

    “彦战…”林菏莲开口,声音有些沙哑。自己是在做梦吗?他真的回来了吗?

    彦战感觉到有人看自己,抬目看了过去,看到林菏莲的一瞬间,他愣住了!连手中的行李落地,他都没有察觉,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今天回来?

    “小莲…”他大步向着林菏莲跑了过去。如果是梦,他希望可以长一些。

    “彦战!”林菏莲也哭着扑向了彦战。只要他回来,比什么都好!

    两人终于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谁也没有说话,只是流着泪,默默地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他是爸爸吗?”彦骋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和林菏莲抱在一起的彦战。爸爸在他的记忆里已经变得模糊,不过他依稀记得爸爸很高,很强壮。

    “是的,他是你爸爸。”罗舒微笑着点头。

    彦骋闻言,漆黑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小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太好了!爸爸回来了!我和妈妈以后,再也不会受别人欺负了,爸爸!”他开心地大喊着,向着彦战冲了过去。

    彦战听到喊声,转过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向着自己冲来,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地神情,“他是小骋吗?”他离开的时候,小骋还只有那么小一点点,现在都已经长这么大了。自己这些年错过了很多,他希望以后能够有机会,一直陪伴在他们母子的身边,能够有机会,弥补他这些年来对他们母子的亏欠。

    “小莲,对不起!”彦战愧疚的看着林菏莲。这些年他亏欠了她太多太多,他没有如当初承诺的那般给她幸福,反而让她为他担心,为他害怕,为他受苦,为他受尽委屈。这些年,她独自一个人带孩子,其中艰辛,他又怎么会不明白。

    “不要说对不起,你回来了,比什么都好。”林菏莲哽咽着,看着彦战舍不得移开视线。她当初嫁给他时,她就知道,当一名军嫂要面对的是什么。所以她要的,只是他每次都能够平平安安的去,平平安安回来就足够了。他们母子会等着他,一直等着他。不管别人说什么,说的有多难听,她的心里一直都坚信,他不是那样的人,自己不会看错人。

    “爸爸!”彦骋跑到彦战的面前,希冀的打量着他。他就是自己的爸爸,自己心中的偶像。

    彦战放开林菏莲,弯下腰一把抱起彦骋,开心地笑道:“长大了,爸爸都抱不动了。”他们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

    “爸爸,我和妈妈都好想你,以后你不要再离开我们了好不好?”彦骋抱着彦战的脖颈,看着彦战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之色。他好希望自己也能军属院里的那些孩子一般,可以常常见到自己的爸爸。

    彦战用力的点了点头,“好!爸爸以后不离开你们。”只有他心里明白,只要自己一天是军人,他对他们母子的承诺,就没有实现的一天。

    “爸爸,我现在在跟叔叔学本事,以后我也会和你一样成为一名军人的。”彦骋小脸上带着一抹骄傲的神色。

    “你以后也想成为一名军人?”彦战诧异道。

    彦骋用力的点了点头,“是的,我要和爸爸一样,成为一名好军人,保护好妈妈,不再让妈妈受苦,不再让妈妈和我被别人欺负。”在他的心中,军人是最强大的,成为军人就可以保护家人,就可以不再被人欺负,不再被人按在地上打,被人侮辱。

    彦战闻言,心似被刀子刺了一刀般痛的无以复加,他的心中充满浓浓的愧疚和心痛,强忍住夺眶而出眼泪,看着彦骋保证道:“爸爸以后一定会保护好你和妈妈的,不再让你们受苦,受人欺负了。”他们这是吃了多少的苦,才会让一个孩子,一心只想要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好!那我们一起保护好妈妈。”彦骋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彦战伸手握着林菏莲的手,愧疚而又心疼的注视着她,“小莲,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林菏莲笑着流着眼睛,“不苦!”他回来了,她所有的苦,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了?”彦战想到这个问题,便问道。

    “是陆旅长他们说要来接个朋友,让我和小骋一起来,我真的没想到,他们所说的朋友就是你。”林菏莲感激地看向不远处的罗舒和陆翰墨。这真的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彦战也顺着林菏莲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陆翰墨,他微微一愣。似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脑中闪过,可是他根本来不及抓住。

    “我们过去。”彦战抱着彦骋,拉着林菏莲向着陆翰墨和罗舒走去。

    “等一下!”林菏莲弯腰捡起地上的行李,拉着彦战的手,与他一起向着罗舒和陆翰墨走去。现在她还有种如在梦中一般的感觉。

    来到罗舒和陆翰墨面前,林菏莲感激地看着罗舒,“罗舒,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罗舒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客气。”这一辈子,彦骋的命运也会因此而改变吧。

    林菏莲看向彦战,“彦战,这是陆旅长,还有他的妻子罗舒。”

    “首长好!”彦战站直身体,对着陆翰墨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总觉得陆翰墨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他可以确定他们并没有见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