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零三、担心
    罗舒点了点头,“他有没有死心我不知道,不过过年的时候,他也会来军区。这次军区在过年的时候,不是要举办一场对战赛吗?”

    “嗯!”陆翰墨轻声应道。这次举办对战赛,主要是想要测试一下,那选出来的一百名学生的军事素质。以便选出更优秀的军事人才。

    “小政想要打败凌天羽,我打算等他回来了,就教他一些基础的修炼,让他挫一下凌天羽的锐气。”罗舒狡黠的笑道。每次看到凌天羽,他都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让他被自己一直不放在眼中的人打败,想必他会很郁闷吧。

    “我教他吧,你就不要操这个心了。”陆翰墨感觉到罗舒的肚子上有个小小的凸起,正在踢着他的大手,忍不住笑了起来,“宝宝们睡醒了。”他每天都会跟舒儿肚子里的宝宝们互动,对于他们的作息时间很清楚。

    罗舒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立即有个小凸起抵在了她的手心,它轻轻地顶了顶,像是在向她撒娇一般,罗舒忍不住笑了起来。

    陆翰墨将自己的手覆在罗舒的手上,“还有两个多月,宝宝们就要正式与我们见面了。”虽然现在也看的到他们,但是在肚子里和生出来是完全不同的。现在他只能用神识跟宝宝们交流,等他们生出来后,他却可以实实在在的抱着他们。

    罗舒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也好期待快一点见到他们,将他们抱在怀里。”那感觉肯定和当初抱着哥哥们的感觉一样,软软的,充满了奶香气,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地亲他们几口。

    天刚刚亮起,林菏莲就起床,做起了早饭。

    昨晚,她一夜都没有睡好。她一直都在担心,今天去市里存钱,那么多钱会不会丢,自己应该把钱放在什么地方才更安全。

    “啊呀!”手中的刀不小心切上了林菏莲的手,让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听到林菏莲的痛呼,彦战快步走进了厨房,看到林菏莲血流不止的手指,皱了皱眉,“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跟我去外面包扎,这些事你放着,等一下我来做。”昨晚他就感觉到她有些不对,一晚上她一直都在翻来覆去。

    “我等一下去市里存钱,担心钱会不见。”林菏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那么钱,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彦战笑着摇了摇头,“要不你后天去存吧,我那天有时间,可以和你一起去市里。”

    “后天已经二十九了,太晚了。我还是今天去存掉吧。”林菏莲决定道。她等一下在衣服里层缝个袋子,把钱装在那里应该就没事了。钱放在家里,她也不安心,还是快一些存掉的好。

    看到林菏莲还在不停流着血的手指,彦战伸手拉着她向着外面走去,“我先给你把手指包起来,别的等一下再说。”

    来到客厅,彦战去一旁拿了药箱,快速的帮林菏莲处理起了伤口,“以后要小心点。”处理伤口这种事,对于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在战场上受伤是家常便饭,一些小伤大多都是自己处理的。

    “嗯!”林菏莲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次是因为那些钱,她才会心不在焉不小心割伤手指的,以前可没有过。

    吃完早饭,林菏莲就领着彦骋来到罗舒家。每天早上她都会将彦骋送到罗舒家里,然后彦骋就跟着陆翰墨去军区。陆翰墨现在不需要参加早训,所以每天七点半才会离开家去军区。

    “你的手指怎么受伤了?”注意到林菏莲包扎着纱布的手指,罗舒问道。

    “早上切咸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的。”林菏莲有些不好意思道。本来想切个咸菜给父子俩加菜的,结果咸菜没切成,倒把手给切到了。

    罗舒明了的点了点头,“今天你要上街吗?”

    “要去的,我打算给老家寄些钱回去,然后把多下来的钱存掉。这次彦战的奖金有五百呢,我这活了大半辈子了,都没有见过那么多钱。”林菏莲笑着道。对于罗舒她自然没什么可隐瞒的。

    “我和你一起去吧,让小金开车路上也能安全些。”罗舒道。听到林菏莲的话,她就猜到了她的手指怎么会受伤的。

    “还是我一个人去吧,上次我们出去,你还差一点发生意外呢。”林菏莲道。想到那天的事,她现在都有些心有余悸,要是当时罗舒被卓荦荦推进那堆垃圾里,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哪有那么多意外啊?”罗舒笑道。卓荦荦已经死了,现在在这江城还是很安全的。就算真的有人要对付她,她也不怕,以她的实力只要不是修真者,一般人她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可是我还是有些担心。”林菏莲不放心道。

    “别担心了,我心里有数的,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我们走吧。”罗舒站起身道。

    见罗舒坚持,林菏莲只能答应,“那好吧,你先陪我回去拿钱。”那些钱她都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本来她打算送完彦骋,就回去在衣服里面缝个袋子的,现在有罗舒一起去,就不用缝袋子了。

    回到家,林菏莲走进房间,拉开自己放钱的抽屉,顿时傻眼了。钱呢?她明明放在这里的,怎么没有了?难道自己记错了?

    想到这里,林菏莲连忙翻箱倒柜了起来。

    可是找了半天,连钱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想到那么钱都没有了,林菏莲忍不住哭了起来。

    “怎么了?”罗舒走到房门外,看到坐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林菏莲问道。

    “钱不见了,我明明放在抽屉里的,可是我找来找去都没有。”林菏莲说话间,眼泪流的更凶了。昨晚因为那些钱担心了一夜,没想到最后还是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