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三十九、辈分
    罗舒站起身,伸手挽上陆翰墨的手臂,“陆伯伯,我想住你的隔壁,可以吗?”

    陆翰墨抽回自己的手臂,逃也似的向着楼上走去。若是换成别人,他早就板起脸冷言相向了。只是对于舒儿,他实在舍不得。

    罗舒狡黠的一笑,跟上了陆翰墨。以前她就是住陆翰墨隔壁的房间的。

    “罗舒,以后你就住在这里。”陆翰墨推开房间门对罗舒说道。

    “陆伯伯叫我舒儿就好。”罗舒从陆翰墨身旁走过,突然伸手拉起陆翰墨的手,向着房间里走去。

    陆翰墨感觉到手上的柔软,心跳再次“砰砰砰!”的加速。想要收回手,可是却舍不得收回手。就让自己放纵一次吧!

    他微微收紧自己的手,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罗舒勾起一抹狐狸般的狡猾笑意,拉着陆翰墨走进房间。

    房间以粉色为主,粉色的墙,粉色的床单、被套,满满的都是少女气息。

    罗舒嘴角抽了抽。果然是这样!

    转头看向陆翰墨,“陆伯伯,这房间是不是太粉嫩了?我都已经二十一了,再住这么粉嫩的房间,似乎不太适合。”这个房间和前世,他给她准备的房间真的是一模一样。

    前世她看到这个房间时,心中伤心了很久。翰墨给她准备这种房间,心里肯定是把她当成小孩子的。

    “那我让人换一下,你喜欢什么颜色?”陆翰墨问道。在他的眼中罗舒就如同一个小公主,他觉得粉色很适合她,所以在知道她要住过来后,就让人将房间装扮成了粉红色。

    “陆伯伯的房间是什么颜色的?我能看一下吗?”罗舒笑眯眯的看着陆翰墨,一双星眸像是盈满了千言万语,水波潋滟,让人不忍拒绝她任何的要求。

    陆翰墨想要拒绝,可是话到了嘴边,“好!”他的房间除了家人外,从来不让任何人进去。可是他愿意为了她而破例。

    罗舒踮起脚尖,快速的在陆翰墨脸上亲了一下,“陆伯伯真好!快走吧,我想看你的房间。”

    陆翰墨整个人还处于震惊中,已经被罗舒拉着去了他的房间。她竟然亲了他!

    陆翰墨的房间以黑白为主,正如他的人一样沉稳,冷静。

    罗舒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不仅想起了那个世界,他们的房间。那是他精心为她布置的,房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根据她的喜好而设计的。

    转过身,罗舒伸手环住了陆翰墨的腰,将自己的头靠在了他的胸口。她真的好想他!好想宝宝们!她真的好想早点回去,和他们团聚。

    陆翰墨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怀里的罗舒,“舒儿…”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罗舒收回了自己的手,“陆伯伯,对不起!我…”她真的是太想那个世界的翰墨了,想他对她的宠溺,对她的纵容,对她浓浓的爱。

    “没事,你怎么了?”看到罗舒眼中的泪水,陆翰墨只感觉一阵阵的心痛。

    “我想他了。”罗舒再次抱住陆翰墨,在他的怀里放肆的大哭起来。她真的好想他,真的好想!

    “他?”陆翰墨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剜了一刀一般,不停地滴着血。他想要推开罗舒,可是他的手伸到一半,还是垂了下来。他真的好羡慕,好妒忌,那个让她哭泣的人。

    罗舒终于哭累了,但是她不想从陆翰墨的怀里离开,只有在他的怀里,她才能感觉到安心。

    陆翰墨伸手轻轻地推开罗舒,抬手帮她拭去眼角的泪痕,“去洗把脸,下楼吃饭吧。”

    罗舒点了点头,走出房间,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陆翰墨看着罗舒离去的背影,深邃的眼中满是黯然和失落。他和她本就不可能,他又何必要抱希望呢。只是到底谁,让她哭的如此伤心。

    罗舒洗了把脸,来到楼下。

    只见餐厅里,陆翰墨,朱慧珍和陆正阳正坐在那里。朱慧珍和陆正阳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不过因为保养得当的原因,看起来比同年龄的老人精神要好了很多,也年轻了很多。

    “陆爷爷!陆奶奶!陆伯伯!”罗舒与三人打招呼道。一下子小了一个辈分,让她真的有些不习惯。

    “你就是罗舒吧,快过来坐!”朱慧珍笑着招呼道。

    “嗯!”罗舒应了一声,走到陆翰墨的身边坐了下来。

    “罗舒,以后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不要客气!”朱慧珍笑着道。看到罗舒,她有种很亲切的感觉,好像曾经见过一般。

    “谢谢陆奶奶!”罗舒微笑着点头。

    “不用这么客气!听说你的医术很好,以后你陆伯伯的身体就拜托你了。”朱慧珍伸手夹了一块糖醋排骨进罗舒的碗里。

    “陆奶奶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陆伯伯的。”罗舒点头应道。

    “我放心,当然放心了。”朱慧珍看向陆翰墨,见他正低着头吃着饭。要是罗舒能年纪大一些就好了,她可是翰墨这么多年来,唯一不反感的女子。要是换做平时,翰墨可是不会同意,让一个女子来他的身边做私人医生的,更不用说让对方坐在他的身旁了。

    在心中长长的叹了气。她这一生最遗憾的事,就是没有看到翰墨娶妻生子。

    “吃完饭你我陪我去参加一个会议。”陆翰墨伸手夹了一块鱼,放进罗舒的碗中。

    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提醒道:“小心骨头。”说完,他又忍不住有些后悔。

    朱慧珍和陆正阳,都有些诧异的看着有些反常的陆翰墨。翰墨对罗舒好像特别照顾,难道是因为罗舒是神医世家的人的关系吗?若说翰墨对罗舒是那种意思,他们不信的。因为他们两人的年纪实在相差太大了。翰墨甚至比罗舒的父亲罗千羽还要大上两岁。

    “嗯!”罗舒看向陆翰墨,对着他甜甜的一笑,夹起他给她夹的鱼放进口中,一脸满足的吃着。

    陆翰墨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她应该只是把他当成,可以信赖的长辈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