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可怜的小猫
    虽然是在游戏中,但是被一只奶猫鄙视,还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徐逸尘正打算拿起一条镶嵌蓝宝石的银质项链,原本抱着万一老板一去不复返,我就就地取材收回成本的想法而伸出手,顿时僵硬了,转身和那只已经团成一团的猫大眼对眼。

    “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从心的狩魔猎人,简直是给业界丢脸!刚才你是不是还打算客串一把偷?”奶猫老气横秋的继续喷。

    徐逸尘看着自己的手,欲辩无词,只好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和一只猫斗嘴,哪怕它会话也不行。

    “我没打算偷东西,我只是想看看这里面有没有魔法装备!”徐逸尘的目光错过奶猫,继续在珠宝屋里进行淘宝。

    “愚蠢的人类。”奶猫不依不饶的继续喷着:“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笨的狩魔猎人,所有猎人都知道,女巫的店里没有任何具有魔法力量的物品,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那些老女人藏起来了。”

    “可是我在你之前并不知道这是一家女巫的商店,而且我只是个学徒。”徐逸尘发现这只猫的对,店里的东西都是普通的商品,除了装饰没有任何用处,对玩家来毫无价值。

    奶猫瞪着溜圆的眼睛看着狩魔猎人不时的拿起一个戒指看过一眼再放回去,懒洋洋地:“我知道老女巫把好东西藏在哪里,如果你求我,我可以告诉你!”

    徐逸尘在装备和作为人类的尊严斗争了两秒钟,还是选择了后者,给了猫一个你看我了的眼神,坐在了柜台旁的椅子上打算一直等到女巫回来。

    黑猫的轻巧的从软垫上跳下来,四肢着地优雅的走到了徐逸尘的身边,跳到了他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女巫可轻易不会向别人开放自己的收藏哦,刚刚她可是过,你可以在她的店里看看有没有喜欢的东西,这样的机会不要错过哦!”

    徐逸尘突然觉得自己确实不应该错过这种机会,作为一个玩家升级打装备自然是经地义的,现在有一个可能获得魔法装备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好啊,你的对,但是到底藏在哪了呢?”

    在猫的引导下,徐逸尘在柜台的后面发现了一个精致的金属箱子,由好多层抽屉组成,一个画满了各种神秘符号的锁头牢牢地锁住了整个箱子。

    “看啊,多么精美的箱子,里面一定装满了各种神奇的魔法物品,哪怕是其中一件都会价值连城,女巫从不会食言的,既然她答应你了,你就有权力在这里挑选你喜欢的东西!”黑猫的声音中充满诱惑。

    徐逸尘想着,是啊,她自己亲口的,我可以随意挑选我自己喜欢的东西,我能感觉到,在这道锁头后面,就是我想要的!

    突然从心口传来一阵清凉,让徐逸尘摇了摇头打了个冷战,觉得哪里不对劲,我不是觉得这个店主看起来十分不好惹,打算还了钱就走么,怎么突然翻起她的东西来了?

    “你还在犹豫什么呢?打破这把锁头,里面的财宝就是你的了!这是女巫几百年收藏的精品,每一件都价值连城,每一件都能给人带来力量!”黑猫的眼睛中散发着异样的光芒:“打开它!打开它!快打开它!”

    一声比一声急促,黑猫的声音也变得凄厉起来,仿佛是垂死的老妇人发出的尖叫!

    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感让徐逸尘彻底清醒过来,他感觉自己肩膀上之前看起来很可爱的猫仿佛是世间最让人恶心的东西,一股混合着腐烂的草木,粪便和血腥味的混合味道从趴在肩膀上的黑猫身上散发出来,让徐逸尘的眼皮都跳动起来了!

    一把将肩膀的黑猫甩在了地上,徐逸尘拔出自己之前缴获的短剑,直指在地上匍匐黑色物体:“你到底是什么!”

    原本的黑猫落在地上仿佛一滩烂泥,在地板上融化蔓延,一会凸出几根触手,一会长出一些尖锐的节肢。原本可爱的猫的头部仿佛气球一样胀大,皮肤被拉伸到几近透明的模样,淡绿色的脑组织在飞速胀大头部里喷射着黄色汁液,在耳朵中流淌,黑色毛发星星点点的分布在肿胀的皮肤上。

    空气中的味道更加浓厚,几乎凝结成了实质,地上的黑猫仿佛在上演一出猎奇风格的生物进化电影,让徐逸尘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杀死人类时内脏的滑腻触感,隐隐的呕吐感冲击着自己的胃。

    除此以外,徐逸尘还感觉到了强烈的憎恨感,那种人类文明对混乱无序的生物生的敌意,让他感觉必须消灭眼前的物体!手中的短剑开始发出微弱的光芒,地上的怪物畏惧的发出了刺耳的叫声。

    “够了!”神秘的女店主正从门中走出来就看见这剑拔弩张的一幕。

    女巫信手挥出一道强风,把地板上的怪物直接砸在了墙上,随着不知名的语言吟唱出来的咒语,一个个带着颜色的古怪符咒凭空出现,烙印在了怪物的身上,在怪物的哀嚎声中,多余的肢体慢慢缩了回去,怪物重新回复了奶猫的形象,萎靡的瘫在地上,用恶毒的目光注视着女巫和狩魔猎人。

    徐逸尘剑刃一动,指向女店主,后退两步做好战斗准备:“女巫,你在饲养混沌?”

    刚才的感觉错不了,就像在迷雾中感觉一样,混沌特有的味道,自己的赋再次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紫色长袍覆盖下的女巫面无表情,依然用她特殊的话方式:“别多管闲事,年轻的狩魔猎人,女巫研究混沌的力量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了,你的老师还没有教导你这些知识么!这只惧妖被在我的控制中连杀死普通人的力量都没有,它还有500年的契约在我手里。”

    “你会后悔的女巫!”地上的奶猫用中年男子的声音恶狠狠的咆哮。

    “呵呵,像你这么愚蠢的混沌惧妖,还是留在我身边,我还有很多实验没做完呢!”女巫温柔的把黑猫抱在了怀里,用手轻轻的拂去了猫身上的尘土:“在我没玩够之前,你哪也去不了。”

    女巫抱着奶猫往刚出来的门走去,黑猫眼神中充满了绝望:“杀了我狩魔猎人!杀死混沌不是你的责任么!快杀了我!”

    徐逸尘觉得眼前的女人危险系数直线上升,对着眼前的黑猫用一句狩魔猎人的教条,报了吐槽自己的一箭之仇:“纵无所有,尚捐一躯!望汝共勉之!”

    化为奶猫的混沌惧妖绝望的喊着:“你们都会后悔的。。。。”

    女巫随手把奶猫扔进了门里,仿佛是另一个空间一样,连声音都消失在了黑色的门洞里。

    女巫转过头来看着徐逸尘手中短剑岌岌可危的光芒:“没想到你有这样力量,还真是稀有啊,我这有个东西很适合你,可惜不完整了,留着也没用了,送给你当做赔偿好了,告诉你的老师,我可没欺负他的徒弟!”

    随着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和一个黑乎乎的挂坠被女巫扔过来,徐逸尘被一阵大风推出了门外,身后华丽的大门紧跟着被用力的关闭。

    看着手中的挂坠,独特造型让徐逸尘觉得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