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十二、关心
    众人说笑着来到家里,陆翰墨从餐厅搬来椅子让众人坐下。

    “罗舒,我结婚的时候,你应该能参加吧?”莫少泽看着罗舒隆起的肚子,有些担忧的问道。若是罗舒不能参加,以他对陆翰墨的了解那也玄。陆翰墨可是宠妻狂魔,他是绝对不会放罗舒一个在家的。

    “看情况吧!”罗舒放下手中的果汁说道。她现在已经快七个月了,等到下个月十八号,差不多就要八个月了。现在睡觉的时候,宝宝们就顶的她有些难受,等到八个月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她自然是想要参加莫少泽的婚礼的。

    她知道她若是不能去,翰墨是绝对不会去的,所以她打算,到时若是真的没有办法她就进空间,让翰墨带着她。翰墨是最重情义的,莫少泽又是他最好的兄弟,所以她是绝对不会让他留下遗憾的。

    “应该可以的。”莫少泽自我安慰道。他不希望陆翰墨错过他的婚礼,那样不仅他会留下遗憾,陆翰墨同样也会留下遗憾。

    “嗯!”罗舒笑着点了点头。

    “罗舒,我爸他一直都在惦念着你,知道我这次要来你这里,都恨不得跟我一起过来。”想到父亲,申安宁有些无语。

    “申教授最近在忙什么呢?”罗舒问道。对于那个对医学有着狂热好爱的老头,她一直都很有好感的。

    “研究药剂,研究病毒。”申安宁摇头笑道。她之所以会当护士,其实就是受了父亲的影响。小时候父亲常常会在她耳边念叨,说学医有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伟大。

    所以她便努力的想要考入医学院,只是等她进入了医学院,她才知道学医有多么多么的枯燥,有多么多么不适合她。等到医学院毕业后,父亲希望她当一名医生,不过她最后选择当了护士。因为她觉得以她所学的医学知识,当一名医生还不够格。

    众人聊着天,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

    “我去准备午饭。”陆翰墨站起身。今天是春节,晚上军区的众人都会在食堂里吃,午饭还是要自己解决的。

    “要不我们出去吃吧。”罗舒提议道。现在她很少有机会做饭,早饭和午饭,都是翰墨一大早就做好的。她只需要热一下就可以。至于晚饭,翰墨中午回来陪她吃饭的时候,顺便会将晚饭做好。

    “今天应该差不多都打烊了吧。”陆正阳道。华夏人是最重视春节的,每到春节,若不是实在没办法赶回去,众人都会想尽办法往家赶。

    “那我和翰墨去准备午饭。”罗舒站起身,走向陆翰墨。在后世,饭店春节不仅不打烊,而且是最忙碌的时候,很多人为了图省力,很早以前,就会在饭店订好春节的位置,很多饭店到了春节都是一位难求的。

    “我去吧,你现在身子不方便,还是不要多动了。”朱慧珍站起身道。

    “妈,我没事的,您坐着就好。”罗舒笑着摇头。她虽然是孕妇,但是她也是修真者。而且她肚子里的宝宝,也不是一般的宝宝。

    “还是我去吧。”朱慧珍不放心的看着罗舒的肚子,那么大做什么都不方便吧。

    “我就帮翰墨打个下手,没事的。”罗舒笑道。

    “姐,要不我去帮姐夫吧。”罗政站起身道。

    “你们不用担心了,我真的可以的。”罗舒微笑着对着众人说完,转身走进了厨房。

    陆翰墨看到罗舒走进来,对着她勾唇一笑,“你在一旁看着就好。”做饭这种事,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不用人帮忙,他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罗舒将双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叹了一口气道:“宝宝们,你们还是快出来吧,他们一个个都快把妈妈当废人了。”

    “你呀!”陆翰墨无奈的宠溺一笑,“那你帮我洗菜吧。”

    “嗯!”罗舒扬起灿烂的笑容,俏皮的对着陆翰墨吐了吐舌头。

    陆翰墨笑着摇了摇头,低下头,继续忙着手中的事。现在外面还有着其他的人,即使他很想亲一下舒儿,也只能克制住冲动了。

    罗舒走到水池旁,将水盆里的青菜洗干净。

    在两人的分工合作下,只是半个小时不到,饭菜就都已经做好了。

    罗舒将饭菜端到外面的餐桌上,陆翰墨则开始准备碗筷。

    “可以吃饭了!”罗舒对着客厅里的众人喊道。

    众人闻言,将椅子都搬回到餐桌旁放好。

    “爸!您要喝酒吗?”罗舒看向陆正阳问道。

    陆正阳微笑着点头,看向莫少泽和罗政,“两个小伙子陪我一起喝点。”

    “好!”莫少泽和罗政同时应道。

    “妈!安宁,你们也喝点果汁吧。”罗舒看向朱慧珍和申安宁道。知道她要榨果汁,翰墨特意让人运来了一大筐橙子。

    “行!”朱慧珍和申安宁应道。

    罗舒走回到厨房,不一会儿,就和陆翰墨走了出来。

    陆翰墨拿着三瓶‘一朝醉’走了出来,分别放在了陆正阳,莫少泽和罗政的面前。现在三人都已经算是修真者了,喝这种酒是对他们有好处的。

    莫少泽伸手拿起酒,刚刚打开瓶盖,立即就闻到一股浓郁纯正的酒香,光凭这酒香就知道是好酒,“这是什么酒?”他喝过的好酒也有不少,不过跟这酒比起来,却差了很多。

    “喝了就知道了。”陆翰墨勾唇道。他们三人中,只有他父亲喝过这个酒。

    莫少泽立即为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果然是好酒!”这酒中含有着丝丝的灵气,让他喝着感觉很舒服。

    罗政好奇的为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眼中有着一抹震惊之色。这酒喝入口中,口齿留香,一线入喉,一股清凉舒爽的感觉,立即充斥了他的全身,让他十分舒服。

    “这酒叫什么名字?”莫少泽问道。喝了一口,他就知道这酒不是凡间之物。

    “‘一朝醉’我也只买到了几瓶,以后有机会再去的话,再多买一些。”陆翰墨道。从昆仑界带回来的‘一朝醉’都已经送完了,这三瓶就是最后的存货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