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女王驾到!
    维托丽雅·加布里埃拉显然看开的很,抱着肩膀一脸不屑的:“这样不好么?反正我也不是靠脸吃饭,要不是法律不允许我去做基因强化术,我早就去申请了,毛子们在这方面开放多了。”

    是啊,我现在看到你,就能体会到西伯利亚荒原上的风情了,万恶的苏维埃把这个世界的风气都带坏了啊!徐逸尘在心里咆哮着,但是在两米高的女壮士面前,还是慎言比较好。

    “游戏允许这么大跨度的调整?”徐逸尘假装自己很正经的在关注这个方面。

    “哦,那个啊,我选了个赋,能让我用消耗两点已有的属性换成一点我想增加属性,我用魅力换了点力量,力量高了最大体格上限也随之提高了。”维托丽雅一脸魅力有个卵用的表情:“你这边是什么情况?在城里被袭击了?”

    “被一帮人给埋伏了,有个难缠的家伙,应该是刺客类型的职业者,还好有机会逃跑。”徐逸尘不禁感慨自己命大,之前的刺客不知道是什么职业,神出鬼没的防不胜防,面对游戏中的职业者对自己的碾压,徐逸尘只看了看自己的等级:2级,默默地对自己了一句话:猥琐发育,别浪,我们能赢。

    “接了个任务,我的老师在猪头酒等我,你知道怎么走么?”安全起见,徐逸尘打算先会和他的老师,但是囊中羞涩,只好把注意打在了眼前的维托丽雅身上:“对了,你身上有钱么?”

    “哈哈哈!”维托丽雅扶着头大笑了一声,打了个酒嗝:“之前还有,现在么。。。”

    “我明白了。。。你知道什么地方能换钱么?用宝石换钱。”徐逸尘拿出怀里的袋子,像维托丽雅展示里面的宝石。

    不爱红装爱武装的维托丽雅·加布里埃拉,看了一眼五颜六色的宝石:“我知道哪能把战利品换成钱,但是那黑心老板贪心的很,昨坑了我一笔,你这些宝石最好等明去珠宝店里卖。”

    “我的老师和同伴还在酒馆等着我拿钱回去呢,我们刚从野外回来,一分钱都没有。”想到刚泽爵士偷喝自己酒壶里的酒,徐逸尘感觉自己这趟回去账单估计不会少。

    维托丽雅拍了拍自己的胸肌,大包大揽的:“这点事,没关系,跟我来!”

    女壮士轻门熟路的带着徐逸尘一路穿梭,来到了猪头酒的门口,进游戏还不到一星期,这安东尼大港就没有维托丽雅没去过的酒馆,上到贵族聚会的沙龙,下到赌鬼酒虫聚集的破烂地,她都敢放出豪言,没有我没喝过的酒!

    大大咧咧的推门而入,酒馆里污浊的空气顿时扑面而来,以徐逸尘高达16点的感知,酒糟味,事物的香气,汗臭味,都被精准的分别出来,让他觉得全族高感知的精灵不爱搭理人类确实是有原因的。

    维托丽雅刚进门,酒馆里各个角落吹牛喝酒的酒鬼们都楞了一下,然后高呼:“我们的女王来了!”一边用装满啤酒的木杯子敲打着桌子,随着加入的人越来越多,节奏越来越整齐。

    “维托丽雅,酒中豪杰!安东尼港,所向披靡!女王驾到,力量之王!”一堆人喊着有节奏的号子,像维托丽雅干杯致敬,连台后的酒馆老板都举起了自己的精致酒杯。维托丽雅见怪不怪的向所有人挥了挥手,伸手搂过旁边的徐逸尘:“我的朋友!徐逸尘!打败过我的男人!”

    “向你致敬!伟大的人!”一大帮喝的正起劲的酒客又一次干杯,兴奋的喝光了自己的酒。

    徐逸尘觉得自己的脸在燃烧,这种场面实在是不符合东方哲学,维托丽雅一把抓起一个喝醉了瘫在椅子上的酒客,扔出酒馆大门,拿起一大杯啤酒向众人回以颜色:“你们这帮弱渣,敬你们!”

    徐逸尘已经看见自己的老师顶着一头显眼的白发坐在酒馆最里面的角落,几瓶喝光了的麦酒立在桌子上。他敏锐地察觉到刚泽爵士看了他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了目光,假装没看到自己,整桌只有他一个人,西尔多和白狼都不在身边。

    挣脱了维托丽雅的禁锢,徐逸尘低头穿过了热情的酒客们,走向自己的老师,而维托丽雅已经在最近的桌子上展开了自己的战斗,几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正排队和她角力,掰手腕大赛正是展开,一圈看热闹的人让整个酒馆都沸腾了起来。

    路过台时,酒馆老板高兴地道:“你是‘女王’的朋友,今晚请随意享受,我请客!”

    徐逸尘面色僵硬的冲他笑了笑,做到了刚泽爵士那一桌。

    狩魔猎人假装对旁边壁炉里的火焰产生了兴趣,头一直冲着那个方向,声音却传了过来:“你的朋友?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啊!是有食人妖血统么?”

    徐逸尘沉默了一下决定错开这个话题:“老师,我被人袭击了,有人盯上我们了。”

    然后像狩魔猎人展示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刚泽也坐直了身体仔细的检查着皮甲上的痕迹,没继续开自己学生的玩笑:“有阴影的味道,是暗影刺客干的,他们是一群豺狗,一向收钱办事,有人雇佣他们找我们麻烦?”

    “应该是有人知道你的身份,看见我们一起进城,临时做出的安排,试探一下你的反应,来推测我们进城的目的。”徐逸尘借着这个机会向狩魔猎人透露自己的任务提示。

    “什么样的蠢货会冒着激怒一个狩魔猎人的危险,也要试探我的来意?”狩魔猎人面带微笑的自言自语道:“我闻见了混沌的臭味,有人在害怕我的到来,我会找到你的,叛徒!”

    看见狩魔猎人刚泽瞬间领悟了自己的意思,徐逸尘就放下心来,打探起自己追随者的下落:“老师,西尔多呢?没看见他和你在一起,他单独活动会不会有危险?”

    狩魔猎人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我遇见了一个老朋友,是个教会的牧师,就把你的侍从托付给他了,不用担心他,那里很安全,还会得到最好的治疗,只是。。。”

    话还没来得及完,狩魔猎人飞快的站了起来,丢下一句话:“你的朋友过来了,你先聊,我回去休息了,西尔多没事,不用担心。我明去找门路拜见这里的领主,你这几自己心点。”

    而后摆平了所有挑战者的维托丽雅拿着大号的酒杯坐在了刚泽爵士的位置上,看着徐逸尘笑呵呵的:“来!我们再打一场!”

    老师,你真不够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