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极品追随者
    “(16岁)

    属性:

    (常年在海上奔波,年轻的水手获得了体质+1)

    (童年时期经受过良好的教育,智慧+1)

    (大海上对狂风暴雨的警惕,让年轻的水手感知+1)

    赋:

    (初始赋)

    (初始赋)

    (职业赋)

    基本技能:攀爬,跳跃,游泳,平衡,捕捞,绳技,野外生存,察言观色,知识(地理,航海),隐藏。

    职业技能:

    (掌握)(42/100)

    武器熟练:无

    人物背景:”

    “该npc希望成为你的追随者,是否同意?”

    徐逸尘看着西尔多的初始赋,觉得这人的未来,简直不可限量啊,这次好像赚大了!

    洛克菲尔船长见徐逸尘半响没回复:“在我的家乡,骑士们都会招募一名侍从,平时照顾他的战马,保养他的武器;战时保护他的后背,战后替他打扫战利品。西尔多是我见过学东西最快的人,如果不是年龄太,我原本打算让他担任我的水手长。也许他现在不能像你一样勇敢的厮杀在战场上,但我向你保证,他会很快成为一个合格的侍从。”

    西尔多也着急的:“求你了!大人,我会努力工作的,我的妈妈死了,我的父亲不喜欢我,其他人都看不起我是一个私生子,现在老船长也要走了,我不想继续当一个水手了!”

    听了他的话,狩魔猎人刚泽罕见的帮他了一句:“我觉得他不错,狩魔猎人一向青睐意外之子。”

    在西尔多满是希望的目光中,徐逸尘正式的接受了他的请求,系统界面中多了一个名为从者的界面。

    老船长安顿好了所有船员,对徐逸尘几人告别到:“很抱歉,暂时无法报答你勇敢的行为,如果以后路过英格兰,请一定通知我,我会用上好的鱼子酱招待你们。也请善待西尔多,给他侍从应有的待遇,以及成长的机会。再见,诸位。”

    埃穆斯·洛克菲尔船长整理好自己的仪表,决然的走进了城里,去面对自己的难题。

    “好了。”刚泽爵士拍了拍手,吸引徐逸尘和依然看着船长离去的方向的西尔多:“我们先进城,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明我去找门路会见我们的伯爵。你带着你的新侍从,去找个靠谱的牧师,免得他以后瘸着一条腿帮你打扫战场。”

    着,刚泽爵士向徐逸尘抛过来一个精致的袋子:“精灵们资助我们的任务经费,找个地方换成能用的钱,我带着这个鬼在猪头酒等你。”

    接过袋子的徐逸尘发现里面装的是半袋细碎的宝石,再抬头时狩魔猎人已经牵着自己的白狼带着西尔多走远了。

    ————————————————分割线————————————————

    走在大街上的徐逸尘看着道路两边建筑物的阴影,觉得在这个太阳已经落山的中世纪城市,找个能把宝石换成钱的地方不是很容易。每隔十几米,一盏散发着橘黄色光芒的路灯立在道路旁,走进后能看见里面是一个个发光的球体漂浮在透明的玻璃罩里。

    一声一闪而逝的惨叫从前面不远处的胡同里传出,打断了正在研究路灯中发光物到底是什么的徐逸尘。初来乍到的徐逸尘不打算多管闲事,但是麻烦显然已经找上门来。

    几个一看就是街边混混的家伙从阴暗的角落里出现,从后方将徐逸尘包围,正前方,一个穿黑色皮甲的精干汉子抱着肩膀从之前的胡同里走出来,手中还握着一柄滴着鲜血的匕首。

    “外来者,出你和那个白头发的老家伙来这的目的,我可以给你个痛快。”精干男子手中的匕首穿花蝴蝶一般旋转着甩掉了上面的血迹,露出锋利的刀刃。

    徐逸尘不禁吐槽自己的师傅外形实在是太容易暴露了,才刚进城不到半个时就被人盯上了,同时也明白,自己的任务从现在就要开始做出选择了。

    “我们只是过路的冒险者,罗格营地完蛋了,我们好不容易才从兽人手底下逃出来,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徐逸尘打算看看这帮人对自己一行人知道多少,到底是条鱼,还是能掏出点东西的大鱼。

    穿皮甲领头的家伙皱了皱眉头,对手下人喊了一声:“动手,先把他拿下再。”

    七八个手持利刃或棍棒的喽啰顿时杂乱的围了上去,徐逸尘劈手夺过第一个人手中的的木棍,顺便一个撩阴腿放倒了这个倒霉蛋。看这位仁兄那瞪大了双眼,却发不出声音那种无言的痛,八成是散了黄了。

    如此惨状略微震慑了其他几个冲在最前面的人,连远处领头的皮甲男都下意识的**了大腿,跟着一起呲牙。

    然而徐逸尘可没打算配合他们演喜剧电影,劈头盖脸的抽倒了三个因为一时胆怯失了先手的家伙。

    一柄短剑迎面刺了过来,这种级别的街头战士,徐逸尘在进游戏之前都能以一敌十,更何况在游戏中还多了各种属性加成,以及赋,脚下一点,身体就平平跃起,手中棍棒精准的戳在了持剑的手上。

    “啊!”痛呼一声的袭击者手上一麻,短剑陡然掉落,在半空被一只手稳稳地接住。

    徐逸尘接剑后一转身,手中短剑平直的挥舞了180度。

    “当啷!”一声震响,竟然以剑尖对剑尖的方式抵住了另一只短剑的袭击,袭击者抬头震惊的目光正看向徐逸尘的双眼,却见一片平淡,仿佛不是被包围在敌群之中,而是在菜市场中买菜一般。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徐逸尘的短剑一震,错开对方的剑刃,另一只手上的木棍袭来,迎面而来的黑影就是他最后的意识了,短剑向后挥舞,整个人犹如展翅大鹏一般两手伸平旋转了一圈,将短剑剑柄砸在了原主人的额头上,步了前人的后尘。

    剩下最后一个拿着棍子慢了一步落在最后的混混,平时常喊的口号还没来得及喊出来,一起玩的伙伴就都被人放倒了,一脸的绝望。看了看连自己的武器都没出鞘的徐逸尘,又看了一眼身后拿着匕首的皮甲男,决绝的一棍子打在了自己的脸上,结果不知道是对自己下手不够狠还是太过紧张,居然没能顺利晕过去,一咬牙,又是几下,满脸都是血,人还倔强的屹立着。

    最后看不过去的徐逸尘一掌劈在了这个耿直boy的颈动脉上,送他jin ru梦乡,啧啧,太惨了。

    前面的皮甲男尴尬的抹了把脸:“我就知道,这么高的酬劳,不会这么容易拿到手的,多无益,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徐逸尘弯腿下腰,持短剑的右手置于后腰,另一只手向前伸出,摆出黄飞鸿的poss,用四个手指勾了勾:“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