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零五、害怕
    钱巧琴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将窗户关上,蹲下身躲在了窗边。

    她的心脏“砰砰!”的跳着,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慌乱。这下完了!她该怎么办啊?

    “这下面并没有攀爬的痕迹,有可能对方是通过这棵树,或者是从上面爬下来的。”

    “你们看,上面的墙上好像有攀爬过的痕迹。”

    听到楼下几名战士的讨论声,钱巧琴的心脏几乎都快要跳出来了,脸色发白,浑身都不停地冒着冷汗。她现在真的好后悔,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不行!她不能坐在这里等死。

    想到这里,她连忙起身,打开门,快步向着外面跑去。

    “巧琴,你干嘛去啊?”看到钱巧琴急匆匆的跑出门,郭丽诧异的喊道。只是钱巧琴并没有理会她。

    “今天这丫头,怎么不对劲呢?难道?”郭丽想到楼下丢钱的事,又想到钱巧琴今天的怪异举动,心中有些怀疑。应该不会吧!要是真是巧琴做的,那她家男人不要要被拖累了吗?

    想到这里,郭丽也慌了,一慌,她的肚子就开始一阵阵的抽痛了起来,“好痛…不会现在要生了吧…来人…有没有人啊…”

    郭丽撑着沙发站起身,脚步跌跌撞撞的向着门外走去。

    钱巧琴刚刚跑到一楼,就被两名战士给拦了下来。

    “在事情没有查出来之前,任何一个人都不得离开。”其中一名战士说道。

    钱巧琴脸色变的更加苍白,脚步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心中充满了惊慌和焦急。怎么办?现在她到底该怎么办呀?

    “巧琴,你嫂子肚子痛,要生了,你快上来啊!”一名军嫂在楼上焦急的喊道。

    “林嫂子,我就是去叫医生的,他们不让我离开。”钱巧琴立即想到了对策,看向两名战士道:“你们听到了吧,我嫂子快要生了,我现在要去医院叫医生,不然就来不及了。”只要她可以离开,她就立即去火车站。反正她身上有钱,到哪里都可以。

    两名战士对视一眼,其中一名战士说道:“我们接到命令,任何人不得离开,我会帮你去叫医生过来的。”

    说着,那名战士已经跑向了远处。

    钱巧琴脚下一软无力的坐倒在了地上,看来这次是逃不走了。

    “巧琴,你快上来啊!你嫂子的羊水破了。”楼上林嫂子再次焦急的叫道。

    “就来!”钱巧琴回过神应了一声,看向面前的那名战士,狠狠的一咬牙站起身,直接越过战士向着前方跑去。她必须要跑,不然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只是她忘了,以她的速度,怎么可能跑得过战士,还没跑出去两步,就被小战士给抓住了。

    正在这时,林菏莲和两名战士从楼上跑了下来。

    走到钱巧琴面前,林菏莲说道:“我知道钱是你拿的。”

    “我…我没有…你不要冤枉我…”钱巧琴浑身颤抖着向后退了一步,惊慌的摇头否认道。她承认了,她这辈子就完了。

    “啊!”楼上传来了痛苦的尖叫声。

    “我嫂子要生了,我得去楼上看她,你放开我。”钱巧琴挣扎着想要挣脱战士的手。

    楼上的尖叫声,一声比一声更响,让在场的众人听着也有着心慌。

    “不好了,钱嫂子流血了,快来人呐!”楼上传来了惊慌的尖叫。

    “放开我,我要去楼上看我嫂子。”钱巧琴大力的挣扎着,她知道她现在逃不掉了。她只能等机会了,看看能不能趁乱逃走。

    战士也知道事态紧急,松开了钱巧琴的手。

    钱巧琴一得空,立即向着楼上跑去。

    跑到楼上,只见家门口已经围了不少军嫂。

    郭丽痛苦的尖叫声,一声声的传来,钱巧琴听着,感觉那叫声就像雨点一般,不断地打在她的心上,让她的心一阵阵的痛着。嫂子的预产期应该还有十多天,提前这么多天,肯定是因为她的关系。

    挤开人群,走进屋子,只见罗舒正在指挥着一名军嫂,在那里给郭丽接生。

    此时,郭丽的下体早已经被血染红了。

    “钱嫂子,用力!孩子已经快看到了。”那名军嫂大声喊道。

    罗舒一直注意着郭丽,见她的气息微弱,拿出一根银针刺入了郭丽的人中穴。这次郭丽提早生产,除了受了刺激外,还摔过一跤。也正是那一跤,让她的肚子受到了重击。所幸她来的及时,不然真的就一尸两命了。

    “钱嫂子,你快用力啊!孩子的头已经看到了。”那名军嫂焦急的大喊道。

    钱巧琴走上前,蹲下身,伸手握住了郭丽的手,“嫂子,你快用力,孩子就要出来了,你马上就可以当妈妈了。”此时她心中只有浓浓的愧疚和后悔,哥哥将嫂子交给她,她却没有好好的照顾嫂子。

    哥哥现在在外面出任务,要是回来知道嫂子和孩子出了事,肯定会承受不住的。现在她只希望嫂子没有事,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跟哥哥交代了。

    “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啊…”郭丽虚弱的问道,疼痛再次让她尖叫了起来,但是她的目光却执着的看着钱巧琴,希望她可以给她一个答案。

    钱巧琴咬着唇,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

    “钱嫂子,你快用力啊!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

    “巧琴…你告诉我好吗…”郭丽尖叫着,不断地用力着,不过她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钱巧琴。

    “嗯!”钱巧琴点了点头,愧疚的哭了起来,“嫂子,我错了!等你生好了,我就去向他们道歉,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以后再也不会了,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郭丽得到答案,失望、惊慌、愤怒…各种情绪在同一时间,全部涌了上来。果然是她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