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真正的玩家敢于殿后
    “嗯。。。?”掀帘进来的绿皮抓了抓头,对有个虾米在笼子外面感到有些疑惑。

    徐逸尘快速向前,两步抵近兽人的身前,双手持剑,靠着白狼之爪的锋利,在对方“waaaaagh!“之前一刀枭首。随后用力拽了一下无头的尸体,让尸体向着帐篷内倒了下来,用肩膀抵住,同时用一个颠球的动作接住了即将落地的头颅。

    “嘘!”电光火时间完成了一次瞬杀的徐逸尘冲着俘虏们做了个手势,边把兽人尸体慢慢移动到地上:“外面的兽人正打的热闹,还没有发现我们。”

    一众受惊过度的人类此时才长出了一口气。

    洛克菲尔船长握紧栏杆:“精彩的一击,赛里斯人,外面出了什么事?我们有机会逃跑么?除了西尔多,外面还有其他人接应么?”

    徐逸尘从帐篷的缝隙里观察了一会,两个绿皮间的战斗一时还分不出胜负,转身用长剑劈开了囚笼的门栓:“让你失望了船长,只有我一个人,西尔多被一个绿皮狼骑兵戳穿了一条腿,我把他藏在之前的山洞里了。外面有两个大号兽人在决斗,看样子还能给我们拖延点时间。你们对这个营地有什么了解么?”

    “只有你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把我们放出来伙子,我们至少可以选择战死,而不是像鸡羊一样给绿皮当食物!”船长听到救援者只有一个人,情绪不禁悲观了起来,指着徐逸尘第一眼看到的大胡子:“这位是罗格营地的巡逻队长,他比较了解这里的情况。”

    “感谢你的英勇行为,年轻的勇士,你可以叫我泰德,这里是兽人的先锋营地,大概有三十个兽人战士,至少在我们被抓之前是这样,我们原本的任务就是侦查这座营地,很遗憾我们失败了,已经被关在这座帐篷里四了,我现在也不确定外面会有多少绿皮驻扎。”大胡子走出牢房,懊恼的砸了几下木栅栏:“他们每都会吃掉一个人,我的人都是好伙子,可恶的怪物!”

    “他们还吃了我的大副,可怜的人,我们现在就应该冲出去和他们死战到底,勇敢的麦克不应该落得这个下场!”洛克菲尔船长愤怒的捡起了兽人的头颅狠狠的插在了固定帐篷的木楔上,紫色的血液溅了他一脸,剩余的船员纷纷随着船长表示自己宁愿战死。

    “伙计,你有吃的么,我和我的人已经四没吃东西了,就算死也得吃饱了再死。”泰德带着两个同样虚弱的人走到了徐逸尘的面前,迫不及待的问。

    徐逸尘掏出了自己的肉汤粉末递了过去:“被海水泡过,不过总比没有强,能跟我外面那个挂着的人是什么情况么?”

    “唔。。。我被抓的时候没见过他,刚才听洛克菲尔船长他们起过,应该是前的事了。”大胡子泰德嘴里含着一大口食物,努力地往下咽着:“那晚上外面一片喊杀声,足足有大半个晚上,我还以为是罗格营地的人打过来了,结果后来就没了声音,我猜那个人就是那个时候被抓的。他一定给兽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回忆,否则兽人不会把他挂起来浪费的。”

    那边冷静下来的船长安排了自己的船员在帐篷边四处望风,走了过来接了一句:“这样的话,那家伙的生命力真顽强,刚进来的时候我还看见他抬头看了我们一眼,猫眼,从来没见过这样的。”

    暂时排除了外面的狩魔猎人也是自己的任务目标之一,徐逸尘盘算着如何把这些人都活着弄出去。

    “船长,旁边的帐篷里有一些武器装备,状况很差,但是还能用得上,赤手空拳面对兽人简直是送死,趁着他们没时间顾及咱们,先转移到那里,如果他们一直到黑都没有发现我们,逃出去的机会就大了。”徐逸尘伸手把自己的弯刀递给了船长:“这是我在船上找到的。”

    又转身对着所有幸存者道:“如果他们提前发现俘虏逃跑了,也不会第一时间检查其他帐篷,到时候我会出去制造混乱,你们找机会离开,活着逃出去的人到之前的山洞里汇合,先到达的人等一个时,不管有多少人能到那,一个时以后带着西尔多往罗格营地走。”

    “赛里斯人,你已经做的够多了,如果不幸真的发生的话,负责吸引兽人的责任就交给我,年轻的时候我也是一个用刀的好手。”埃慕斯·洛克菲尔船长熟练地挽了个刀花,将弯刀重新入鞘。

    “不,船长,交给我,它们吃了我三个战友,我要让它们付出代价!”吃了点东西的泰德,捡起了兽人的斧子,双目泛红的的:“血债血偿,再死之前我一定要砍下一个绿皮的脑袋!”

    两个幸存的队员也表示愿意和队长一起执行这个送死的任务,几个强壮的海员也纷纷愿意代替船长,为大副报仇。

    “好了,不要争了大伙。船长,你的船员需要你的领导,西尔多还在山洞里等着你呢,他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偷懒了。泰德,罗格营地还需要你的提供兽人们的情报呢,战死的勇士的家属还需要你去通知这个噩耗,这种活其他人可不愿意替你去。”徐逸尘严肃的对着他们:“我对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只有我才有可能拖住他们足够长的时间。”

    “而且,我们不一定会走到那一步,现在安静,留一个人注意绿皮的动向,其他人跟着我一个一个的去旁边的帐篷,武装自己,不要发出声音。”没给其他人反对时间,徐逸尘率先从来时的豁口钻了出去。

    在旁边的帐篷里,九个幸存者悄悄地找出了一些还能使用的装备,尽管残破不堪,但是武装在身后还是让这个团队士气大增。

    套着一身不合身的链甲,大胡子泰德走到正在观察外面情况的徐逸尘身边:“那个兽人脑袋我认识,是这个营地的头领,在罗格营地里他很有名,因为左手是金属假肢,我们叫他铁手。”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外来者杀死了这的老大,两个头领在争老大的位置?”徐逸尘看到有两只金属尖牙的兽人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觉得事态再向最糟糕的方向发展:“外面快打完了,我们没时间等晚上了,告诉船长他们做好准备,我们现在就要开始突围了。”

    一行人做好了出发的准备,因为看色距离黑还有几个时的时间,外面的大雨为人类幸存者提供了仅有的掩护。

    “洛克菲尔船长,泰德,叫你们的人到时候不要聚在一起,一会我先去争取时间,你们要分散开逃跑,跑一个算一个,在山洞汇合。”徐逸尘紧盯着决斗中的两个绿皮,盘算着有没有机会先解决两个块头最大的。

    “赛里斯人,你的行为让我想起了故事里的英雄,我有没有荣幸知道你的名字?如果我能活下去,我会告诉我的后人你的事迹!”埃慕斯·洛克菲尔船长庄严的行了一个贵族礼仪,像徐逸尘致敬。

    “还有我,勇敢的人!”大胡子泰德同样严肃的像徐逸尘致意,用左手锤在自己的右胸膛上:“以战神坎帕斯的名义,如果我们能再相见,我要在罗格营地的酒里和你一醉方休。”

    “我叫徐逸尘,用赛里斯的习惯,你们可以叫我徐。”徐逸尘看着钢牙一拳头砸翻了另一个绿皮:“就是现在,跑!”

    双手持着利剑,徐逸尘大喊:“赎罪!怪物!”率先冲向了正在耀武扬威的钢牙,身后幸存的人类俘虏四散奔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