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九十五、自食恶果
    卓荦荦的神情,在下一刻变成了惊恐,因为面前的罗舒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快速的躲闪了开来,而她自己却因为惯性冲向了前面,直直的撞向了前方的一堆垃圾。那堆垃圾中,不仅有着钉子,还有一堆碎了的玻璃渣。

    原本那是一只柜台,前两天搬进来的时候,不小心被撞碎了。商场本来是要处理掉的,这两天因为过年的关系,商场里人太多,所以就暂时堆在了一旁的角落里。这里靠近员工工作室,一般没什么人会来。

    卓荦荦想要刹住脚步,可是背后却好像有人在推她一般,将她直直的推进了那堆垃圾中。

    “砰!”撞击声伴随一声惨叫传来。

    正在不远处买年货的众人,都被一声巨响吓了一跳,纷纷转头望来,看到趴在垃圾堆里,满身是玻璃碎片的卓荦荦,众人都震惊的张大了眼睛。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好好的怎么会摔进那里的?快去救人呐!”

    “这么一摔,这姑娘怕是要毁容了,可惜了!”

    卓母尖叫的跑上前,手忙脚乱的想要将卓荦荦从那堆垃圾里拉出来,“荦荦,你怎么样?快醒醒,别吓妈啊!”

    看着满身扎满了玻璃碎渣的卓荦荦,卓母的脸都吓白了,全身颤抖着拉着卓荦荦,可是却怎么也拉不动。

    罗舒冷冷地扫了卓荦荦一眼,转身向着林菏莲和金志洪走去。她刚刚之所以选择站在那个位置,就是早就发现了卓荦荦。若是卓荦荦不动坏心思,她就当她不存在。若是她心思不纯,那就只能对她不客气了。这一次卓荦荦怕是不死,以后也蹦跶不了。有些人就是这样,不到黄河心不死,撞了南墙还不回头。

    “那人怎么会摔进垃圾堆的?”林菏莲看向走到面前的罗舒问道。罗舒刚刚就站在那里,她应该看得到才对。

    罗舒摇了摇头,“可能是绊倒的吧,我们回去吧。”发生了这样的事,她连逛街的心思都没有了。

    看到满身是血的卓荦荦,被人从地上搀扶起来,卓母心痛万分,她不停地叫着卓荦荦,“荦荦,你快醒醒啊!快醒醒啊!你不要吓妈妈啊!”

    可是叫了半天,卓荦荦依然一动不动,卓母心中更是焦急,双腿软的都快要站不直了,眼角瞥到正要离开的罗舒,连忙跌跌撞撞的向着罗舒飞奔了过去。

    “罗舒,求求你救救她,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救救她吧!”卓母哀求的看着罗舒,双腿屈膝跪了下去。她知道女儿做了什么,但是她真的不想看到她死啊!

    “救她?”罗舒嘲讽的冷笑了一声,“难道你不知道,她要对我做什么事吗?要不是我躲得快,现在变成那模样的就是我了。一个一心要置我于死地的人,我凭什么救她?”

    “自作自受!”

    “活该!”林菏莲和金志洪顿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不再看哭的满脸是泪的卓母,罗舒带着林菏莲和金志洪走出了商场。

    卓母擦了擦眼泪,慢慢的站起身,步履蹒跚的向着卓荦荦走去。她知道,荦荦现在的下场是咎由自取,可是荦荦毕竟是她的女儿,她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商场的工作人员接到消息很快就赶了过来,看到满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卓荦荦时也是吓了一跳。

    “快叫救护车!”

    “已经叫了,应该快来了。”

    商场的工作人员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卓荦荦醒不过来。若是那样,他们商场可是要担责任的。毕竟是他们没有将那堆垃圾处理干净。

    医院的救护车很快就来到了现场,经过医务人员的一番忙碌,终于将卓荦荦抬上了救护车。

    卓母跟着救护车来到医院,将卓荦荦送进了手术室。医生在来的路上跟她说,有一块玻璃插进了荦荦的心脏,若是不巧,很有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看着那亮着的手术灯,卓母的心犹如刀绞。想到很有可能会是最后一面,卓母抬步向着医院的传达室走去。不管家里的人还认不认荦荦,这个消息她都应该告诉他们。

    拿起电话,卓母率先打给了卓父。她将事情的经过,跟卓父说了一遍。

    卓父闻言,沉默了许久后,说了声,“我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卓老妇人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儿子眉头紧皱,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荦荦想要去报复罗舒,结果自己进了医院,现在正在手术室里动手术,情况很危急。”卓父说道。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说不心痛是骗人的,可是家族的利益至关重要,他绝对不能因为荦荦,让家族陷入危险的境地。

    “就知道她不会安分,幸好我们已经跟她脱离了关系。”卓老太太气愤道。都怪她太宠着荦荦了,不然她现在也不会无法无天。

    “这件事陆翰墨或许找我们卓家。”卓父担忧道。

    “到底她做了什么?!”卓老太太一拍桌子怒道。就算卓家要背这个锅,她也要背的清清楚楚。

    “她跟着罗舒去了商场,偷偷潜到罗舒的身后,想要将罗舒推出去。若不是罗舒发现的早,现在很有可能会是一尸三命。陆翰墨知道这件事,怎么可能不找我们算账。”卓父脸色凝重道。他听妻子说过,罗舒怀的是双胞胎。

    “孽障!咳咳咳…”卓老太太气得只咳嗽。

    卓父连忙伸手帮卓老太太拍背,“妈!我们要怎么办?”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平息陆翰墨夫妇的怒气。

    “去打电话给白庭古,让他先帮我们说情。我们这里准备好礼物,等一下就去拜访陆翰墨夫妇,无论如何都要平息他们的怒气。”卓老太太立即做出决定。

    “好!”卓父点了点头,走到一旁拿起了电话。

    白庭古正在看报纸,听到电话铃响,伸手拿起了电话,“我是白庭古。”

    “庭古,我是姐夫,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一下忙。”卓父开口道。现在能帮他们的,只有白庭古了。

    ------题外话------

    还有一章,时间会稍微晚些,(づ ̄3 ̄)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