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天昊收徒之前因
    第六十六章天昊收徒之前因

    山·阿莫利索就是这个老人的名字,山·阿莫利索本来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跟随艾兰女王统一北方的时候战死了,而小儿子也随后被征召入伍没几天也战死了,大儿媳妇为了照顾这个爷孙俩忙里忙外,虽然一家人过的清苦但是却还能活下去,不过在前一段时间山·阿莫利索老人的大儿媳上街送洗好的衣物时被城堡里面的骑士骑马给撞死了。

    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死去之后,爷孙两人立刻就陷入了窘困之中,山·阿莫利索去王城讨要说法,但是却被王城的守门卫兵给打伤了,在家里躺了好几天才能下床,随后就赶上了陈天昊上门,而且听到山·阿莫利索老人说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他们一家特例。

    陈天昊看着和小玄玩的很好的克里,说道:“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还不如文明啊,正好相逢即是缘分,我这里有些伤药正好可以治疗你身上的伤,”说着陈天昊拿出了一瓶超级治疗药剂,递给了山·阿莫利索老人道:“喝一口应该就能治好你身上的伤。”

    “谢谢先生,”山·阿莫利索老人此时也没有推辞,接了过来喝了一口,立刻就感觉到身体里面随着药剂的进入,一股暖流在体内扩散,身上的痛楚快速的消失掉了,几分钟之后山·阿莫利索就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发现以前疼痛的地方都没有了,欣喜之余立即朝陈天昊跪了下去。

    “别...”陈天昊马上用一股柔和的力量将山·阿莫利索老人托了起来,说道:“无须如此,老先生。”

    “谢谢先生治好了谢谢,克里给你磕头了,”一旁的克里看在眼里,见陈天昊托起了自己的爷爷,就代替爷爷给陈天昊磕了三个头。

    “这孩子,快起来,”陈天昊抓住克里的手腕说道,正准备拉起克里的时候,却发现克里的体质似乎有些不一样。

    吃过饭之后,山·阿莫利索老人带着克里就向陈天昊告辞了,陈天昊此时并没有对山·阿莫利索老人说什么怕吓到他们,而随后小玄开口道:“哥哥,克里的身上有水的味道,小玄闻到了。”

    “当然,那孩子是五行灵体之一的水灵体,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居然会碰到这样优质的修炼体质的孩子,”陈天昊笑道。

    小玄歪着小脑袋,问道:“哥哥打算收克里当徒弟吗?”

    “有这个想法,不过先和他们熟悉一下吧,突然提出来会吓到他们的,”陈天昊道。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陈天昊就出门了,临出门的时候陈天昊还看到克里正在帮着爷爷洗着衣服,虽然身材瘦小但是干起活来却是一丝不苟,认真的小模样还真是惹人怜爱呢,这也让陈天昊打定了收徒的心思。

    在外面转了一个上午,陈天昊就将艾兰王城梅洛能走的地方都走了一边,还真是如山·阿莫利索老人所讲这里大部分人都生活辛苦,而且绝大部分家里没有男性成员,一个统一的原因都是参加战斗战死的,但是这个国家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抚恤制度,人死了就死了国家不管。

    不过那些骑士却绝大部分战斗都能活下来,除了他们身强力壮、装备精良之外,剩下的就是靠普通士兵的贡献,这样骑士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似乎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哎...”陈天昊微微的叹了口气,这个王国虽然看着繁荣,但是却是建立在这些平民的苦难之上,看到这些陈天昊对这里再无兴趣,打算回去将山·阿莫利索爷孙两人带走,直接回地球去了。

    “血腥味...”

    还没有走到山·阿莫利索老人的院子,陈天昊就问道了血腥味,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院门口,此时却看到山·阿莫利索老人已经身首异处的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克里则奄奄一息的躺在房门口。

    陈天昊立刻拿出一瓶全面恢复药剂给克里灌了一口,还好小克里此时还能喝的进东西,全面恢复药剂进入小克里的身体立刻就发挥了作用,身上的伤口开始快速的恢复起来,不一会小克里就醒了过来,见到陈天昊之后直接抓着陈天昊就大哭了起来。

    陈天昊等到小克里苦累睡着了,才将小克里抱起来准备放进自己的帐篷里面,让小克里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当陈天昊走到后院发现自己的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陈天昊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又拿出了一顶帐篷,把小克里抱了进去让小玄照看着,才走出去收敛山·阿莫利索老人的尸身。

    两个小时之后,陈天昊通过小玄的提醒知道小克里醒了过来,当陈天昊走进帐篷的时候才发现先小克里还在哭泣,爷爷的死对他打击非常大,陈天昊废了很大劲才将小克里的情绪安抚下来。

    陈天昊小心的询问了一下今天发生了什么,而小克里也说的不是很清楚,毕竟还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不过小克里却认得今天来这里的一个人,那人是王城王宫城堡卫队中的小队长,上次打山·阿莫利索老人就是此时指使的。

    既然找到正主了,陈天昊觉得没必要等待了,带着小克里朝着王宫城堡而去。

    “站住,什么人,这里是艾兰女王的城堡,不得放肆,”卫兵见到陈天昊和小克里,立刻拔出武器呵斥道。

    陈天昊问小克里问道:“有这两个人吗?”

    小克里看着两个卫兵,突然愤怒的指着其中一个,喊道:“有他,就是他将爷爷打到的。”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在女王的王宫门口撒野,”那个被克里指着的卫兵吼道。

    陈天昊伸手虚空一抓,直接将这个家伙抓到了身前,问道:“今天还有谁和你一起去了这个孩子的家里,杀害了他的爷爷,同时还拿走了一顶帐篷,以及一些烧烤用具...”

    “敌袭...”还没等陈天昊问完,另外一个卫兵顿时大喊道。

    “嘭...”

    陈天昊只是淡淡的看了哪个家伙一眼,这个倒霉的家伙就被震了出去,然后陈天昊有回过头来,向抓在手里的卫兵问道:“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不说我让你生不如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