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三十六、命运
    “已经是辰时了。”林武说道。他现在对陆翰墨,是打心里佩服的。明明才金仙修为,实力却丝毫不弱。不仅对森林的情况了如指掌,而且还精通阵法。

    原以为他需要靠自己保护,没想到有些地方,他竟然还要靠陆翰墨来帮忙。至少他是不会阵法的。

    而且陆翰墨的修为也提升的很快,只是短短一个半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是金仙后期了。这样的修炼速度,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若是能说服陆翰墨加入天海宗,将来陆翰墨的成就绝对会更高,说不定天海宗也会因为有陆翰墨这样的弟子,而更上一层楼。

    陆翰墨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拿起通讯符联系罗舒,只是对面一直都没有回应。

    等了许久,陆翰墨才无奈的放弃。

    想了想,再次启动联系逍遥。舒儿进血海域遗迹的时候,曾跟他说过,她会和逍遥会合。

    只是等了许久,结果也是一样,逍遥同样无法联系上。难道舒儿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无法接收到信号。

    再次试着联系了罗舒一次后,陆翰墨才死心的收起了通讯符。

    “赶路吧。”挥手将阵法撤去,陆翰墨对林武说道。他现在恨不得能长出翅膀,飞到舒儿的身边。

    “好!”林武点头。

    两人继续向着森林深处走去,越接近深处,仙灵兽的等级就越高,也就意味着会更危险。

    林中树木高大,枝叶茂盛,由于阳光被茂密的枝叶阻挡,无法射入林中,林中到处都散发着一股潮湿的霉味。

    脚步踏在枯枝落叶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森林中尤为的清晰。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陆翰墨和林武连忙警觉了起来。

    陆翰墨拿出一把银色长戟,这是罗舒在龙族带来的资源中帮他挑选的,原本他使用的是长剑,在试着使用了一下长戟后,他觉得长戟更为适合他,而且同样的招式长戟发出去的威力更大一些。

    林武也连忙祭出了自己的仙器,那是一盏煤油灯,古朴透着丝丝死亡的气息。

    “嗷!”随着一声大吼,一只五级御风狼如闪电般的从林中蹿出,扑向了陆翰墨和林武。

    罗舒下了飞机,开车来到了云市。她的那块神医世家的令牌,就是当初她在云市的旧货市场无意中看到的。

    她买下来后,就一直扔在空间中,后来就给忘了。直到成为另一个罗舒,才将令牌给了翰墨。她前世只是知道有二爷爷,至于二爷爷因为什么原因被关起来,她并不是很清楚。

    经过二十几年的变迁,云市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高楼耸立,车水马龙,超市、饭店、酒店鳞次栉比,充满了现代化的繁华气息。

    出了城,车子沿着宽敞的马路,一路来到当初的罗家村。

    罗家村此时也和当初有着天壤之别,原本破旧的泥土小院,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座座小楼房。

    水泥铺成的道路,一路直达村中。

    罗舒将汽车停下,推开车门,来到罗建民的家门外,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有人吗?”比起罗建森一家,她更愿意向罗建民一家打听另一个罗舒的事。

    “来了,谁啊?”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接着,院门就被人打开了,一个弯着腰,大概七八十岁的老妇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门外的罗舒,老妇人愣了愣,“姑娘,你找谁?”不会又是搞推销的吧?最近天天有人上门做推销,弄得她都烦死了。

    “大娘,我向你打听个人。”罗舒说道。开门的人是何玉娟,也就是她另一具身体的大伯母。

    “打听谁啊?”何玉娟知道罗舒不是来推销的,就放下了心。

    “罗舒。”罗舒说道。没有她附身在罗舒的身上,估计罗舒的下场不会好。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另一具身体,她也想知道她的现状。

    “你认识罗舒?”何玉娟有些诧异的打量着罗舒。那可怜的孩子,可是连镇上都没有去过一回的,怎么会有人认识她?而且还是一个如此年轻漂亮的姑娘。

    “我妈妈认识她,我妈妈年轻的时候来这边山上采药,在山上和罗舒认识的。”罗舒只能随便编个说法。

    “罗舒那孩子已经不在了,她嫁给汪家那个傻子后,每天受尽折磨,后来也被折磨疯了,不小心掉进河里,年轻轻轻就去了。”想到罗舒,何玉娟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谢谢大娘!”罗舒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向何玉娟道了一声谢后便离开了。她也猜到她的另一具身体肯定过得很苦,没想到比她猜想的还苦。

    坐上车,罗舒向着村外开去。

    远远看到一个瘸了一条腿的中年男人,正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在路上。

    罗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着车,与中年男人错身而过。现在的罗政应该才四十几岁,可是样子却已经苍老的如五六十岁一般,还有那条瘸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老瘸子,上集市去买菜啊?”一个中年妇女跟罗政打招呼道。

    “是啊,现在的菜是越来越贵了,真是吃不起,你看这青菜都要两块钱一斤。”罗政晃了晃手中拎着的青菜,满脸的不舍。

    “要是你爹当初不听你那个后娘的话,你这条腿就不会断了。你那时候学习多好啊,你那个糊涂的爹,竟然为了断了你读书的心思,硬生生的把你这条腿给打断了。果然是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哎!”中年妇女看着罗政的那条断腿一脸的可惜。

    “都过去了,我回家做饭了。”罗政一脸黯然,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着家里走去。他们三个姐弟,又有哪个是命好的?大姐年纪轻轻就走了,二姐被卖给了一个屠夫,每天受尽折磨。有一天屠夫喝醉了酒发酒疯,硬生生的把二姐给打死了。虽然屠夫也被判了死刑,可是那又如何?根本就换不回二姐的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