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十三、阎王
    神识一动,脚下船的速度立即加快。

    一公里多的路,陆翰墨只是用了一分钟不到就已经到了,在距离那对年轻夫妻,还有一百米左右的时候,他缓缓降下船的速度,改为用船桨划行。

    或许是船桨划水的声音,又或许是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陆翰墨,那对年轻的夫妻齐齐的将目光转向了陆翰墨,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希望。

    “我们有救了,解放军同志来救我们了。”年轻男子激动道。

    年轻女子的泪水,在这一刻夺眶而出,眼中充满了喜悦和激动之色,“我们不会死了!”他们夫妻带着孩子,已经困在这里三天三夜了。

    刚开始他们在恐惧中等待,不过心中还抱有着一丝希望,他们相信会有人来救他们的。随着时间的过去,所有的希望变成了绝望,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这一片洪水,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他们真的是太累了,太困了,也太饿了。他们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慢慢的流失。

    在最后的关头,他们竟然看到了希望,这一刻他们真的有种想要痛痛快快的哭一场的冲动。他们也明白了,劫后余生是什么感觉了。

    救生艇来到年轻夫妻的面前,陆翰墨停下船,对那对年轻夫妻道:“上船吧。”

    年轻夫妻看到陆翰墨的时候,呆住了!他们此时唯一的想法是,对方真的是解放军同志,而不是来拘他们命的阎王吗?不然他为什么会给他们一种阎王般的恐惧感觉。

    “上船!”陆翰墨再次开口。

    那对夫妻吓得打了个寒颤,犹豫了片刻,才战战兢兢的上了船。反正都是死,早死晚死都没什么区别。只是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痛快的死呢?非要让他们承受这种恐惧的感觉。

    “包里有食物和水。”陆翰墨淡声道。他的性格如此,让他在陌生人面前笑,他可做不到。

    “哦!”年轻夫妻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脚边有一个军绿色的大包。

    年轻男子看了陆翰墨一眼,才弯下腰打开大包,从里面拿出食物和水,将其中的一份递给自己的妻子。不管对方是不是阎王,他们先将肚子填饱了再说。

    陆翰墨再次发现了几个百姓,划着船桨,向着他们而去。

    这次是三男一女,在看到陆翰墨时,四人心中也满是恐惧,不过比起待着屋顶上等死,他们还是选择了上船。

    年轻夫妇从包里拿出水和食物递给对方。经过了这一路,他们对陆翰墨的惧意已经淡了一些,或许是吃饱了的原因。

    三男一女接过水和食物。

    那名四人中唯一的女子,撕扯着面包的袋子,看向年轻女子问道:“大妹子,你们也是杏花村的吗?我怎么没见过你们?”面包袋子终于被撕扯开来,她咬了一大口面包,一脸满足。

    年轻女子给怀里的孩子喂着水,“我们是来走亲戚的。”

    “怪不得眼生呢。”女子将手中剩余的面包全部塞进口中,喝了几大口水,目光

    再次看向大包里的面包。肚子还有些饿,要不要再拿一个呢?

    她用余光偷偷的瞥了一眼陆翰墨,还是不敢伸手。

    再次有几人上船,此时,救生艇也已经被坐满了。

    “包里有药粉。”陆翰墨沉声道。

    这次上船的几人中,有一名中年男人的小腿受了伤,虽然已经不流血了,不过因为在水中泡过的原因,有些发炎腐烂。

    见船上的人已经坐满,陆翰墨划起船桨向着救援处划去。

    回到救援处的时候,救援处已经有了几名伤者。

    将自己救到的一行人交给一名小战士后,陆翰墨再次向着江边的救生艇走去。

    待到陆翰墨走远,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看向身旁的小战士,“同志,刚刚那个是谁啊?”一路上虽然适应了一些,不过心里对对方还是有些发憷的,要是让她一个人跟对方相处,她非吓死不可!

    其他人也都齐齐的看向了小战士,等待着他的答案。

    “他是我们的战神,陆翰墨陆旅长。”小战士一脸崇拜道。

    “你不怕他吗?”那名受伤的中年男人问道。他觉得用‘阎王’来形容陆翰墨更适合一些。这一路,他就坐在陆翰墨的身后,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怕惹到了陆翰墨,他会将他丢下船。

    “我们怕他,但是更尊敬他。不过你们怕他也是应该的,因为他在军中的绰号就叫‘阎王’。”小战士笑道。陆旅长一直是所有战士心中最崇拜的人,不,应该是神。他们也在努力的看他看齐。

    众人面面相觑。果然是阎王啊!

    陆翰墨在没有人的时候,再次将救生艇的速度加快。他不用刻意去寻找,所有的目标早已在他的神识之内。

    也因为如此,他的速度也比其他救援的战士们要快出很多,其他的战士或许一趟都还没有完成,他就已经来回了三四趟了。不是他刻意要高调,而是救人如救火,能早救到一人,就多一个人活着。

    救援处的众人,虽然有些震惊于陆翰墨的救援速度,不过想到他的名头后,也就释怀了。陆翰墨是战神,战神肯定会有过人之处。

    陆翰墨再次救了一船人,向着救援处划去。

    突然间,周围的洪水开始暴涨,翻滚起了汹涌的巨浪。

    “不好!又发洪水了!”船上的众人发现情况,个个吓得脸色青白。这三天他们经历过了好几次这样的情景,他们甚至差一点就被洪水给卷走。

    陆翰墨脸上的神情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不过手中的船桨在滑动间,却释放出去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还以为获救了,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逃过。”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命吗?”船上的众人脸色惨白,恐惧而又绝望的看着那汹涌而至的巨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