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零七、存钱
    “这边填上你需要存款的数额,需大写,还有这边,填上相同的数字。”罗舒将需要填写的内容一一告知林菏莲。

    林菏莲很快就填完了两张单子,微笑着指了指柜台,“我去排队。”

    “好!”罗舒点头应道。

    林菏莲上前排队,没多久就办好了汇款和存款的业务,看着手中一叠厚厚的大团结换来的两张单子,她的心中无比安心。这下应该偷不掉了吧。

    “罗舒,我们去商场吧,我想给彦骋买那天看到的那双鞋子,还想给他买一件新衣服。”林菏莲道。至于送给罗舒的礼物,她打算后天和彦战出来的时候再买。原本没有钱,什么都不用想,因为想了也没用。现在终于可以像模像样的买些年货,过个好年了。

    来到商场,上次买鞋的那个柜台,林菏莲在鞋架上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那双鞋,看向一旁的服务员,“同志!上次放在这边,那双黑色的棉鞋呢?怎么没有了?”

    “卖掉了。”服务员不冷不淡的说道。现在这个时代,能在商场当服务员,那可是很高大上的,没有一点学问可是进不了商场的。

    “卖掉了?那还有没有类似的鞋子啊?”林菏莲神色有些失望。

    服务员摇头,“没有了,那双是促销款,只有那么一双。”

    林菏莲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罗舒,“我们走吧。”她不是没有看中其他的鞋子,只是其他的鞋子看起来都不便宜,彦骋正在长大,脚也长得快,要是买的太贵,明年冬天不能穿了就太可惜了。

    又看了好几家买鞋子的专柜,不是太贵,就是没有合适的尺寸,最后林菏莲只买到了一件促销的棉袄。

    冬天的夜总是来的比较快,林菏莲和罗舒回到军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

    刚刚下车,罗舒就看到了陆翰墨高挺的身影,浅浅一笑,走上前。

    “累了吧?”陆翰墨伸手帮罗舒撩了一下额前的发丝,握住她的手,与她缓步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金志洪一脸羡慕道:“旅长他们夫妻的感情真好。”

    “嗯!”林菏莲赞同的点了点头。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感情这么好的夫妻。

    “嫂子,我帮你把这些东西拎回家吧。”金志洪打开后车厢,将里面的一堆东西都提了出来。

    “那就谢谢了。”林菏莲道谢道。她今天买的东西的确有些多了,她一个人确实没办法拎回去。

    刚刚提起地上的东西,就看到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正向着这边走来,林菏莲脸上立即露出了开心地笑容。

    “妈妈!”彦骋看到林菏莲,连忙放开了彦战的手,快步跑了过来,看到地上的一大堆东西,双眼顿时亮了起来,“妈妈,这些东西都是买给我吃的吗?”

    林菏莲笑着点头,“不过得等到过年才能吃,妈妈给你买了一件新衣服,等回家了给你试试。”这次她除了买一些年货外,还买了一些瓜子和水果。

    “太好了!我有新衣服穿了。”彦骋高兴地欢呼了起来。他终于和别的小朋友一样,有新衣服穿了。过年真好啊!

    林菏莲和彦战对视一眼,眼中有些着一丝愧疚之色。以后,他们绝对不会再让小骋受委屈了。

    “小金,辛苦你了!你回去吧,这些东西我来拎。”彦战看向金志洪说道。

    “营长,嫂子,那我回去了。”金志洪对着彦战两人笑了笑,抬步向着宿舍的方向跑去。

    彦战拎起地上的东西,对着身旁的一大一小说道:“我们回家!”

    林菏莲笑着点头,拉着彦骋的手,跟上了彦战。

    “今天的事我知道了,你肯定急坏了吧?”彦战说道。当时他正在开会,根本没有办法回去。

    “还好找回来了。”林菏莲庆幸道。若是找不回来,她肯定急死。

    “钱连长回来了,他过来跟我道了歉。”彦战说道。这件事其实也怪不了钱连长。

    林菏莲叹了一口气,“反正钱已经找回来了,我也不想再追究这件事。”她不怪钱连长夫妇,但是她是绝对不会原谅钱巧琴的。

    “本来这次钱连长立了功是要嘉奖的,不过现在只能功过相抵了。”彦战有些可惜道。对于一名军人来说,荣誉是至关重要的。

    医院里,郭丽所在的病房里,气氛十分的凝重。

    原本郭丽生了一个儿子,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可是偏偏遇到了钱巧琴的这件事,让病房里的几人心情都不是很好。

    “巧琴,你明天就回去吧。”钱东南沉声道。他结束任务回到军区,就听说了这件事,真是让他又生气,又是羞愧,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妹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以后他的那些战友,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他。

    “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钱巧琴哭着道歉道。她现在真的悔不当初,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后悔也没有用。

    “你今晚回家住吧,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钱东南转过头,不想再理会钱巧琴。发生了这样的事,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原谅她。

    他在外面拼死拼活,好不容易立了一次功,结果全都被她给毁了。最主要的是,以后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大家的目光。

    “哥,嫂子,对不起!”钱巧琴对着钱东南和郭丽鞠了一躬,哭着跑了过去。以前她上学的时候不明白什么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她现在终于深深地体会到了。

    随着新年的接近,整个军区都洋溢着年的味道。

    战士们开始大扫除,贴春联。虽然无法与家人团聚,不过在部队过年,也别有一番滋味,而且还很热闹。

    罗政回到江城,就直接来到了军区。

    在传达室和罗舒通话,登记后,就走进了军区。这次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了,所以并不需要人带路。

    来罗舒家,只见院门并没有关。

    罗政便抬步走了进去,“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