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九十六、拜访
    白庭古微微有些诧异,“姐夫你说!”

    “你应该已经知道,卓家已经和荦荦断绝关系了吧?”听到白庭古的回应,卓父继续道:“今天荦荦又去招惹罗舒了,而且差一点弄出了人命。”

    白庭古闻言,心中一惊,“怎么回事?!”荦荦那丫头怎么就那么不懂事,上一次的教训还没吃够,竟然又去招惹罗舒。

    “今天罗舒去商场买年货,荦荦偷偷的跟去,她趁罗舒不注意,想要从罗舒的背后将罗舒推倒…”

    “你说什么?罗舒人没事吧?”白庭古焦急的问道。以陆翰墨对罗舒的宝贝程度,罗舒若是受到了伤害,卓家和白家都逃不掉。

    “罗舒没事,不过荦荦现在在医院里,正在抢救。”

    听到罗舒没事,白庭古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罗舒没事,那就没事了。

    “那你找我是?”不会要让他请罗舒出手救荦荦吧?如果真的是为了那件事,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我想请你帮我们跟陆翰墨夫妇求一下情,希望他们不要将事情怪到我们卓家的头上。”卓父道。

    “好!我会说的。”虽然卓家的做法很无情,但是他能够理解。

    “庭古,谢谢你!”卓父感激道。这次他们也会跟陆翰墨夫妇说清楚的,不管荦荦以后做什么,他们都是不知道的,更加不会支持她。

    白庭古放下电话,又拿起电话拨通了陆翰墨办公室的电话。

    陆翰墨听到电话铃响,伸手拿起电话,“我是陆翰墨。”

    “翰墨,我是白庭古,我有一件事是想跟你说一下。”白庭古道。

    “军长请说!”陆翰墨淡声道。刚刚舒儿已经跟他说过今天在商场发生的事了,他现在心中还有着一股怒气,这次卓荦荦就算不死在手术台上,他都会让她没命走出医院。舒儿和宝宝们是他最大的逆鳞,任何人敢动舒儿和宝宝们,他都会不会放过对方。

    “刚刚卓志伟打电话给我了,他希望我能够帮他们卓家说一下情。他说早在上一次,卓家就已经和卓荦荦断绝了关系,希望你不要将此事怪罪到卓家的头上。”

    “我知道了。”舒儿没事,他自然什么都好说,要是舒儿出了事,任何有关系的人都逃不掉。

    卓母看到手术室的灯暗了下来,连忙快步上前。

    看到医生拉开手术室的门走出来,焦急的问道:“医生,我女儿她怎么样了?”

    医生摇了摇头,“那块玻璃刺的太深,进入了她的心脏,我们已经尽力,你进去送她最后一程吧。”

    卓母闻言,呜咽着跑进了手术室。

    卓荦荦睁着黯然无神的双眼,木然的看着天花板。医生已经宣布了她的死刑,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死亡的来临。可是她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啊!

    “荦荦!”卓母哭着来到卓荦荦的床边,伸手紧紧的握着她冰冷的手,希望自己的手可以温暖她的手,希望她不要死。

    卓荦荦看向卓母,“妈…我不甘心…为什么死的人是我…”她才是受害的一方,要不是陆翰墨毁了她的容,她也不会一心只想着报复。

    “荦荦,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啊?”卓母眼中有着一丝失望,更多是心痛。这是她怀胎十月,含辛茹苦带大的孩子,如今她即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让她如何承受得了啊!

    “我的人生被给他们毁了…我怎么能不恨啊…”卓荦荦眼中迸发出了浓烈的恨意,她突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夫妻的…不会…绝对不会…”

    她的笑声戛然而止,像是突然断了弦的乐器,她用力的喘着粗气,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结束了她年轻而又短暂的一生。

    “荦荦!”卓母紧紧的握着卓荦荦的手,大声的哭泣着。这一刻她突然觉得,死对于荦荦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至少她不需要再活在恨意之中,不会再被恨所左右。

    陆翰墨回到家的时候,罗舒正在厨房里做着晚饭。

    走进厨房,陆翰墨伸手接过罗舒手中的东西,接替着她余下来的事情,“今天出去逛了那么久累不累?”

    “不累。”罗舒微笑着摇头。她肚子里的宝宝们都很乖,平时很少闹腾她。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在修炼。

    “我刚刚用神识扫到,卓荦荦已经死了。”陆翰墨将洗好菜放到一旁,拿起锅子洗了起来。如果卓荦荦没死,他打算送她一程,虽然对方对他和舒儿造不成什么危害,但是总在眼前蹦跶,也是让他们看着极为不爽的。

    “我知道!”罗舒微笑道。有一块玻璃深入了卓荦荦的心口,她不死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大。她一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惹他们,她现在才出手,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叩叩叩!”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去开门!”罗舒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打开院门,只见白庭古夫妻,正带着一名中年男人,和一名长相带着一丝刻薄的老妇人站在门口。

    “军长!白姨!你们怎么来了?快屋里请!”罗舒向着一旁让了一步,让四人可以进屋。那个中年男人和老妇人,罗舒已经猜出了他们的身份。因为那个中年男人的长相和卓荦荦有着几分相似,就算不是父亲,也有可能是叔伯。至于这个老太太,应该就是卓荦荦的奶奶了,当初就是她下了决定,将卓荦荦逐出卓家的。

    将四人带进屋,罗舒招呼他们坐下,便走进厨房给他们各倒了一杯茶。

    将茶放在四人面前后,罗舒和陆翰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军长来了,陆翰墨自然不可能再留在厨房的。

    “陆旅长,罗舒,他们是卓荦荦的父亲和奶奶。”白母介绍道。虽说已经脱离了关系,但是好像也只能这样介绍。

    “陆旅长!陆夫人!你们好!冒昧来访真的很抱歉!”卓志伟站起身,彬彬有礼的跟陆翰墨和罗舒打招呼道。这一对夫妻果然是人中龙凤,气度不凡。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