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一十、洗经伐髓
    罗舒将罗政带到客房,“若是忍不住,你就叫我们。”这一夜对于他,将会是一个痛苦的夜晚,但是过了这一夜,他便如同破茧的蝴蝶一般,拥有另一番新的天地。

    “我绝对会通过这一关的。”罗政看着罗舒,目光中充满了坚定和自信的光芒。

    罗舒扬唇一笑,伸手拍了拍罗政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罗舒关上房门,罗政就迫不及待的将丹药放进了口中,然后直接在地上坐了下来。姐和姐夫都说会很痛苦,在床上的话,等一下或许会痛的翻下来。

    静静地等待着那痛苦的来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一种如针刺般的痛苦,从他的身体各处涌了上来。

    渐渐地,那种痛越来越甚,紧接着,又有一股炙热在他的身体深处涌起,那种炙热就犹如有火在灼烧一般,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适应,又是一阵阵撕裂般的痛苦,各种痛苦交织在了一起,不断地冲击着他的四肢百骸。

    罗政紧紧的咬着牙,努力的忍受着,全身的青筋都因为这种痛苦而根根凸起。这种痛,让他痛的想要晕过去,可是却根本晕不过去,这种痛,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了的。可是即使再痛苦,他都不能放弃,因为他明白,想要强大就必须承受这种痛苦。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罗政全身如虚脱了一般,除了痛还是痛,突然他听到了一道咔嚓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体中炸开来一般。紧接着,那种痛苦渐渐消失,舒服的感觉随之而来,暖洋洋的,让整个人像是置身于温水中一般。

    罗政睁开眼睛,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自己应该是通过了吧?

    似闻到了一股臭味,罗政眉头皱了皱,用鼻子四处嗅了嗅,才发现那股臭味是从自己的身上传来的,低下头看向自己,只见他的皮肤上附着着一层乌黑的浊物,而那股难闻的味道,就是从那层乌黑的浊物上散发出来的。

    连忙站起身,快步向着浴室走去。

    直到将全身都清理干净,罗政才走了浴室。他想到刚刚自己身上的那层乌黑的浊物,便想起了一件事,那还是他们刚刚从罗家村搬出来,他和姐,还有二姐住在陈大妈家的时候。

    有一天清晨,他在姐的身上也看到过类似的黑色浊物,虽然没有这次他的多,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一样的。看来姐是那时候开始修真的。

    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发现已经是早上五点半了。

    开心地一笑,走出了房间。他打算帮姐和姐夫做顿早饭,告诉他们,他已经成功的通过了第一关。

    走进厨房,看到陆翰墨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姐夫,你怎么起这么早?”

    “习惯了!”陆翰墨手中的动作不停。以前参加早训时,他每天都是五点起床,所以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了现在。

    “我帮你吧。”罗政走上前,帮陆翰墨打下手。他现在心中满是高兴,连带着对姐夫也不像之前那么害怕了。而且经过了昨天的相处,他已经知道姐夫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以后你就可以正式修炼了,等这几天的年假过去,你回到学校的时候,那凌天羽绝对不再是你的对手。”陆翰墨将淘好的米放进电饭锅里,放上水按下开关。

    “姐夫,这个是什么啊?”罗政诧异的看着电饭锅。

    “这是电饭锅,是煮饭用的,只要将米和水放进去就可以了。”陆翰墨说道。至于电饭锅是哪里来的,他自然不会说的。这毕竟关系到舒儿的秘密。

    “好神奇,还是第一次见。”罗政惊奇的四处打量着,发现厨房里有着不少的新奇家电,之前他进来拿果汁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想吃点什么吗?”陆翰墨将电饭锅插好,看向罗政问道。他们冰箱里,什么都有。要是没有,他的储物戒中也有着不少的食物。

    “姐和姐夫吃什么,我就吃什么。”罗政笑道。他并不挑食。

    见厨房里没有什么自己可以帮忙的,罗政道:“姐夫,我去外面跑几圈。”他很想试试,经过昨晚后,自己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去吧!”陆翰墨微笑着点头。

    “那我走了。”罗政笑着点了下头,对着陆翰墨挥了下手,就转身出了门。

    来到门外,罗政便开始在军属院里跑了起来。虽然军属院里没有操场,不过却很大,一整圈跑下来,并不比操场小多少。

    跑了三四圈,罗政一点感觉都没有,他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在军校每天都必须跑二十圈,但是在跑到第三圈的时候,身体还是会产生出一些异样的,比如心跳加快,呼吸加重,但是今天他却一点都没有这种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