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番外 运动会(一)
    新华夏忠嗣院,是新华夏共和国在2135年新秩序战争后成立的国立孤儿院,用来抚养,教育战争带来的孤儿,同时安置伤残军人,对战争孤儿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随着战争之后,国家迅速的发展,对忠嗣院的投入也越来越大,各种政策倾斜,让忠嗣院很快成为了教育界中的畸形怪物。

    新秩序战争中巨大的阵亡人数,将近30万的战争孤儿。共和国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就开始了忠嗣院的筹备工作,未满16岁,阵亡军人的子女,被不幸波及的平民,公民的后代,均被各地孤儿院妥善安置,在战争结束后分批送入新华夏忠嗣院。

    忠嗣院本身属于福利机构,但是进一半的工作人员来自战时的国防军服役人员,因伤退役的老兵,政委成为了忠嗣院的文化课,实践课老师,使整个机构从一开始就侵染浓厚的军事色彩。

    从婴儿时代开始,直到高中结束,忠嗣院拥有全面的教育体系,以及完全独立的医院,食堂,交通,后勤,供暖,与其是大型孤儿院,不如这是一座名为忠嗣学园的型城市。

    当徐逸尘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隔着淡绿色的维生液,看见的就是穿着绿色军装的医生,挺直的脊梁,一丝不苟记录着容器内的度数变化,的身体在维生液内漂浮着。

    忠嗣院肩负着新华夏对未来太空殖民时代的教育体系的探索,大量的知识从12岁开始就作为基本课程加入了忠嗣院的日常课程,为了适应太空环境,每周都会有一次失重体验课程,徐逸尘就是在上周的课程中苏醒的,导致他一度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什么邪恶组织的实验室里。

    在一帮12岁的孩子中,徐逸尘很快脱颖而出,jin ru了忠嗣院中的高尖班,除了来自忠嗣院的同学,近一半人员是军队内部各阶层的下一代,其中表现优秀者也被允许考入这个班级。无数同龄人中的精英被集中在了一起,无论他来自哪里,他的父母是谁,jin ru了忠嗣院高尖班后,一视同仁。

    ————————————————分割线————————————————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2121年六月三号,eu发布的神权宣言,被称为标志着世界秩序即将发生动乱的开端?”一身黑色高领风衣,背着双手在教室内来回巡视的黄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

    在黄老师的步伐中,代替右腿的军用义肢独特的液压结构有节奏的发出滋滋的声音,仿佛终结者一般散发红色光芒的机械眼睛扫过每一个学生,所有人都严肃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每个人的坐姿都完全符合军队条例。一眼望去,教室里仿佛半个活人都没有。

    “因为这帮宗教疯子知道,我们是不会放任他们搞乱这个世界的,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而满地的灵魂都被重力束缚,我们必须去解放他们!”不等学生们有任何反应,前政委就自问自答的出了自己的答案,徐逸尘敢保证,他的每一个字都跟里的不一样。。。

    “不过,你们考试的时候还是得按照里的写,因为《神权宣言》的声明,代表着巴拉巴拉巴拉。。。这些绕口令似的废话,你们到时候就写这个,一个字都不能差!”黄老师的机械眼睛光芒更甚:“这是一道送分题!我已经高度概括的总结了答案,如果有任何一个笨蛋在考试的时候每答对,我就会让他参加一次黄泉突击队的轨道空降训练!”

    “是,老师!”

    整齐划一的回答,让讲台上的黄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下课!”

    结束了一的课程,徐逸尘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背起包打算搭乘城市高铁去市中心的持剑馆继续自己的武道修行。无论是来自上一世对武功执念,还是这一世,过人的武力在忠嗣院中带来的优越感,都让徐逸尘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学员,徐逸尘!”一个严肃而熟悉的声音在后面叫住他。

    “到!”徐逸尘下意识的收紧大腿,立正,敬礼,一气呵成。

    “稍息!”在高高的帽檐下,黄老师的脸隐藏在阴影中,被替换成机械眼的左眼闪着不详的红色:“放松,不用这么紧张,下课后我们不需要这么严肃。”

    “是!老师!”放下了敬礼的手臂,徐逸尘依然保持立正的站姿,一丝不苟。开玩笑,信了你黄老邪的话我就是个棒槌!

    “好了,废话不多,我听你在持剑馆里表现不错。”黄老师的语气似乎很愉快,这让徐逸尘怀疑自己的精神出了什么问题:“取得过国士等级?”

    “是!老师!我分别在搏击门和刀剑门中获得第一名,获得了两个国士证!”徐逸尘回答道。

    “不错!”红色的机械眼转动了一下,另一只属于人类的眼睛中真的闪烁着一丝期待:“两个月后,在第11区的樱花市,有一个帮幼稚的人,组织了一场运动会似的活动,我的不少老朋友都会出席,你代表忠嗣院参加一下,去给我表现表现。”

    “是!老师!”徐逸尘依然扮演自己的乖宝宝的角色,您老人家但有发话,赴汤蹈火!只求您速速退散!

    “一共10个人参加,算上你,我还得抓两个人凑够人数,平时看你挺机灵的,你负责带队!”黄老师满意的点了点头:“过几我会找几个有经验的人来教导一下你们,这次参加运动会,名次不重要,但是最好给我搞出几条人命来开开心,尤其是对eu那帮人,不能坠了我黄世仁的名头,别让我失望啊。”

    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徐逸尘的肩膀,黄老师头也不回的走回了忠嗣院,每一步的间距都是完美无瑕的42厘米,只留下徐逸尘在风中萧瑟。

    “这到底是哪种运动会啊。。。。你最起码告诉我比什么啊!”看着黄老师的背影,渐行渐远,徐逸尘才长出一口气,感慨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