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零五、找茬
    罗舒和林菏莲抱着两个宝宝,还未走出店门,就被黑框眼镜青年给拦了下来。

    “两位!我是和刚刚那个导演一起的,我们是真的看中了两个宝宝,希望他们可以加入,我们这部电影的拍摄。至于片酬,我们可以商量的,保证让你们满意。”黑框眼镜青年一脸真诚的说道。

    “我们对拍戏不感兴趣,就算片酬再高,我们也是不会答应的。”罗舒拒绝道。

    “我们可以给你三十元一集的报酬,希望你考虑一下。”黑框眼镜青年直接将片酬报了出来,希望可以就此打动罗舒,让她改变主意。

    罗舒也不再回应,直接抱着孩子越过对方,向着店外走去。

    林菏莲抱着小哥哥也连忙跟上。她知道罗舒一旦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而且罗舒真的需要钱,她随便帮人治一下病就有了。

    黑框眼镜青年失望的摇了摇头,抬步走回到自己的那一桌。

    众人看到他的神情,就知道对方并没有同意,虽然有些失望,但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罗舒四人来到电影院,只见放映厅里空荡荡的,除了几对小情侣外,并没有什么人。

    两人按照电影票上所显示的位置号,找到自己的位置。

    刚刚坐下没多久,放映厅的灯就暗了下来,随着音乐声响起,电影就开始了。

    “是打战片啊!”看到片头一开始,md国士兵拿着尖刀冲向华夏百姓的画面,林菏莲有些失望。原本她以为是爱情文艺片,才拉着罗舒来看的。罗舒肯定也是不喜欢看这些的。

    转头看向罗舒,却发现她正看得津津有味。

    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林菏莲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低头看向自己怀里的小哥哥,发现他正眼神冰冷的看着前方的放映屏幕。这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五个月大的孩子该有的眼神?我肯定是看错了。

    再次看向怀里的小哥哥,见他正含着手指,津津有味的吸吮着,摇头笑了笑。她就说肯定是看错了,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犀利的眼神。

    伸出手,轻轻地把小哥哥口中含着的手指拉出来,对着身旁的罗舒道:“他肯定是又饿了。”对于小哥哥的饭量,她也是见识过的。

    罗舒再次从包里拿出一瓶牛奶,递给小哥哥。

    小哥哥接过,立即满足的吸吮了起来。

    罗舒和林菏莲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只见外面正下着雨。

    “怎么就下雨了呢?看这雨势,一时半会儿怕是停不下来的,这下我们要怎么回去啊?”林菏莲皱眉看着外面的雨,一脸的担忧。若是只有她和罗舒,她倒是不担心,大人体质好,被雨淋一下也没有多大的事。可是还有两个小宝宝,要是将他们淋病了怎么办?

    “我包里有伞没事的。”罗舒说话间,伸手从包里拿出了两把折射伞,将其中一把伞递给林菏莲。以他们母子三人的修为,只要释放出一层神识屏障,别说下雨,就算冰雹对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不过他们真的在大街上这样做的话,那就太惊世骇俗了。

    林菏莲呆呆的接过伞,目光紧盯着罗舒背着的包,“你这只包看着也不是很大,怎么能放得了这么多东西啊?”先前是奶瓶,现在又是伞。

    “这包看着小,其实储存空间是很大的,放几瓶奶和伞还绰绰有余,不信你看。”罗舒打开包,只见里面除了现有的一些东西外,还有着一部分储存空间。

    “我还以为你那包是百宝箱呢。”林菏莲笑了笑,看了看手中的伞,“你怎么知道今天要下雨的?而且这伞和我看过的伞也不一样,你是在哪里买的?”现在的伞大多都是长柄的油纸伞,像这么小巧的伞,她还是第一次见。

    “这伞是我上次和翰墨,去国外的时候买的,它收纳和打开都比较方便。”罗舒按了一下伞柄上的按钮,“这样就可以打开了。”

    “哦!”林菏莲明了的点了点头,目光在自己手中的,伞的伞柄上扫视了一圈,立即看到了一个凸出来的按钮,她将手放上去,用力的按了下去。

    “啪!”伞自动打开。

    “好神奇啊!”林菏莲一脸惊奇的打量着手中的伞。

    “这雨越下越大了,我们快走吧。”罗舒抱着小妹妹,撑着伞向着外面走去。

    “好!”林菏莲应了一声,也连忙跟上。

    一路上,雨越下越大。

    林菏莲看着被雨水模糊的车窗,庆幸道:“还好是我们自己开车,不然今天要回去可就难了。”这种天气,坐公交车的人肯定也是很多的。

    “嗯!”罗舒赞同的点头。

    前面的车突然停了下来,罗舒也在同时停住了自己的车。下这么大的雨,她肯定是用神识来查看道路的。

    “砰!”身后传来了一声响亮的碰撞声。

    林菏莲吓了一跳,连忙转头向着后面看去,“后面的两辆车撞了,还好没撞我们的车。”

    只见后面两辆车子的车门先后打开,驾驶员撑着伞下来查看情况,两人理论了几句,其中一个驾驶员走到了罗舒的车门前,用力的敲了敲车窗。

    罗舒摇下车窗,看向来人,“有事吗?”

    “你干嘛好端端的停车?要不是你,我的车就不会被后面的车撞了。”他指着自己的车,怒声质问罗舒道。

    “你瞎吗?没看到前面的车停下来了吗?”罗舒冷声道。

    驾驶员看了前方的车一眼,他刚刚敲罗舒车窗的时候,就发现了前方的情况。本来他是想要走回去,再跟后面的那名驾驶员理论的,可是想想后面那名驾驶员那魁梧的身材,再跟娇小的罗舒相比,心中立即有了决定。

    “你给我下来!我的车被撞成那样都是你的责任,你今天若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跟你没完。”男子沉着脸,威胁罗舒道。

    “你是看我好欺负是吗?”罗舒的眼睛微微眯起,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