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七百九十七、道歉
    “坐下来说吧。”陆翰墨抬手,示意对方坐下。

    卓志伟笑着点了点头,坐了下去,开口道:“陆旅长!陆夫人!我已经听说今天上午发生的事了,虽然我们卓家已经和卓荦荦断绝了关系,但是我还是深感抱歉!要不是我过去教女不严,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实在对不起!这些礼物是我们特意的准备的,请两位一定要收下。”他指了一下桌上的那一堆礼物。

    陆翰墨微微颔首,“希望没有下一次。”卓荦荦已经死了,自然是没有下一次了,不过话还是要说的。

    “这是肯定的!”卓志伟保证道。听妻子说荦荦这次凶多吉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虽然不希望她死,但是他也不希望她以后再惹事,特别是再惹面前的这两位。

    “还好这次陆夫人没有出事,真是万幸!”卓老太太开口道。

    “是啊!不然我们真的过意不去了。”卓志伟一脸歉意道。

    “陆旅长!陆夫人!我知道这次荦荦那丫头惹你们生气了。可是我还是想要说一句,我们卓家已经和那丫头断绝了关系。她所做的一切,和我们卓家没有任何关系。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卓老太太一脸郑重的说道。

    罗舒拿起面前的酸奶喝了一口。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卓荦荦很可伶。连自己的至亲都如此对她,实在是一种悲哀。

    桌上的电话,此时响了起来。

    陆翰墨站起身,上前接起了电话。

    “是陆旅长吗?请问白军长在您那吗?”话筒中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他经过了几次周折,才终于知道了这个电话。

    “在!”陆翰墨看向白庭古,“军长,你的电话。”

    白庭古愣了一下,站起身,上前接过了陆翰墨手中的电话,“我是白庭古。”

    “白军长您好!我是三院的院长李涛,这个电话是白玉燕女士托我打给您的,她希望您能来医院一趟,您的外甥女卓荦荦刚刚过世了,现在只有白玉燕女士一个人在医院。”

    “我知道了!”白庭古沉声应道。

    挂上电话,白庭古看向卓志伟和卓老太太,“是医院的电话,荦荦已经过世了。”荦荦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一直很疼她,若不是这次她做了伤害栩栩的事,他也不会对她失望。

    卓志伟和卓老太太闻言,脸色一变,连忙站起身,快步向着外面走去。虽说已经断绝了关系,但是他们心里还是疼她的,现在她死了,他们怎么可能不心疼。不过他们以后可以放心了,至少不用担心,她再给他们惹事了。

    “翰墨,罗舒,我们先走了。”白庭古对着两人说完,和妻子快步跟上了卓志伟和卓老太太。

    罗舒和陆翰墨相视一眼,罗舒走出去关上院门,陆翰墨也再次回到了厨房,继续之前未完成的事。卓荦荦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她的死对于他们丝毫没有影响。

    林菏莲哼着歌做着饭,听到开门声,她笑着转头,“回来了!”

    “嗯!”彦战笑着应了一声,走进了厨房。经过这几天的修养,他已经恢复了很多,他也每天都在坚持锻炼着,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复了。

    “彦战,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林菏莲拿过盘子,将锅里的菜盛起来。

    “什么好消息?”彦战洗完手,用毛巾擦了擦,接过林菏莲手中的菜,先放到一旁的小木桌上。

    “我托罗舒帮我找了一份工作,我过完年要出去工作了。”林菏莲开心地宣布道。有了工作,他们的生活也就不会再像现在这么拮据了。

    “什么工作?”彦战问道。他心里对妻子有些愧疚,自从她跟了他,一直都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而且还吃不饱,穿不暖。要不是这样,她也不会想着要出去工作了。

    “在供销社上班,就在北田区的那个供销社,离家里很近的,而且工作时间很有规律,是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半,完全可以照顾到家里。”林菏莲越说越说兴奋,这可是她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看到林菏莲脸上的笑容,彦战脸上也扬起了笑容,他伸手握着林菏莲的手,“你先去试试看,要是太累的话就不要去。我马上就要升职了,等升职后,我的津贴也会涨,我们的生活一定会比过去好的。”

    林菏莲笑着点了点头,“供销社的工作可是很难找的,我才不会不去呢。”既然跨出了这一步,她就会坚持到底。

    彦战笑着点了一下头,“那我们一起努力。”他并不是那种,一定要让妻子待在家里做饭带孩子的人,只要妻子高兴,那他就会支持。而且她出去工作,也是为了这个家。

    “好!”林菏莲扬起开心的笑容。他的支持,对她就是最大的动力。

    “我把菜端出去。”彦战端起桌上的菜,走出了厨房。

    将菜放到客厅的桌上,彦战向着房间走去。

    推开房间,只见彦骋正像模像样的蹲着马步。经过这几天的锻炼,小骋明显的有了很大的进步。而且他积极,每天一回来,不是看书,就是蹲马步。

    看到彦战进来,彦骋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爸爸,今天陆叔叔表扬我了,他说我的马步蹲的很稳,再过两天他就要教我基础功夫了。”

    彦战赞赏的对着彦骋竖了竖大拇指,“爸爸为你骄傲,现在蹲了多长时间了?”小骋现在每天回来,都会坚持蹲上一个小时的马步,不蹲完他就不吃饭。

    彦骋看向五斗橱上的那只木质的摆钟,“已经五十分钟了。”陆叔叔说,要取得成功,就必须持之以恒,所以他会一直坚持的。以后他一定也会成为,像爸爸和陆叔叔那样的军人的。

    “等结束了,就出来洗手吃饭。”彦战欣慰的一笑,走出了房间。他可以肯定,有陆翰墨的教导,儿子将来的成就,绝对会超过他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