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十二、宣布名单
    看到罗舒向自己走来,众军嫂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向后退开了几步。她们竟然不知不觉的就走进了院子,差一点就进屋里了。

    “现在我就来报一下被录取的名单。”罗舒也不和众军嫂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众军嫂点了点头,期待而又紧张的看着罗舒,等着她报出名单。

    罗舒看了众人一眼,开始报道:“程秀娥、张巧珍、林淑秀、李道美、马雪英、王根弟、刘正梅、夏芳、吴雪梅、顾美华、杨丽,请报到名字的嫂子,明天去西大街的‘好爱吃’食品有限公司办事处报名。”

    “有我的名字,太好了!”

    “也有我,我被录取了,我有工作了。”

    “我好开心啊!哈哈哈…”

    被报到名字的军嫂,开心地手舞足蹈,没有报到名字的军嫂一脸失落,满是羡慕的看着那些被录取的军嫂。

    “我回去告诉我家老吴,他知道了肯定也会替我高兴的。”

    “这么好的事,我得去买些菜庆祝一下。”

    “我跟你一起去。”

    众军嫂说话间,纷纷向着院外走去,很快,原本被挤的满满当当的院子,就又恢复了之前冷清。

    罗舒微微勾唇,上前关上院门,转身向着屋里走去。

    还未走进屋,屋里的电话就又响了起来。

    罗舒走上前,接过电话,“喂!”

    “姐姐,我是妍妍。”电话里传来了徐妍带着一丝软糯的声音。

    “你找姐姐有什么事吗?”罗舒没想到徐妍会打电话给自己,心中有些诧异。

    “就是有些想姐姐和弟弟妹妹了。”徐妍说道。

    罗舒微微一笑,“那改天姐姐去看你好不好?”她的确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干妈和妍妍了,还有陈大妈夫妇也要去看一下。

    “好,那姐姐要带弟弟妹妹一起来哦!”徐妍期待的说道。她最想念的,还是弟弟妹妹。

    “嗯!妍妍马上要考试了吧?”罗舒问道。

    “还有一个星期,姐姐,我现在的成绩很好的哟,老师昨天还夸我了呢。”徐妍有些小得意的说道。

    “不错!妍妍如果这次考试都是一百分的话,姐姐给妍妍一份奖励。”罗舒笑道。妍妍现在刚上二年级,要考一百分并不难。

    “好!妍妍肯定会考一百分的。”徐妍自信的说道。

    与徐妍说了几句,罗舒便挂断了电话。等这次去看了干妈他们后,还不知道下一次,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她飞升后,一时半会儿绝对是不会再回来的。也有可能她回来的时候,已是物是人非了。帮小青报仇,必须要提升实力,提升实力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罗舒坐在沙发上,想着她重生后发生的一些事。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一般。

    不觉不觉间,外面的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随着一声雷响,下起了瓢泼大雨。

    罗舒回过神,

    起身将窗子关上。

    看了看手表,摇头笑了笑。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呆坐了一个多小时。

    陆翰墨回到家,看到罗舒正在厨房里忙碌,浅浅一笑,向着厨房走去。

    “回来了!”罗舒微笑着转过头,看向陆翰墨。

    “嗯!”陆翰墨走上前,很自然的接过罗舒手中的锅铲,继续扒拉着锅里的菜。

    “翰墨,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罗舒问道。她现在心中也很是矛盾,即想早一些飞升,又不想那么快就飞升。还有宝宝们的去留问题,也让她十分的纠结。

    “还得过几天,我明天要去出做个任务。这几天连续降雨,很多地方都发生了洪灾。”陆翰墨见锅里的菜扒拉的差不多了,便拿起一旁的调料,放了一些进去,然后关上锅盖。原本这种任务,是不需要他出马的,不过他想在离开之前,再为部队和老百姓做一些事。

    “这次去哪里?大概会去几天?”罗舒问道。她也想要一起去,只是她带着宝宝们不方便。她可以将宝宝们放在空间,但是其他人看到宝宝们突然不见了,肯定多心生猜疑的。她也不想再生出一些事来。

    她要是真想他了,她随时都可以去找他。以他们现在的修为,就算再远的地方,也只需要弹指之间便可以到达。

    “徽州,那里是洪涝最严重的,至于时间,那要看任务的完成情况了。”陆翰墨说道。这或许是他的最后一次执行任务了。

    “那我每天晚上都去看你。”罗舒微笑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可不想忍受思念。

    “还是我回来吧,这样你就太辛苦了。”他可舍不得让她辛苦,而且他本就这么打算的,只要一有空,他就会回来看她。

    见菜煮的差不多了,陆翰墨伸手打开锅盖,放了一些味精进去,关上煤气,拿起一旁的盘子,将菜盛起来。

    “不辛苦,我过来比你回来方便,而且洪水可不像其他,随时都会发作的。”罗舒接过盘子,将它放在一旁。

    陆翰墨伸手将罗舒揽入怀中,在她的唇上亲了亲,“舒儿,我真的好爱你!”这一辈子能和舒儿在一起,他真的是此生无憾了。

    “我也爱你!”罗舒环住陆翰墨的腰,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脸上满是甜蜜和满足的笑意。

    “我会用行动来表示,我有多爱你。”陆翰墨勾唇邪气一笑,伸手抱起罗舒,大步向着他们的房间走去。

    一夜激情,直到天色微亮,两人才依依不舍分开。

    目送着陆翰墨远去的背影,罗舒许久才收回视线,转身走回屋里。

    房屋、农田、树木,几乎都被淹没,除了可以看到那一个个从洪水中冒出来的屋顶,以及一些大树的树杈外,整个世界,都淹没在了一片汪洋中。

    一眼望去,无边无际。

    从飞机上丢下救生艇,陆翰墨和一些战士,便分头向着各个方向划去。现在时间就是生命,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陆翰墨展开自己的神识,很快就发现,在不远处的一座房屋的屋顶上,一对年轻的夫妻正抱着孩子,一脸绝望的坐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