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玄武
    第三十三章玄武

    灵龟岛是位于太平洋和东海之间的岛屿,而这个岛屿神奇之处在于,每八百年出现一次,每次出现的时间不会超过六十年,而在这六十年里面灵龟岛附近必定是风平浪静,渔民在此打鱼每次都能满载而归。

    灵龟岛上有一座型如老龟的山峰,而在岛出现的这六十年里面,让无数的渔民得益,故而称之为灵龟岛。

    距离上一次出现到现在,时间正好过了八百年,不过这次灵龟岛一出现就被外来者给盯上了。

    在月球上的一支饕餮的先遣舰队发现了灵龟岛上面有一股很奇怪的能量,至于为什么说奇怪是因为这股能量非常的庞大,虽然能量的体积不大,但是相较能量的等级比起这里赤乌恒星都要庞大一些,而且在这股庞大的能量旁边,似乎还存在着一股较小的能量,能量的存在形式和那股巨大的能量如出一辙,而且根据仪器测定这股能量还不同于恒星能量那样难以驯服。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情况,饕餮先遣队的指挥官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派遣了一支由小型登陆舰组成的能量采集部队,直接大摇大摆的朝着灵龟岛降落了下去。

    “那是什么东西?”

    可是当这支小部队到达灵龟岛的时候,发现能量体是某种他们没有见过的生物,同时他们在这个生物的边上发现了一只同一物种的幼生体,小部队的指挥官立刻就指挥这下属想要将那个幼生体抓回去做研究,就算是不能带回去活的也要带着尸体回去。

    事与愿违,古怪生物对于他们的这些家伙的举动非常恼火,前肢一摆一道大浪就将这些家伙冲到了海上,但是这次攻击却没有将他们直接杀死,这名饕餮的指挥官立刻就意识到一个问题,也许是这个生物生产才使得她身体虚弱,其实此时她的实力并不是像看上去到的那么厉害。

    “攻击...,”想通了其中关节之后,这名饕餮军官立刻就下达了攻击命令,顿时间无数的能量弹就朝着这个巨大生物和她的孩子奔涌而去。

    “嗡...”

    一道蓝色的壁障升起,将她和她的孩子保护在了其中,同时她朝天大声怒吼了一声,一时间天上就开始了乌云密布,而一道道闪电就在乌云中酝酿起来了。

    “啪...”

    一道漆黑的闪电毫无预兆的从乌云中钻了出来,打在一艘单人战斗艇上,黑色闪电蕴含的暴虐的能量直接将这艘单人战斗艇打成了飞灰,这一下将正在进攻的饕餮士兵吓了一条,但还没有等这些家伙反应,密密麻麻的闪电就从云层里面飞泄而下,将整个区域内的单人战斗艇一扫而空。

    “该死...”饕餮军官正好不在攻击范围之内,逃过了一劫,但是手下的死亡让这位饕餮军官大为恼火,让所有担任战斗艇全部返回登陆舰,用登陆舰上的能量护盾来保护他们登上灵龟岛。

    “怎么回事?”

    不过随后,这个饕餮军官就发现外面闪电的攻击强度一下弱了下来,与此同时在登陆舰上的仪器显示,天空中的闪电能量正在消散,而同时他们探测的那个奇怪生物身体上的能量也出现了明显的波动。

    “长官,那个奇怪生物身体内的能量波动降到了最低值...”

    “看样子我们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要抓住那个奇怪的生物,那种巨大能量要是能够利用的话,我王会好好奖励我们的,快快的,出击...”

    登陆艇上顿时密密麻麻的飞去了几百个单人战斗艇,将整个灵龟岛包围了起来,张开一张能量大网准备将岛上的奇怪生物一网打尽。

    “唰...”

    就在此时,一道银色的光芒划过,直接将那张大网拦腰切开,还把挡路的几艘战斗艇切成了两半,爆炸的烟雾顿时将天空笼罩了起来。

    “什么人,敢阻碍我饕餮军团...”饕餮军官怒吼道。

    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怒气和杀意,说道:“给我闭嘴,等会在找你们算账...”只见一个身影直接出现在哪个巨大生物的面前。

    来者不是别人,正在在直升机上发现这里情况的陈天昊,而陈天昊站在巨大生物面前的时候,看清楚她的样子顿时就惊异的说道:“天呐,我真的没看错...”

    陈天昊眼前的这个巨大的生物如同龟和蛇的结合体,如此的形象正是自己老头给自己所描述的华夏的四大神兽中的玄武形象。

    “哦,皇者的气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玄武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陈天昊说道。

    陈天昊立刻执晚辈礼,说道:“晚辈陈天昊,见过玄武前辈...”

    “嗯,你好,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皇者的气息,还有白虎和凤凰的气息,但是这两种气息不是很纯正,”玄武说道。

    陈天昊听闻玄武如此一说,直接将龙鳞铠、白虎錾金枪和金翅凤头盔拿了出来,说道:“这是家中长辈所赐,前辈所说是这上面的气息吗?”

    “皇者的逆鳞铠甲,”看到龙鳞铠,玄武顿时身上翻出了凌冽的气息,但随之一滞,以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不对,这是自然脱落的逆鳞,没想到皇者的逆鳞居然送与你做铠甲,看来你们关系匪浅。”

    “如果我所猜不差的话,前辈所讲的皇者应该是我的冬叔,我冬叔正是一条成年的神龙,而这副铠甲正是用冬叔成年之时脱落的逆鳞打造的,是冬叔送我的成年礼物,”陈天昊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就勿怪了,”玄武此时感觉已经撑不出了,将前肢拿开露出了躲在后面的一个小家伙,说道:“这是我的孩子,看在同源的情分上,请道友照看一二...”

    “前辈客气了,前辈有命,晚辈莫敢不从,”说着陈天昊拿出一枚丹药,双手奉上道:“这里有一枚天玄丹,对前辈颇有益处。”

    “多谢了,我此次伤了本源,马上要陷入沉睡之中,百年之内可能无法醒来,这百年请对我的孩儿多为照顾,拜托了,”玄武说道,眼神中满是哀求。

    陈天昊将小玄武抱在怀里,说道:“前辈无需如此,同为华夏之神灵,相互照顾乃是本分,前辈在此沉睡很不安全,不如这样,到晚辈哪里,也好让您的孩子能时时的看到和感觉到您,也不至于感到孤单。”

    “你哪里?”玄武奇道。

    陈天昊点点头,说道:“是的前辈,等我出去清理一下外面的垃圾,然后接前辈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