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屠戮异族,唯死是向
    “你通过了青草试炼,获得体质+1,力量+1,获得赋,获得赋,获得外表变化:竖瞳,获得新职业:狩魔猎人。”

    “你就职了背景职业:狩魔猎人,获得基本技能——

    力量:攀爬,跳跃,游泳

    灵巧:翻滚,骑术,平衡

    体质:专注

    智力:知识(怪物,神秘,地理,历史),辨识法术,手艺

    感知:野外生存,察言观色,聆听

    魅力:威吓”

    “你解锁了狩魔猎人的职业技能:法印(法印是狩魔猎人独有一种施法能力,简单但有效,完全为了战斗而开发,效果基于狩魔猎人的魅力属性。)”

    “你学会了法印:阿尔德法印——使用阿尔德法印会释放出一发由精神力引起的冲击波,在战斗中能够将敌人击倒或击飞。”

    “阿尔德法印:使用法印创造一个25英尺的扇形冲击波,敌人将被击倒,并获得震慑效果,具体效果将受敌人力量和体质属性总值与你的所有属性中除魅力外最高的一项和魅力属性总值的差值影响。”

    ——————————————————分割线——————————————————

    “我就知道你能行。。。异乡人。”狩魔猎人的声音中不知道喜悦还是悲伤:“愿源力(source)照耀着你,新生的守护者。做好准备,杀光他们!或者奋战至死。。。”

    徐逸尘来不及感慨新背景职介刷屏一般的加成,狩魔猎人的法印结界已经消失,绿皮们的战吼声重新燃起。

    寒光一闪,远处的异种兽人靠着直觉抓住机会,在屏障消失的一瞬间,利箭已经飞至眼前!

    然而在带来的子弹时间效果中,徐逸尘有充足的时间用手中的白狼之爪将其挑飞。长剑一转,靠着职业加成提高的力量,徐逸尘利用角度偏斜了第一个冲上来的兽人手中的双刃斧,在剑身与斧头摩擦带来的刺耳噪音中,引导着斧刃劈断了身侧钉着狩魔猎人双手的木桩。

    在兽人收回巨斧之前,利剑横斩,一剑斩首,一颗巨大的头颅冲而起,紫色的热血飞溅,在战吼声中,一股暖流从持剑之手流回到徐逸尘的体内,干涸的身体仿佛沙漠中的旅人遇到了绿洲一般,汇聚出足够的力量,**的伤痛这一刻也离他而去!

    “以人类之名,涤荡异族,唯死是向!”徐逸尘高呼而去,手执长剑向着绿皮们发起了一个人的冲锋。

    战吼声中,徐逸尘的意志借着长剑激荡而出,所视之处所有绿皮均为所慑!

    暂且恢复体力的徐逸尘,面对毫无还手之力的兽人士兵,左斩右劈,一个接触,三个最近的绿皮接连倒下,感受着一股又一股的奇异力量被汇聚在身体里。

    “waaaagh!”钢牙晃了晃头发出一声兽人特色战吼,挥动手中战锤试图唤醒自己的手下,反应过来的绿皮们一起转向,向着人类虾米发起了攻击。

    但是在那之前,徐逸尘手中利剑一转,收割了左侧绿皮的生命。俯身躲过钢牙轮过来的战锤,右手在地上拾起了刚刚死去的绿皮的双刃斧,一个转身,身后的绿皮顿时惨叫起来,它的手被双刃斧齐腕斩断。

    趁着兽人的包围圈出现缺口,徐逸尘将白狼之牙钉入地面,奋力掷出手中的双刃斧,准确的命中了一个靠后的绿皮,宽厚的斧刃切进了腹部近一半的深度,各色的脏器组织沿着巨大的伤口流淌,面对如此惨像,哪怕是兽人的粗神经也不禁怛然失色!

    短短一瞬间,兽人四死,两伤,绿皮们巨大的体型,手中的重型武器,近身混战中反而互相妨碍,在徐逸尘面前土崩瓦解,不堪一击。他就这样一人一剑凿穿了绿皮的包围圈,把这些大块头杀得人人畏惧。

    在鲜血与泥土,尸体与断肢组成的道路上,徐逸尘大踏步的像着钢牙冲锋而去!

    “嗡!”弓弦颤动,又是一只利箭激射而来,巨大的劲道打断了徐逸尘一往无前的步伐!不知何时,手持大弓的异种兽人骑着白色巨狼来到了钢牙身后不远处,中指和食指指中另一跟箭矢已经箭在弦上!

    侧身翻滚闪过第一支箭,徐逸尘面对着五米之外的弓箭手,如鲠在噎!

    如此近的距离,箭矢的力量和速度相比之前,都提升了不止一倍!然而灵活的偷袭者一直操控着胯下的巨狼,保持着与徐逸尘的距离,无论徐逸尘如何灵敏的移动,翻腾,对方总是以钢牙为盾牌掩护自己的身形。

    在周围的绿皮开始出工不出力的情况下,钢牙无比愤怒,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权威没有被营地里的兽人们承认,另一方面则是来自背后的混血杂种的羞辱!还有自己面前的人类,懦夫!不敢正面一战!我一定要把他砸成肉饼!

    徐逸尘感觉到来自白狼之牙的加持效果开始消退,周边的绿皮有对自己畏之如虎,只要自己靠近就飞快后退。钢牙背后还有一个致命的弓箭手一直寻找着偷袭自己的机会,尽管麻痹了痛苦,但是血液流失带来的眩晕感正一阵一阵的侵袭着自己,完全靠着高达16点的体质,才能在重伤之下坚持到现在。

    扯着空隙,看了一眼狩魔猎人的位置,在开始战斗的时候徐逸尘破坏了木架子的支撑,如果老家伙这么多年不是瞎混过来的,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果然,本来被钉在架子上的狩魔猎人,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两枚带着碎肉的铁钉。

    “最后一搏了。”徐逸尘想着。

    “以人类的名义,无所畏惧!”长剑凌空将一根箭矢斩断,徐逸尘开始了自己最后一次冲锋!

    凭着有死无生的气势,徐逸尘正面扛住了钢牙的战锤,白狼之爪从背后借着整个脊梁的力量格挡了钢牙从上而下的一击!持剑的手臂被巨大的力量震的麻木无力,力量传导到下肢,徐逸尘不禁单膝跪地,大腿肌肉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闪电般的裂纹以膝盖为中心像地面四周扩散,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接住了!

    接着单膝跪地的角度,钢牙巨大的身躯给徐逸尘提供了绝佳的掩护,在身后的弓手绕过钢牙之前,绝对没有射击的角度!

    “阿尔德法印”低着头的徐逸尘抬起头,伸出一直至于胸前的右手,覆在了绿皮的膝盖处:“倒下!怪物!”

    不知道自己的法印能对一看就力量体质属性不低的兽人造成什么样的效果,徐逸尘选择了近距离,定向爆破!

    巨大的推力从膝盖处爆发,钢牙不可避免的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单膝跪地的徐逸尘用短跑运动员发力的姿态,沿着向后倾倒的钢牙,将它的身躯当做跑道,开始了真正的**,没错,徐逸尘的目标是钢牙背后的射手!

    弯曲的腿部猛然绷直,肌肉的力量转换成推力,上身向前挺直,自下而上的力量进一步加强,速度在提升,耳边尽是猎猎风声!

    力生于足,提于腰,催于脊,巨大的力道在手中长剑之上汇成一束!

    越过身躯膨大的绿皮,身后是一脸震惊的异种兽人,与人类体型无异的他在高高跃起的徐逸尘面前显得格外渺。

    面前越来越近的异种兽人,徐逸尘清晰的看到对方脸上纹着古怪的面纹,感受他眼中的绝望,细细的品尝着其中的味道:“轮到你了!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